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恶战佣兵团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不好,有人偷袭……”三发炮弹准确无误的击中了他们的移动堡垒,此时左侧燃烧弹引发的大火灼灼逼人,让整个空间内的气温猛然上升,而这并没有结束,三台野战坦克再一次填充炮弹,下一轮的攻击马上就又要开始了。()
“你负责驾驶离开这个区域他们马上要用穿甲弹了,火势要是烧进来就麻烦了,我去救马小玲……”毛思彤一把拉起杨凡扔在了驾驶座椅上,同时一跃而出,向着二十米处的马小玲奔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来不及多想,下一轮的攻击马上就要来临,杨凡急忙开动引擎,巨大的移动城堡立刻呼啸着向前跑去,不管怎么样,现在一定要引开三台野战坦克的注意力。
没有先进的设备定位,只要开始移动的话,想要击中就很难了,所以杨凡拼命的轰着油门,向着远处开去,而三台野战坦克立刻追了上来。
“你没事吧……”来到了马小玲的近前,毛思彤关切的问道,可就在这时,一辆银灰色的装甲车突然好似从地里面钻出来一样,向着两女冲了过来。
“哒哒哒……”装甲车上射来的子弹呼啸着向着两女袭来。
“破空斩……”已经来不及躲闪,毛思彤手中大剑猛然挥动,一道空气冲击波带着淡黄色的光芒,向着迎面而来的子弹射来,强大的剑气一瞬间撞开了射来的子弹,继续向着那装甲车击去。()
“哒哒哒……”可就在这时,沙漠中又一次出现了三台同样的装甲车,这一次马小玲终于看清楚了,他们就是从地下钻出来的,一升出地面后,毫不犹豫的向着两女追来。
“风火雷电符……”马小玲一抬手,腰包内抓出一把纸鹤,迎着射来的子弹飞了过去,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刚才第一个出现的装甲车,竟然被毛思彤的剑气硬生生的劈成了两段,可是毛思彤却已经大汗淋漓,刚才一出手就是绝招,后力不济的她呼呼带喘。
“嘭嘭嘭……”火光飞逝,三台装甲车前一阵火焰,风火雷电符和炮弹撞在一起后,产生的爆炸力遮挡了他们的视线,趁着这个机会,两女立刻向着远处逃窜。
而另一边的杨凡驾驶着移动城堡不断的变换着路线,此刻他一个人根本无法保持移动的同时又可以还击,而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追来十余辆野战坦克,粗重的炮筒乌黑发亮,一个个炮弹不断的在巨大的移动城堡四周炸开了花。
“妈的,这么跑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杨凡咬了咬牙,努力回想着昨晚毛思彤说过的驾驶技巧,现在到底要怎么应对呢。
“呜呜……”而此时的另一边,传来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两辆武装战车上射下来十余辆沙漠摩托,每一个摩托都有两个人,一个负责驾驶,而另外一个负责攻击,子弹不断的在两人的身后炸开了花。
“破空斩……”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就算不是在柔软的沙漠中,人也无法跑过车子啊,更何况沙漠里一脚深一脚浅的,这样下去两人迟早完蛋,毛思彤喘了喘气猛然回头,手中大剑再一次划破空气,一道淡黄色的剑气猛然间向着后面的追兵击去。
“轰……轰……”一时间火光冲天而起,身后追击的两辆装甲车立刻化为了乌有,但是那黑烟中,十几辆沙漠摩托却冲了出来,目标太小而且分散,毛思彤很难击中。
“风火雷电符……”一边扶着呼呼带喘的毛思彤,马小玲一挥手,十几道纸鹤再一次飞向摩托车队,带着神力的小纸鹤只要击中那摩托车,摩托车立刻化为乌有,可是毕竟摩托车太过灵巧,一顿轰鸣后,只打中了三台摩托车。
“你快走,我不行了……”连续两次发动最强攻击,毛思彤的体能已经达到了极限,此时她的脸色苍白,手中的大剑感觉都要握不住了,脚步更是凌乱异常。
“我不会丢下队友的……”马小玲咬着嘴唇,此时十几个摩托车已经渐渐的逼近了,眼看两人就要被打成筛子,马小玲一咬牙,银色法杖再一次握在手中。
“别用那招,你还不能驾驭……”看到马小玲的样子,了解她的毛思彤急忙大声的喊道,可是马小玲心意已决,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上一试。
“倒转乾坤、阴阳借法,鬼杀……”对着马小玲默念着咒语。
一时间马小玲被一阵黑色的能量完全的笼罩着,黑烟滚滚间,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将马小玲全完的包裹了起来,这就是马家另一个绝学,借鬼力。
除魔家族虽然使用的是道法,但是她们都算是冥界在阳间的差人,所以他们可以借用冥界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是双面性的,如果用得好的话,可以是一把利器,但是若是一旦驾驭不了,会被这黑暗力量反噬。
马小玲已经来不及多想,九字真言根本无法同时对付这么多敌人,相对分散灵活的敌人,借鬼力是最好的办法。
“嗖嗖嗖嗖……”一切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巨大的黑烟所形成的骷髅头突然射出千百道黑线,风驰电掣的向着迎面而来的十多辆摩托车射去,速度极快之下,他们根本来不及躲闪,已经被那锋利的黑烟刺穿了心脏,十多辆摩托车在一瞬间全部被灭了。
“噗通……”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马小玲一下子掉在地上,好在地面上都是沙子,否则这一下不得摔个好歹的,不过现在的她并不好过,浑身上下还有一层淡黑色的气体包裹着,牙关紧闭之下,马小玲已经昏过去了。
“小玲……小玲……”毛思彤抱着昏死过去的马小玲,这是鬼力反噬的反映,她还没有过十八岁,这种招式对于她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可是不管毛思彤如何的呼唤,马小玲都没有任何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