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马家的死亡诅咒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还有,在陪你回家的这段时间里,不管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可以用九字真言,否则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和你去的……”杨凡急忙补充道,这个女人太过蛮横,动不动就九字真言,万一不小心打中自己,那可就惨了。【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好……”马小玲拔出杨凡苹果上的匕首后点了点头,此时她脸色还是粉红的,不管她多蛮横,不过也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逼着一个男孩子做自己男朋友,怎么说也不好意思,马小玲急忙跑了出去。
“我的大帅哥,你可真是桃花运茂盛啊,竟然被我们的麻辣小妹妹逼得如此狼狈……”马小玲跑出去后,倩雪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看着还在擦汗的杨凡,立刻讥讽道,杨凡可真的很少如此的狼狈。
“切,我要不是看在她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我怎么会屈服在她淫威之下呢……”杨凡白了倩雪一眼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你也不能怪她,她确实也有自己的难处,难道你不知道马家的事情吗?”倩雪反倒很理解马小玲一样坐在了杨凡的身边。
“马家的事情?我哪里知道?”杨凡才来神盾组几天,整天体能培训等等东西已经让他心力憔悴了,哪还有时间研究别人的事情。
“我真不知道你怎么能在神盾组混下去……”竟然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倩雪无奈的摇了摇头,看起来只有她再给杨凡当一回老师了。()
据马家的记载,他们马家除魔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了,如此悠久历史的家族,他们的故事当然有很多很多了,而关于这个辰年辰月辰日的故事就发生在一千年前。
一千年前,马家列祖追赶一只害人狐妖进入了一个充满浓雾的山谷,狐妖消失在浓雾之中后,马家列祖祭出法物追赶而去,一场驱魔师和狐妖的追杀就此展开。
狐妖借助对于地形的了解以及浓雾的遮挡不断的逃脱,而马家列祖也只有凭着那妖气不断的在山野中翻飞着,追了三天三夜之后,终于在一个峡谷中,马家先祖找到了那浓郁的妖气。
于是仙剑祭出,随着一声惨叫后,仙剑刺入了妖狐的胸口,马家先祖急忙追了过去,可是却发现,这仙剑所刺之妖,并不是之前追赶的那只狐妖,而是另外一只潜心修行的狐妖。
这狐妖已经修行了千年,整日在这荒野中吸食天地灵气的它,已经达到了快要飞升仙界的实力,可就在快要功德圆满之时,突然而出的仙剑一下子刺穿了它的金丹,所有的功力在一瞬间完全消失。
按照三界规矩,凡是潜心修炼之灵物,不管是人是妖,都可以飞升仙界,而这只狐妖从未害人,按照规矩它是可以飞升的,可是功亏一篑,那仙剑带着的浩然正气可是极为浓烈的,狐妖很快就魂飞魄散了,马家先祖的无心之过就这样害死了它,或许这就是劫数,它这一生无缘进入仙界成仙了。
“我诅咒马家从今以后断子绝孙……”悲愤的狐妖在临终之时,用自己的灵魂签下了诅咒,这诅咒中的怨恨让天地变色,看着冲天而起的怨念,马家先祖跪在地上,不过这也已经无法挽回了。
可是为了延续马家香火,不至于断子绝孙,在经过了十年的苦苦寻找之后,马家那位先祖终于找到了一个破咒师,这种远古的职业早就无人继承了,因为他唯一的能力就是破除诅咒。
马家先祖把之前的遭遇和破咒师讲述了一遍后,破咒师掐指算起后摇了摇头,这狐妖马上就飞升狐仙,在如此紧要关头被马家所杀,而且还是无过之人,这强大的实力所化为的怨念根本是破除不了的。
但是破咒师也知道马家一向实行作风都是正义之人,不愿意眼睁睁看着马家就此消失在天地之间,于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对马家再一次发动了一个诅咒。
凡是年满十八岁的马家后人,男孩必须在成年之前找到一个巳年巳月巳日属蛇的女孩订婚,否则十八岁当日必定七窍流血而死,灵魂永堕阿鼻地狱,而女孩则要在十八岁之前找到辰年辰月辰日出生属龙的男孩订婚,否则当日必定形神俱灭。
“所以世世代代,马家一直按照这样的规矩做事,当然也有几个异类不相信祖训,结果都应验了那诅咒……”倩雪从头到尾,把马家的事情告知给了杨凡。
“原来如此……”杨凡点了点头,没想到那马小玲还有如此悲惨的身世,毕竟辰年辰月辰日出生的男孩实在是太少了,看起来这一次自己不能不帮她了。
“所以啊,我就知道你很善良,才没有把你拉开……”倩雪笑着点了点头,马家的贡献实在是太多了,她觉得自己也有义务帮一帮马家。
“是啊,看她可怜就把自己的老公拿出去送人,这就是你的大方是吧……”倩雪不说还好,如此一说杨凡这才想起来刚才她是那么的无情无义,立刻一翻身,把身旁的倩雪压倒在身下,一副色胚的样子看着倩雪。
“我的老公太花心了,那小妮子那么漂亮,我老公早晚会把她就地正法,我不过是懂事理来个顺水推舟罢了……”倩雪嬉笑着躺在那里,唇红齿白下,杨凡身体的某一个位置已经发生着变化了。
“好啊,那我就先把你就地正法……”杨凡淫笑着伸出了魔爪,两人立刻嬉闹了起来,情人间的嬉闹很快就演变成为了**,两个人忘情的拥吻在了一起。
“啊……”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马小玲触不及防的看到了两人亲密的动作,吓得她怪叫一声转身向着楼下跑去。
“好了好了,这里是医院,而且你现在可是人家的男朋友,还不去追啊……”看着马小玲惊慌失措的样子,倩雪妩媚的对着杨凡说道。
“我才不管呢,我现在可是上火气躁,赶紧让我发泄一下吧……”情到深处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杨凡立刻耍赖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