2810.第2810章 有仇未报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并肩王护甲有功,功高盖世,并且举贤纳士,深得民心,感化十万海盗回归正途,同时又驯服一万死囚,此举可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顽石虽固却无法与其万恶之人相比,此恩此德将万古流芳……”老国王可是把杨凡夸道天上去了,现在在他口中的杨凡就算是人了,简直就是比光明神还伟大。
光明教会都无法驯服这些顽劣恶徒,才将他们囚禁在幽禁岛上悔过,可是杨凡却能感化他们,这不就证明杨凡比光明神厉害吗。
政治就是政治,可以把白变黑,也可以把黑变白,明明是杨凡带着海盗和死囚造反,现在反倒成为了救世主,无形的政治有时候确实是最厉害的武器。
“天恩浩荡,神之所示,故本皇呈禀天命,不敢妄言,赐并肩王为下任王位接班者,万里皇土,许遵我命,后世子孙,不得违反,若有违背,天下诛杀……”老国王的话,让杨凡愣住了。
没想到老国王竟然将王位传于杨凡,这份情实在是太真诚了,可是皇位对杨凡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累赘,他才不在乎那东西呢,权利在他看来就是一种装饰,可有可无。
“并肩王,赶紧谢恩啊……”杨凡身边的无名老人低声的提醒道,杨凡成为烈焰帝国的国王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
老国王的几个儿子虽然经过这件事情之后确实是成熟了很多,但是在这么成熟也无法和杨凡相提并论,杨凡如果成为了烈焰帝国的国王,那简直就是百姓之福,他日定能平定四国,将傲天大陆整个收入囊中。
“臣有负皇恩,不能接旨……”杨凡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当然只有舒美和紫霜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一个万神之神又怎么会稀罕这样的皇位呢,那简直就是笑话了,可是不明就里的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一国之君可是权力巨大,那可是万里疆土、百万生灵的生死大权掌握在手的荣耀,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东西,可是在杨凡眼中却一分不值。
“杨凡……”老国王不解的看着杨凡,一国之君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争皇位手足相残、同室操戈,现任烈焰帝国国王不就是这样吗,为了自己一己私欲,竟然不惜残杀数万生灵。
“老大……”五部刚刚还为老大高兴,老大成为了一国之君,他们也会跟着荣耀。
“岳父大人,我今日所做一切都是因为紫霜,因为她是我的女人,所以我才会铤而走险,至于权利的话,我真的不喜欢,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简单的生活,而且我还有仇未报,希望岳父大人能够明白……”杨凡站起身来,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
“并肩王,你乃是烈焰帝国的功臣,此王位非你莫属,我们兄弟也是心甘情愿放弃的……”大王子急忙劝解到。
“你们就别为难杨凡了,他有他的苦衷,以后你们就会明白了……”紫霜急忙走到杨凡身边,杨凡真实的身份现在当然不能说破。
“既然如此,这继承王位之事以后再说,但不管怎么说,你的仇恨就是烈焰帝国的仇恨,就算是倾全国之兵,也绝对会为你复仇……”老国王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眼前还是说说如何夺取这两座城市吧……”杨凡笑了笑,光明之神又岂是普通人能够抗衡的。
就这样,大家又开始研究起了进攻战略,最后将目标锁定在玉观城,无名老人亲自挂帅,大军剑锋所指,目标玉观城。
但是杨凡抗旨之事迅速在军营中蔓延开来,所有士兵在一起领略到了杨凡的神气,不仅能够带着他们逃出幽禁岛,而且对权利却不屑一顾的脾气实在是他们的楷模,一时间士气激昂,所有人都愿意为这样的领袖而战。
晚上的海面是那么的平静,杨凡拥着舒美和紫霜站在飞天凌云号的船头之上,看着那平静的大海,迷红此时已经到其他船只检查去了,怎么说她也是十万海盗的帮主。
徐徐的海风吹乱了两女的发梢,她们依偎在杨凡的怀中,此时谁都没有说话,因为杨凡已经陷入了沉思。
“你在想什么呢?”过了好久,舒美忍不住的问道。
“我在想我们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杨凡笑了笑,他现在突然感觉到一种迷茫,虽然事情都已经按照他的思路发展着,可是他现在没有半点信心对阵光明教会。
“其实我一直都有一种怪怪的感觉?”紫霜突然开口道。
“怪怪的感觉?”杨凡和舒美都看着紫霜,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是啊,从我们亡国的哪一天开始,我就一直感觉怪怪的,可是却说不出那里怪……”
紫霜也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但是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就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直困扰着他。
“你是不是想说,为什么寒冰帝国会突然攻击烈焰帝国……”杨凡笑了笑,其实这种感觉也是在和老国王闲聊的时候感觉出来的。
“对,对,就是这样,很奇怪……”杨凡一下只戳破了这层迷雾,紫霜立刻答道。
“我也听老国王提起过,他见过寒冰帝国的国王,虽然也是一身尊贵,但是却没有什么雄才伟略,如果相提比较的话,其实四国国王中,最贤明的应该是飓风帝国,最懦弱的则数万金帝国……”杨凡笑了笑,这都是老国王说的。
老国王一直想不明白这件事情,虽然他算是仁慈了一点,但绝对不算是昏庸的君王,可是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寒冰帝国的不轨行为,每个国家都是有一个极其机密的情报部门隶属皇上的。
可是事情就好像是在一瞬间就发生了似得,完全顾不上反应的时候,寒冰帝国的军队竟然已经出现在眼前,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他老人家,究竟是哪里出错他到现在也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