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0章 活着的神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皇宫之上,大殿之内,群臣已经全部聚拢在桌前,原本上朝的宫殿,现在成为了庆功宴的地点,当然,之前可是在威武门设宴的,谁让威武门被杨凡炸成废墟了呢。
当杨凡步入大殿,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这是发自心内本能的回应,杨凡这一次的战斗再加上万金帝国和烈焰帝国的经历,现在傲天大陆上可以说是路人皆知。
杨凡已经成为了标志,一个时代的标志,整个大陆的英雄,所有人崇拜的偶像级人物,更可以说是活着的神。
分宾主落座后,大家开始推杯换盏起来,文武百官不断的前来敬酒,杨凡更是来者不拒,美酒下肚好似无穷无尽的酒量也让所有人都是钦佩有佳。
酒过三巡菜过无味后,国王看了看精灵王,两人相视一笑后站了起来,精灵王后、杨凡和玉琴都不知道两人要做什么。
“众位爱卿,今日是胜利之日,多亏了本朝驸马,飓风帝国才平稳的度过了百年浩劫,这也是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的庇佑……”国王站在龙椅之前大声的说道,文武百官都安静了下来。
“我已暮年,没曾想大皇子竟然犯上叛乱,虽已就地正法,可是念及后继无人,故本王昭告天下,杨凡将成为飓风帝国第一继承人,继承皇族百年基业,统领飓风帝国万里疆土……”国王的话让杨凡一愣,没想到突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精灵王也正式宣布,杨凡成为精灵族的继承人……”紧跟着,精灵王的话让精灵王后一愣,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会这样决定。
不过之前精灵王后也曾经想到过,只是杨凡婉言拒绝了,没想到这夫妻俩想到一起去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纷纷起身跪倒在地,杨凡成为新的帝王,是人心所向的事情,之前国王就已经提到过了,所有人都没有意见。
“杨凡,还不过来领旨谢恩吗?”两人宣布完毕后,国王对着呆在原地的杨凡招了招手道。
“还请岳父大人收回成命……”杨凡无奈的站起身来,来到两位岳父大人面前,半跪在地,可是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是何等的恩惠,掌管一个帝国,再加上精灵族数十万生灵,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精灵族从来没有被本族以外的人做过精灵王。
“杨凡,你说什么?”两人都看着杨凡,他怎么这么干脆的就拒绝了呢,难道说权利对他来说,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岳父大人,我实在是不能接受你们的好意,我有我的理想,也有我的宿命,等这一切都结束后,我只想和我心爱的人,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杨凡笑了笑,简单的几句话,表达了他所有的意思。
“杨凡,要不你在考虑一下?”杨凡坚决的态度完全超出了国王和精灵王的预料,国王看着一脸真诚的杨凡,还是想做最后的努力。
“回禀岳父大人,我早就想好了……”杨凡笑了笑。
“此时以后再议吧,我们还是先行庆功吧……”精灵王后站起身来,她的话让这略微有点尴尬的场景缓和了下来,众人又纷纷落座,推杯换盏起来。
“杨凡,这次光明教会的邀请,你打算怎么办?”精灵王首先开口。
“去,当然要去,我倒要看看光明教会现在又想做什么,不过……”杨凡低低的对着国王和精灵王低语到,此话也只有这桌的五人能够听见。
“好的,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精灵王点了点头道。
“那就好,三日之后我们出发光明岛……”杨凡举起酒杯,五个人推杯换盏。
“杨凡,能告诉我,你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吗?”精灵王的话也勾起了国王的好奇,一个对权利没有热情的人,又怎么能成为这乱世枭雄呢。
“我的目标……”杨凡笑了笑,即使是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
他的目标就是和心爱的人,找一个僻静之处幸福的生活,这是他做魔帝之时就喜欢的日子,现在的杨凡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突然,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创造整个苍宇的创造之神临走时曾经和他说过的话,每个生灵都有自己的责任,蝼蚁尚且如此,更别说是神了。
“终有一天,你会找到自己的责任……”这是创造之神临走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留给实力最强大却没有任何责任心的魔帝的话。
“我的目标或许就是找到目标吧……”杨凡一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
半个月后,烈焰帝国的京都之内,子晴和烈焰帝国的老国王终于等来了杨凡和飓风帝国的国王,按照杨凡的约定,几个人一起从烈焰帝国出发。
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杨凡的所有佳人以及莫顿院长的整个战队,当然除了神射手精灵王以外了,同时来到的还有圣帝学院隐藏的三名战神和灵芸的父亲。
这或许就是傲天大陆上最强大的力量了,当然,这不能算上像杨凡一样变态的神。
“杨凡……”好久不见,众人家人将杨凡围坐一团,不时的嘘寒问暖,看得其他人连连摇头,杨凡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将傲天大陆所有顶级美女全部收入囊中。
“你这个姑爷实在是不简单啊……”莫顿院长对着烈焰帝国老国王笑着说道。
“这不也是你这个老师调教有方吗……”莫顿院长是人族的英雄,所以各个帝国的国王对他都很熟悉,老国王更是和他颇为投缘,两个人好似老朋友一般的看玩笑道。
“他这个老师要是有杨凡十分之一的能力,也不至于单身到现在了……”莫顿院长身后的三位战神齐声说道,这句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莫顿院长脸色一红,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别人眼中他或许是值得尊敬的英雄,可是在他们三个面前,他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开个玩笑很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