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4章 命运女神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精灵群岛的位置就位于西北方,如果让他们帮助飓风帝国,一定要来路经京都,这将会冒多大风险啊。
“我们愿意接受精灵族的帮助,可是精灵族真的会帮我们吗?”国王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杨凡,精灵族和人族可是很少来往,尤其是精灵群岛可是禁制人族进入的。
“这点请陛下放心,我可以保证精灵族会全力以赴的帮助飓风帝国,同时圣帝学院和巨人部落也会发兵帮忙,而且我以圣帝学院的名誉对您保证,他们不会对飓风帝国构成威胁……”杨凡笑了笑,精灵族那边早就准备好了,原本是准备等待飓风帝国沦陷后在发兵攻打的,不过现在省事多了。
“我相信你,我同意……”国王点了点头,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最后一件事情,等到兽族退兵之后,飓风帝国派兵支援万金帝国和烈焰帝国,因为这次所有阴谋的始作俑者乃是寒冰帝国,这一个阴谋不知道害死了多少生灵,所以我们必须讨一个说法……”杨凡的话,立刻让百官都点头同意。
这场战争不知道死伤多少人马,烈焰帝国、万金帝国和飓风帝国,现在都是百年不遇的动荡时代,而这一切都是寒冰帝国的阴谋搞的鬼。
“我同意……”国王点了点头,这是必须的,就算是杨凡不过,他也一定会讨个说法,于是乎,所有一切都已经完成,而杨凡则退出了朝堂,向着一处别院走去,玉琴还在那里等他呢。
就在杨凡离开后,国王的一句话,让整个朝堂一片安静。
“众位爱卿,你们觉得如果杨凡成为飓风帝国新一代的国王,会怎么样呢?”国王思量了好久,自己的独子已经死了,现在飓风帝国可是后继无人了。
“陛下,杨凡少侠能力极高,而且心思慎密,尤其是和烈焰帝国、万金帝国都有着良好的关系,如果他真的愿意留在我们飓风帝国的话,将是飓风帝国的福气……”宰相第一个跪了下来。
“陛下,我也同意宰相的说法,尤其杨凡不仅拯救了飓风帝国的危机,而且竟然能够调动精灵族、巨人部落的军队,这样看起来,整个大陆的王者也非他莫属了,而且现在百姓已经开始谈论着昨夜的事情,杨凡在他们口中简直就是神人一般……”大将军也跪了下来。
“我等都同意陛下的提议……”文属宰相,武属将军,两个代表全都同意了,其他人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说的了。
“其实我的想法也和你们一样,如果他愿意留下来的话,我即刻退位也心甘了……”国王点了点头,这一刻他终于感觉到老了,他多么希望能够好好的享几年清福。
而另一边的杨凡,正舒服的躺在摇椅之上,倾听着玉琴的琴声,那炉檀香的味道,让杨凡有些想要昏睡一下,在加上那美妙悠长的琴声,他终于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的玉琴是那么的脱尘,美丽的长发随风飞扬,而两个人坐在一个海边的悬崖之上,杨凡懒懒散散的躺在一个巨石之上,倾听着美妙的琴声。
玉琴认真的抚着琴,而那琴声之中,带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这美妙的场景是那么的舒服,尤其是玉琴脸上挂着的那丝幸福的微笑。
“命运能代表一切吗?”杨凡喃喃地说道。
“不知道,那但已经不重要了,自从我爱上了你,我已经失去掌管命运的力量了……”玉琴的声音是那么的动人,可是却不在是以前平静如水的感觉了。
命运是掌管一切生灵的存活,任何生灵都有自己的命运,而命运女神要秉持着平静如水的心情,才能掌管这万物生灵。
可是魔帝的出现,打乱了原有的一切,持续着千年平静如水的心田,终于荡起了波纹,而这波纹越荡越猛,转眼间就掀起了狂风大浪,一发不可收拾。
命运女神放弃了一切,和魔帝陷入了轰轰烈烈的恋爱之中,她这才发现,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原来一直是安排别人命运的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命运。
“魔帝,如没有你,这世界又有何意义?”就在此时,场景突然转换,玉琴站在无尽的宇宙之中,脚下是各个星球相互撞击着,这就是诸神之战的场景,宇宙间的乱战改变了一切。
一座座神邸相互碰撞,相互爆炸,宇宙再一次重新分配,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从头开始了,但是她却不能,因为魔帝的离去,她的心碎了。
“我愿用吾之性命,换取魔帝重生,我愿永堕苍宇,受无妄厄运,还魔帝肉身……”随着玉琴口中的咒词,她的身体开始慢慢消散,而杨凡不能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他知道,这咒语之恶毒。
命运女神也乃天之主神,虽然没有强大的攻击力,却拥有免于一切外界攻击,她帮不了杨凡,但是她却能永堕地狱,换回魔帝的生命。
这也造就了在无尽黑暗的空间中,聚集起来的天地之灵化身至纯圣灵去往了地球,虽然被魔修罗吞噬,但也正因为这些坎坷,让杨凡成为了一代的主神。
命运就是如此的奇怪,当杨凡试图寻找让所有兄弟佳人永生之道后,又回到了那黑暗空间,收回了前世的一律残魂,一幕幕接连发生下,命运女神用她的轮回成就了今天的魔帝。
“玉琴……”杨凡猛地睁开眼睛,此时的他已经双眼带泪,他终于明白了这一切,原来都是眼前这个柔弱的玉琴,放弃了永享长生的主神之位,换回了他的重生。
玉琴正坐在摇椅之前,看着熟睡的杨凡,不知道他为什么紧闭的双眼竟然流出了泪水,刚才伸手去擦,却没想到杨凡突然惊醒,一把将她死死的抱住。
“你没事吧……”玉琴轻轻的拍着杨凡的后背,好似在哄小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