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最后的救命稻草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而就在去年,他终于得到了批准,如果对方自愿成为吸血鬼的话,在她满二十三岁的时候,战天才可以咬她,并且注入自己的鲜血。【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如果仪式完成,冰冰就可以和战天一样成为一个吸血鬼,他们就可以一起享受两千年的寿命了,到时候他们就不用再分开,为了遵守这个条约,战天一直都在默默的等待着,可是却没有想到,三百年才换回的机会,在一瞬间因为战天的怒火而全部毁掉了。
现在的战天,不仅仅不能和冰冰长相厮守,自己也沦为了通缉犯,受到人类神盾组的追杀,同时长老会也不会再理会他的存在,而冰冰也不再可以得到转生的机会。
“不,我不要你离开我,你现在就咬我,我要变成吸血鬼,就算是所有人都是你的敌人,我也会永远呆在你的身边,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冰冰扑到了战天的怀中失声痛哭,两个人的哭声让韩红也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战天,现在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吗?”平静了好一会,韩红怯生生的问道,虽然她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她还是不死心。
“现在有两个人可以帮我,其中一个,我就算死都不会去求她,而第二个人,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愿意帮我……”战天的话超出了韩红和冰冰的预料。
“告诉我,我去求他,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让他帮你的……”不管怎么问,战天都不愿意说出那个一定可以帮助他的人到底是谁,所以韩红和冰冰只有退而求其次,希望战天可以告诉自己,那个不一定愿意帮助他的人。()
“中国神盾组第一人,他的名字叫做杨凡……”战天的话让韩红和冰冰都愣住了,杨凡不就是昨天刚来的那个转校生吗,他竟然是中国神盾组的人,而且还是第一人。
“你确定是他吗?”韩红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回想起杨凡,是一个开朗的男生,只不过打篮球厉害一点的他,真的会是神盾组的人吗。
“其实我也是在刚才去接你们的时候,我的一个死党告诉我的,他常在那个夜总会活动,他说就是刚刚和你们在一起的人,我相信他也是为我而来的……”战天叹了口气,如果神盾组第一人愿意放过他的话,那么一切都可以解决了,但是两个人非亲非故,神盾组又是一个纪律部队,他会愿意帮助自己吗。
“噗通……”就在这时,冰冰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韩红的面前,吓得韩红急忙去扶她。
“冰冰,你这是做什么啊……”韩红死命的拉她,可是倔强的冰冰就是不肯起来。
“韩红,你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现在我和战天已经无路可走了,只有你和那个杨凡比较熟一点,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战天吧……”
冰冰疯狂的给韩红磕头,几下之后,她的额头已经流出了血,可是她依然不管不顾的磕着头,直到被战天和韩红拉了起来。
“冰冰,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你放心……”韩红看着冰冰心力交瘁的样子,两女抱在一起痛哭着,小屋内一片忧伤。
太阳终于懒懒散散的升起在东方,杨凡睁开了双眼,看着躺在怀中睡的很香的倩雪,心中特别幸福,只不过他现在更担心韩红和冰冰,所以还是咬了咬牙,爬起来穿上了衣服。
“我的好学生,这么早就回学校啊……”倩雪被杨凡的动作吵醒了,看着穿戴整齐的杨凡,倩雪懒洋洋的爬了过去,两个人紧紧的搂在一起。
“谁让我的老师教得好,让我早睡早起啊……”杨凡笑着掐了掐倩雪的鼻子,看着她睡眼朦胧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那么好的老师还教会了你什么啊……”倩雪吐了吐舌头,知道杨凡在说自己,急忙追问道。
“我的老师还教我怎么样子疼爱女人,这么样子让女人舒服……”杨凡邪邪的一笑,倩雪立刻在杨凡的手臂上咬了一口,两个人又温存了好一会后,杨凡这才起身上学。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倩雪的问题让杨凡一愣,吻别也吻过了啊,难道说还要再战一番,时间可来不及了。
“别忘了你昨天晚上可是把保安打昏了才出来的,你觉得你还能进的了校门吗?”倩雪这样一提醒,杨凡这才反应了过来,对啊,自己现在可是闯了大祸。
“我的好老师,你也要为我做主啊……”看着倩雪狡猾的笑容,杨凡坏笑着说道。
“那就要看你怎么表现了?”倩雪装腔作势的说道。
“今天晚上绝对让你更疯狂……”打情骂俏了好一会,杨凡这才离开了宾馆,向着学校优哉游哉的走去,一路之上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不过当到了学校大门的时候,只见十多个保安员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
“不用这么大的阵势吧……”杨凡看着为首的人,不正是昨晚被打的那个保安吗,没想到他竟然是队长,纠集了这么多保安,难道是想报仇吗。
“就是他,昨晚就是他……”他身旁的一个保安一眼就认出了杨凡,十多个人立刻把杨凡围在了校门口处,远处操场上很多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这是做什么……”杨凡看着眼前这十多个保安,这哪是保安啊,整个一群流氓,一个个手里拎着胶皮棍子,对着杨凡怒目而视。
“你他妈的也不打听打听,老子在这一片是怎么混的,我告诉你,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敢和我做对的下场……”为首的保安头子冷笑着说道。
原来他就是这个学校校长的小舅子,整天仗势欺人,带着这群保安吆五喝六,欺负学生、羞辱老师,整天和一群流氓混在一起。
“我告诉你,我可是这里的学生,我犯错应该也要学校的领导才有权处理我吧,你算是哪根葱……”杨凡冷冷看着一个个比流氓还流氓的保安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