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对战马小玲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她刚才没有求你们吗?你们放过她了吗?”仇恨此时已经吞噬了战天,他一步步的向着那小子走来,浑身散发的黑气直冲天际一般,那种仇恨让他已经彻底的迷失了心智,一伸手,死死的掐住了那小子的脖子。【】
“液化啊,你倒是把脖子也液化了啊……”战天狂笑着,看着脸色苍白、胡乱挣扎的流氓,他心中痛快无比,伤我爱人者,绝不可再生,想到这里,战天大吼一声,另一只手插入了他的肚子,此时液化的本事早就被吸血鬼的力量封死,看着战天一点点拉出他的肠子,那个流氓两眼一翻,终于死了过去。
“噗通……”待到战天明白过来的时候,此时已经尸横遍野,看着眼前三具已经破烂不堪的尸体,战天感觉到头皮发凉,他一时愤怒,竟然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事情已经发生,战天只有咬了咬牙,把冰冰抱回了学校后,立刻找地方躲藏了起来,他知道接下来一定是狂风暴雨,他可以离开,起码暂时可以逃脱神盾组和长老会的追杀,可若是带着冰冰,让她也和自己永远躲在暗处,他真的做不到。
他永远都会记得,那是一个月圆的时候,冰冰的前世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圆圆的月亮,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可是却遮挡不住她幸福的笑容。
“我愿意和你一起变成只能躲在阴暗中的吸血鬼,享受着那卑贱的永生,因为那就是我要的幸福……”她的笑,战天永远不能忘怀,就算是死,他也不会离开冰冰的。【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他做的对……”杨凡听完了韩红的叙述,这是他唯一的想法,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会杀了那三个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护,岂不是连畜生都不如吗。
“你也这样觉得吗?”韩红激动的看着杨凡,没想到他竟然也这么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帮助战天,战天说了,杨凡是神盾组第一人,拥有着强大力量的他,如果决定帮助战天和冰冰,这事情或许会有一丝转机。
“是的,我们快点走吧,迟了就怕被人捷足先登了……”杨凡此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心中已经确定了,如果战天说的是实话,那么他一定不会让神盾组和长老会拆散这两个人。
但他很清楚,此时不只是他在寻找战天,先不说吸血鬼的长老会和神盾组,这一次还有一个马家的继承者参与了进来,如果被马小玲先一步找到了战天和冰冰,那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杨凡一把拉住了韩红的手,向着韩红所说的地方走去,两个人加快了脚步,韩红更是小脸羞红,这是她第一个被男孩子牵手,这种不能言语的感觉让她心跳加速,女孩子的心,男人永远不会懂。
“你还不出来,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马家的厉害……”就在两人刚拐过弯,快要走到战天的藏身之所时,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原本还算是很动听的声音,杨凡只感觉头皮发麻,最怕发生的事情可还是发生了,他急忙放开韩红,独自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纸鹤追魂……”就在还有五六十米的时候,杨凡已经看到了那个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麻烦的大小姐马小玲,此时的她站在那个洞口处,身体旁边漂浮着密密麻麻的下亮点,这就是她的侍灵纸鹤。
随着她的咒语,百余只纸鹤突然震动翅膀,化作一道道火光,直接击向那个洞口,随着一声爆炸声想起,洞口处立刻火光四溅,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从洞口射了出来。
“你终于出来了……”马小玲身穿雪白小短裙,下面穿着长筒白皮靴,上身的黄色披肩让她更加的亭亭玉立,手中半米多长的银色伸缩法杖不断的闪烁着光芒,随着那黑影的出现,剩余的纸鹤立刻将他包围了起来。
“呼……”那黑影渐渐的张开了巨大的翅膀,这正是变身后的战天,在爆炸的时候,他为了保护冰冰,用双翅死死的护住冰冰的身体,马家的法术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火光带着强大的阳气,吸血鬼最怕的纯阳之火让战天身上传来一股烧焦的气味。
“别以为狭持人质就可以得逞,我告诉你,除非你乖乖的投降,否则的话,我让你化为飞烟……”马小玲死死的盯着对面的战天,心中窃喜万分,就在今晚的时候,她收到了灵鹤的消息,找到了那个一直以来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气息,于是在灵鹤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个洞口。
“别伤害她,她是无辜的……”战天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纸鹤,知道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于是对着马小玲说道,他知道马家若是出手,自己根本无法抵挡,看来这一次他真的要和冰冰永别了。
“哼,少装可怜,杀人的时候就没有见到你如此……”马小玲冷哼到,眼前这就是杀死了三条人命的吸血鬼,杀了他不仅是为民除害,那杨凡也要向自己认错磕头,到时候自己天才少女的名头,就可以盖过杨凡,看他还敢那么嚣张吗。
“冰冰,永别了……”战天最后看了一眼昏迷的冰冰,现在她还发着高烧,若再不送医院的话,她或许就要变成植物人了,现在马家的人追了上来,他根本无法逃跑,越是抵抗,越是耽误冰冰的救治机会,他终于选择了放弃,虽然他心中是那么的不甘。
“受死吧……”马小玲大叫一声,密密麻麻的纸鹤再一次化作一道道火光,向着站在中间的战天击去,这是致命的攻击,战天根本无路可逃。
“我求求你,杀了我后,赶紧送她去医院,她在发高烧……”说完最后一句话,战天终于闭上了眼睛,他不甘心,不甘心就此失去了冰冰,可是或许这就是命运,他太虚弱也太累了,实在挣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