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神奇的驱魔装备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据毛思彤说,这些枪炮不仅可以杀人,更可以除妖,经过道法淬炼过的子弹是妖魔的克星,现在很多驱魔师都在使用这些新的设备了,可是问题又出现了,既然有这么先进的武器,毛思彤整天背着那么重的大剑做什么啊。【】
“先进的东西有的时候还不如最原始的刀剑,我这把大剑可是毛家三宝之一的屠魔斩,这可是枪炮无法比拟的……”毛思彤笑了笑后,带着杨凡再一次回到了最上层,一切准备就绪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轰……”随着马达的转动,这台庞大的移动城堡呼啸着驶向远方,无边无际的沙海之中,自动定位系统给了他们最快的捷径。
全雷达探测避免流沙,找到最快的行进路线后,进入了全自动驾驶模式。
“等到进入了天火朱雀烈阳阵后,这些设备就会失灵,到时候需要人工操作才能继续行驶,我来教你怎么驾驶……”这么大的移动堡垒不是一个人就能驾驶的了,毛思彤带着杨凡,开始熟悉起一些手动装置。
大概又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他们也已经来到了天火朱雀烈阳阵的旁边,看着沙漠中隐约存在的那一节节的断墙,再往前走就要进入那至刚至阳的阵法之中了。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出发,天黑的时候没有雷达是很危险了……”马小玲说完,转身向着二层走去。【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如果你想体会一下沙漠中的美景,可以去瞭望台……”毛思彤也准备去换一身衣服,指了指操控按钮,她也转身离开了,只剩下杨凡看着一排排精密的仪器,第一次来到沙漠的他,确实想体会一下这种颓废的美景。
开启瞭望台,一个透明的半圆形钢化玻璃罩中,杨凡坐在椅子上,看着大漠黄沙,虽然没有尽头,但是却有一种特殊的美感。
大漠黄沙漫天飞,日落美景尽收眼前,和泰山观日不同,沙漠上的太阳看起来又大又黄,在和地平线平齐的时候,那淡黄色的光晕让整个沙漠看上去好似一个波光粼粼的黄色海洋一般。
没有飞鸟走兽,没有喧闹的灯火,这种别样的美让杨凡舒服的伸了伸懒腰,也算是放松一下他的心情吧,他知道,接下来的日子绝对没有这么舒坦,还不知道有什么腥风血雨在等待着他们,下一次舒服的时候还要多久呢。
“想什么呢?”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在杨凡的耳边,此时毛思彤已经换好了衣服,头发上还有点水珠,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我在想前面的阵法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啊……”杨凡看着前往不过百米就是那所谓的天火朱雀烈阳阵了,可是感觉并没有什么,为什么他们这个害怕这个阵法呢。
“阵法的精妙之处就是在于看起来全然无害,但是一旦身陷其中,那可就不一样了,就好似**阵一般,阵外全无异样,但是只要走进阵中,立刻会感觉被浓雾包围,所有的感知也全部失灵,不能分清东南西北的人,只有在阵中不停的打转,而对于知道阵法构成的人来说,只不过是几步就可以走出的迷宫罢了……”毛思彤笑着说道。
“那这个天火朱雀烈阳阵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呢……”杨凡没有见过所谓的阵法,所以他不能理解也无法感受其中的厉害。
“天火朱雀烈阳阵已经失传已久,其中涵盖数以百计的阵法,例如天八卦阵、两仪阵、**阵等阵法都被包含其中,阵法本身是至刚至阳,可以压制镇内的异物,同时也可以防范外围的入侵……”毛思彤耐心的给杨凡解释道。
“这阵法本身包括九九八十一个小阵,每一个阵法都是相互连接相互作用,一旦触动了一个阵法,整个大阵就会自动启动,不过这些都是传说,究竟是什么,只有明天进去才会知道……”对于破阵之说,毛思彤和马小玲都没有什么把握,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我们这样岂不是和送死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此厉害的阵法,只依靠防御来说基本上只有挨打的份,杨凡无奈的笑了笑,到底是何人设置了如此厉害的阵法呢。
“或许吧,但是毛家和马家的人一出生就选择了这条路,我们都没有后悔过……”毛思彤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了瞭望台,因为此时的马小玲也已经走了过来。
为了避免尴尬,毛思彤选择了离开,不管怎么说,杨凡现在还是马小玲的挂名男友呢,她现在已经和马小玲不再吵架了,所以她并不希望再引发什么矛盾。
“怎么不抱着你的矿泉水了呢,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呢……”马小玲一见面立刻挖苦到,不过她却坐了下来,此时的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看起来也是刚刚洗澡出来。
“我只是暂时放下而已,有需要的时候我可以抱着塔继续走啊……”杨凡笑了笑,马小玲这种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杨凡已经习惯了。
“切,对了,我想问你,你今天为什么有勇气跳下来?”马小玲话锋一转的说道。
“你们都跳了,作为男人又怎么能让你们单独涉险,我怎么说也是神盾组的人吧,再者说了,没有我在你们俩不得天天打架啊,怎么和那雇佣兵战斗啊……”杨凡臭屁的说道。
“我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别让我吐出来啊……”马小玲装作呕吐的样子白了杨凡一眼。
“对了,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杨凡看得出马小玲心情挺好,于是开口问道。
“说吧,什么事?”马小玲舒服的靠在椅子上,透过那宽松的睡衣,隐约间的事业线让杨凡差一点流连忘返,急忙把目光移开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