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马小玲的死对头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当然了,这是这次任务的定金一百万……”韩郎一挥手,身后的男子已经踢过来一个手提箱,放在了两人的面前,熟练的打开了手提箱后,里面全都是红色钞票。【】
“好吧,看起来你蛮明白事理的,那你就长话短说,看我要不要接你这个案子……”马小玲一伸手接过了皮箱,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西北地区的兄弟,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古墓,经过开采挖掘,已经证明那是一个很久以前木乃伊的坟墓,所以希望马小姐能够前往一趟,帮我们打开里面的封印……”韩郎压低了声音说道。
“今天我心情好,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说假话的话,可别怪我翻脸……”马小玲突然打断了韩郎的话,冷笑着说道,她现在这幅神态简直就是像极了一个铁算盘掌柜的,杨凡疑惑的看着两人,自己成了旁观者了。
“马小姐,别生气,这里毕竟不太方便说话……”韩郎的脸都红了,自己编织的谎言一下子就被对方揭穿了,这种尴尬是很难受的,尤其是当着自己这么多手下。
“那就算了……”马小玲转身就走,手中的皮箱也完全没有丢下的意思,韩郎看着离去的马小玲,急忙又追了上来。
“马小姐消消气,我说、我说还不行嘛……”韩郎算是彻底投降了,于是对着两个人,把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
原来这次发掘出来的古墓属于秦始皇时期,而从古墓的建造上来说,可以发觉是由符法封印的,这种符法对于黑暗生物有着极大的克制力,所以狼人家族根本无法接近那个古墓。
根据相关的记载,狼人家族发现这座古墓中,或许就是以前窃取了狼族圣碑的那个人留下来的古墓。
相传在很久以前,狼族圣殿中供奉的圣杯被窃,而圣杯是狼族一直以来最神圣的物品,所以几千年来,狼族一直寻找着圣杯的下落。
传说中圣杯里成装着开天辟地时第一代吸血鬼的鲜血,一旦被吸血鬼夺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诸神在击杀了那只吸血鬼后,就把他的鲜血封印在圣杯之中,交给了狼人守护。
“那个圣杯?”马小玲听说过这个圣杯的传说,也就是因为这个圣杯的存在,吸血鬼家族和狼人家族成为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而狼族所谓的神明并不是正神,而是隶属于狼族祖先的神明,这个狼族所谓的神明便是欲魔。
他和血魔也有着不解之缘,他们两人一直都是水火不容,在诸神大战之时就摩擦不断,后来血魔被诛,欲魔便趁着这个机会击杀血魔的残部,直到后来他也被众神所杀,而他的部将狼人,也就和吸血鬼成为了生死冤家。
“好吧,这次我要一千万酬劳,但是我只是负责打开古墓进入其中,不管里面有没有圣杯都和我无关……”马小玲一开口就是一千万,身后的杨凡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
“没问题,不过希望马小姐能够尽快,此时吸血鬼家族或许也已经找人前往破解符咒了,如果被别人捷足先登的话,我们损失是小,可是如果被吸血鬼家族取回了圣杯,那可是要天下大乱的……”韩郎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立刻同意了,真是有钱人啊。
“哼,天底下除了我们马家,还有人能够打得开那种连你们都接近不了的古墓吗?”马小玲到是满不在乎,如果韩郎没有估计错的话,那古墓一定是错综复杂,只懂得一些奇门遁甲是无法安全进入的。
“别说大话了,天底下有的是比你们马家厉害的人……”就在这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杨凡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一个大楼上好像是站着一个人,那个声音就是从那个地方传来的,但是她正好背对着太阳,杨凡根本看不出来她的长相,只能通过声音判定她是一个女孩。
“哼,我就知道你会来,你的鼻子永远都那么灵是不是,那里刚刚有点臭味你就嗅过来了……”马小玲不用回头已经从声音判断出这个人是谁了。
“是啊,你的味道就算是在地球另一边都能闻到,比臭豆腐还要厉害百倍呢……”那个身影一晃间已经向着地面跃下,二十多米的高度一转眼就落在了地上,轻盈的身躯在空中翻腾了一个跟头后,她已经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这时杨凡才仔细的看清楚对面的来人。
对面的人年龄和马小玲相仿,但是整个人可以说和马小玲截然相反的气质,如果说马小玲给人的感觉是邻家小妹的话,那她绝对是童颜**型的,傲人的身材挺立于胸前,一身紧身的打扮更是把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一双美瞳好似会说话一般,透着一股子狂傲。
一身红衣的她,最显眼的地方就是她身后背着的一把和她身高差不多的大剑了,巨大的长剑杨凡感觉怎么也有一百多斤,这可比她的体重高出很多了,可是她却没有半点的疲惫一般,身体依旧是那么的轻盈。
“毛思彤,从小到大你就和鬼影一般,我出现在哪里你就会跑过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马小玲转过身来,气呼呼的对着对面的女孩说道。
“毛?马?难道说南毛北马都到齐了?”杨凡立刻从对方的名字上判断了出来,马家的厉害之处就是九字真言之类的口诀除魔,而毛家利用的则是武器上的符咒斩妖,千百年来南毛北马自成一派,成为了中国降妖除魔的两大家族,而对于两大家族之间的事情,杨凡还真是一无所知,但是从现在看起来,他们两家的关系并不好。
“马小玲,这天不是你的天,这地不是你的地,我管得着我要去哪里吗,现在我告诉你,我已经接受了吸血鬼家族的委托,这件事情你就别插手了,否则到时候丢了人,可别跳楼自杀啊……”毛思彤冷笑着看着马小玲,这已经不是她们第一次交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