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出糗脸着地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按照这个坐标,我们要跳伞……”马小玲把手机交给了毕宁,虽然不知道马小玲到底要做什么,可是毕宁还是接过手机,向着前面的驾驶舱走去。【】
“跳伞,大姐,那可是沙漠,没有补给的话,很容易死人的……”杨凡惊讶的问道,把古墓群幅员辽阔,足有几万平方公里,飞机也不能进入那片区域,否则设备一定会被那强大的磁场干扰。
就算是从外围进入古墓群,他们还要很久,这沙漠中可是干旱的要死,白天气温可以达到五十多度,晚上却又骤降到零下,现在他们穿的可都是单薄的衣服,就算是三个人背水,又能带多少呢。
“你只管做就对了,要是胆子小就别跟来……”马小玲白了一眼杨凡,他怎么总是那么的胆小,整天婆婆妈妈的,而毛思彤这次也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杨凡笑了笑,撞了一鼻子灰的杨凡只好闭上了嘴巴。
就这样,过去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毕宁拎着三个降落伞走了过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们已经到达了要去的位置,马小玲和毛思彤一把接过来降落伞。
“你们确定不再考虑一下……”看着身穿迷你裙的马小玲,这身上一瓶水都不带,她这不是去送死吗,而毛思彤也是一样,身上除了那把长剑之外,贴身的衣服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极为诱人,不过杨凡现在绝对可以断定,她身上没有一瓶水,难道说驱魔人不用喝水的吗。【】
“胆小鬼……”马小玲白了一眼杨凡后,拎着降落伞向着后面的舱门走去,而毛思彤除了微笑,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拎着降落伞走了过去。
“呼……”舱门打开,沙漠那特有的干燥空气吹打在两女的脸上,马小玲和毛思彤带上护目镜后,情不自禁的回过头看了看前舱门的位置,杨凡没有跟过来。
“胆小鬼……”马小玲略带失落的暗骂一声,原以为他会有一些胆色,可是没想到在关键时刻竟然连这都不敢了,还谈什么进入古墓呢,那里可是比外边危险万倍。
而毛思彤只是笑了笑,这个杨凡究竟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生命危险受到威胁的时候,还是选择了退缩,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每一个人对于危险都有天生的保护意识。
“嗖嗖……”两女一前一后的跃出了舱门,向着那一望无际的沙漠中跳了下去,耳边呼呼的风声代替了一切,看着脚下无尽的黄沙,这种没落的美马小玲和毛思彤也是第一次见到。
“等等我……”两女刚刚跳离舱门,杨凡抱着一箱矿泉水跟了过来,颇为狼狈的在毕宁的帮助下穿上了降落伞,一跃而出,向着半空中那两个小点追去,刚才要不是空姐拿水慢了一点,也不至于拖这么久。
杨凡现在可没有心情享受什么颓废的美景,此时的他,死死的抱住怀中的矿泉水,紧张的看着两个人快速下落的方向,随时准备拉开绳索,这可是他第一次跳伞,紧张是必然的。
“哇……”就在杨凡全神贯注等待着两女什么时候打开降落伞的时候,突然发现马小玲那超短性感的短裙下,隐约间能够看到一个可爱的白色底裤,在两人越来越近的时候,那底裤上一个可爱的小叮当形象让杨凡差一点吐出血来,虽然和她那丰满的****很搭配,但是和她的性格实在是格格不入。
“你来了……”因为风声很大,直到杨凡追上了两女后,两女才发现杨凡竟然也跳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杨凡跳下来后,马小玲心中很开心,不过表情上并没有流露出多少。
“你们一点水都不带,我不去找点水怎么办,就算是渴死,也别那么快啊……”杨凡大声的说道,同时指了指怀中紧紧抱着的矿泉水。
“噗……”看着杨凡紧张的样子,毛思彤和马小玲都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两女笑成那样,杨凡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可以打开伞啊……”万米高空一跃而下的快感实在是太刺激了,看着大地越来越近,杨凡紧张的看着毛思彤。
“你没跳过伞?”毛思彤好奇的问道,对于杨凡她也有一点点了解,毕竟他的出现曾经引起了整个异能界的轩然大波,不过没想到这么出名的新人,竟然不会跳伞,这也太对不起神盾组的名头了吧。
“没有……第一次……”看着黄沙越来越近,杨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地心引力不断的挑战着杨凡的心理承受力。
“拉吧……”毛思彤笑了笑,看着紧张的杨凡,他有的时候挺可爱的,长得又很帅气,如果不是马小玲的男朋友该多好啊,不过随着杨凡拉开降落伞,被巨大的压力猛然向上拉去,毛思彤急忙摇了摇头,也打开了降落伞,而另一边的马小玲也拉开了绳索,三朵降落伞好似三朵盛开的百合花一般,在蔚蓝的天空上徐徐下降着。
“噗……”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人都安全的落在沙漠之上,两女在快要落地的瞬间撇开了降落伞,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后,漂亮潇洒的落在地上,可是没有任何经验的杨凡,扑的一声来了一个大马趴,直接一头扎进了沙子之中,双手还死死的抱着那箱矿泉水。
“你怎么这么笨呢……”看着杨凡狼狈的样子,马小玲和毛思彤笑着走了过来,把杨凡身上的降落伞揭开后,把他拉了出来,满头满脸的沙子让杨凡即为狼狈,刚才上半身因为多了一箱矿泉水所以头重脚轻的掉了下来。
“这要是在马路之上,你这样肯定破相……”毛思彤笑着帮助杨凡整理着衣服,这家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他这么样破相算是整容了……”马小玲虽然说话难听,但是手上也没有停下来,帮着杨凡拍打着身上的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