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智斗驱魔师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人类的事情不用你操心……”马小玲冷哼到,不管是人还是其他生物,很多时候都在临死前才明白。【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而更有一些人,会在最后发动反击,所以马家第一条家训就是,要么不出手,要么下狠手。
“噗……”就在那群密密麻麻的火焰马上要击中战天的时候,突然一盆液体冲天而降,淋在那火焰之上后,火焰立刻熄灭,偶尔几只漏网的火球击中了战天,不过也并没有什么大碍,毕竟大多数的火球已经熄灭了。
“你干什么……”没想到有人破坏自己的法术,马小玲第一时间望了过去,却发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杨凡,此时他手中还提着一个木桶,刚才的液体就是从那木桶中飞出来的。
“别以为纯阳之火就能杀人,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纯阴之水吗?”杨凡一伸手把木桶扔了出去,快走几步来到了战天的身前,不过随及又退了回来。
“好臭……这是什么味道……”战天突然感到一阵恶臭袭来,刚才有很多液体溅到了他的身上,那种臭味让他头晕脑胀。
“都说吸血鬼的嗅觉敏锐,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米田共吗……”原来刚才泼来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化粪池的尿水,原来两人战斗的旁边就是一片菜地,这里是郊区,所以有人自己开发出这么一块菜地,为了健康绿色,从公厕搞来了一些粪水。()
年龄大一点的人都知道,粪水取回来后不能直接浇在菜上,否则会把菜烧死的,需要挖一个大坑,等这些尿水挥发一段时间后,才能当作肥料,就是这肥料,帮助了战天躲过了一劫。
“杨凡,你竟然帮助一个杀人的吸血鬼,你到底什么意思……”马小玲气愤的说道,这纯阳之火普通的水是根本浇不灭的,但是这粪便乃是污垢之物,所有的法术一旦遇到,立刻作废,没想到他竟然用这么损的一招。
“我什么意思,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了解事情的情况吗,说动手就动手,你以为你是谁啊,阎罗王吗,岂有此理……”杨凡冷哼了一声,蹲下身子摸了摸躺在地上冰冰的额头,发现她烧的确实很厉害。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按照人族和吸血鬼的条约,杀害人族的吸血鬼必须要死,你赶紧给我让开,别以为你是神盾组的人就可以徇私枉法,还有,你要是敢因为不服我的赌局而私下放人,我今天就要你好看……”马小玲咬着牙说道,杨凡这明明就是故意放水,看自己先行一步找到战天就故意捣乱,真是岂有此理,这样的人也配做神盾组的人吗。
“我告诉你,他杀人是他的不对,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情况,反倒是你,你什么都没有查清楚就动手杀人,你算什么正义人士,我今天就告诉你,我说他杀人是对的,今天这件事情我就偏偏要管,我看你能怎么样……”杨凡站起身来说道。
“岂有此理,杨凡你太过分了,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今天本小姐就要教训教训你……”马小玲大怒,没想到杨凡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伸手掏出几只纸鹤,对着杨凡扔了过来。
“噗……”就在这时,一阵劲风闪过,原本击向杨凡的纸鹤在还没燃烧之前就掉落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杨凡的身边已经出来了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高挑的身材和迷人的脸庞,在这黑夜中也难挡她的美貌。
“出了什么事,你怎么和马家的人打起来了……”看了看杨凡身后的战天以及杨凡对面的马小玲,这情况是不是反过来了,不过倩雪就是聪明,她相信杨凡不会平白无故和马小玲动手的,其中的原委以后再问,现在必须要一致对外。
“事情太复杂了,你现在带着战天、冰冰和韩红去医院,冰冰高烧不退,再晚的话人命关天,等一会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去和你汇合……”杨凡摆了摆手,对着倩雪说道,让倩雪去是两个目的。
第一是送冰冰去医院,她有办法找来最好的医生,毕竟现在已经是凌晨了,第二也是看着战天,他毕竟是吸血鬼,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他必须要留下来,而且倩雪在的话,相信那吸血鬼长老会也不敢在这时候来找他麻烦。
“这里你应付的了吗,马家的人可不是假的,而且这马小玲据说实力也很厉害,天生灵体可以召唤神明的……”倩雪压低了声音对着杨凡说道,对外他是神盾组第一人,而倩雪当然知道他的底细,异能现在是发现了一点,可还不知道怎么用出来呢。
“没事,那边是吸血鬼,这边是人,要是你,你选哪个……”杨凡在倩雪的耳边低语道,虽然杨凡相信战天不会动武,但是现在长老会也在找他,万一被波及的话,自己岂不是很惨,还不如留下来,有了米田共和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对战马小玲起码还有一点胜算。
“切,就知道你鬼主意多,那你多加小心,我先走了……”倩雪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战天一挥手,战天立刻明白了过来,上前几步就想把冰冰抱了起来,此时韩红也跑了过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冰冰昏迷,立刻更加担心了。
“好了好了,你别碰她,我来就好了,还不找东西擦一擦……”倩雪一下子闻到了战天身上那阵臭味立刻说道,同时一伸手,把昏迷的冰冰抱了起来,她可以看得出战天特别担心冰冰,所以大概的事情她也明白过来了,只要冰冰在,就是战天的死穴,所以他根本不会逃,看着他那焦急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傻孩子一般。
“好……好……”战天这时才反应过来,恢复了人类外表的他,急忙找来了一些破布,把身上擦了一下,四个人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