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三尸连环阵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真乖……”杨凡掐了掐马小玲的鼻子,这丫头现在格外的乖巧,谁会想到之前和一个母老虎一般呢,看起来恋爱了的女人,智商下降的很快。【】
两个人端着饭菜来到了瞭望台上,毕竟敌军就在附近,随时都可以再次相遇,所以谁都不敢放松警惕,所以三个人的晚餐就在瞭望台吃的。
一边吃着晚餐,一边享受着美丽的夜景,毛思彤和马小玲不断的聊着小时候的趣闻,看着两女开心的样子,杨凡还真想感谢一下那个什么眼镜蛇佣兵团,没有他们的出现,两女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合好呢。
一顿晚饭吃了好久好久,直到快十二点的时候,在杨凡的催促下,两女这才不情愿的离开了瞭望台,因为两女都要场,所以谁的吻别都没有得到,不过看着两女坏坏的眨着眼睛,杨凡还是很开心,目送着她们离开。
寂静的沙漠除了偶尔刮过一些沙子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不过天空却是异常的明亮,今天虽然不是满月,但月亮也很圆,好似银盘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光芒照的四周白花花的,根本不需要什么探照灯就可以看出去很远。
长夜漫长,杨凡点着了手中的香烟,他平时不太吸烟,只不过是心烦或者无聊的时候才会把玩一下,而如此宁静的夜晚,要是没有香烟的帮助,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睡着。
渺渺香烟慢慢的飘荡在瞭望台上,杨凡看着那不断变化形状的白色烟雾,好似看到了马小玲的笑容,一会又变成了毛思彤的玉体,浮想联翩下,杨凡也算是悠然自得。【】
可是突然,杨凡好似看到了什么东西,却又不敢确认,急忙拿起望眼镜,向着远处望去,这可是军用夜视望眼镜,五公里内看的是一清二楚,但是杨凡却愣住了。
一个人影慢慢的从沙土中钻了出来,紧跟着又是一个,看不清楚张相,可是看身影他们都很瘦,他们从沙土中爬出来后,竟然好似四处寻找着什么,可究竟是谁会从沙土中钻出来呢,杨凡也很不解,但是他们背光,杨凡又看不真实,他在思考是不是要发射一颗照明弹呢。
就在杨凡还在犹豫的时候,突然又一个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杨凡急忙把距离缩短回来,一幕更加让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还一望无际的沙漠上,现在竟然已经出现了很多身影,杨凡这一次看得可是清清楚楚,他们那里是人,而是一个个干瘦干瘦的干尸,衣服破破烂烂的他们就是皮包骨的样子,而数量大概足有几百只,而且还在不断的钻出来。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凡也不知道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移动堡垒的周围已经聚集了上千只的干尸,他们不断的嗅着什么,好似要找什么东西一般,干瘪的脑袋已经没有了所谓的五官,黑洞洞的眼睛也只剩下了窟窿,但是那雪白的牙齿却牢牢的长在他们的嘴上。
“呼……”突然,一个干尸发出一声大吼,紧跟着所有的干尸都停住了脚步,随着他的大吼,慢慢的转向了杨凡所在的移动堡垒。
那个之前发出吼声的干尸身穿着一个金黄色的盔甲,手中还拿着一把破旧不堪的大剑,而随着他大吼一声吼,上千只的干尸纷纷把手伸进沙土,捡起了千奇百怪的武器,大有一副随时冲过来的意思。
“你们别乱动……”杨凡也扣住了机关枪,死死的瞄准着那个为首的僵尸,而此刻的杨凡才发现,这些干尸大部分身上都有着青色的盔甲,看起来他们应该是古代战场上死去的亡灵。
“吼……”那只干尸发出一声巨吼,就好似冲锋的号角一般,所有的干尸在得到命令之下,一瞬间上千只的干尸就像是疯子一般,疯狂的向着移动堡垒冲了过来。
“嘟嘟嘟……”看来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杨凡狠狠的扣下了扳机,两挺机关枪再一次发挥出恐怖的作用。
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个发出命令的干尸,他的脑袋在一瞬间被子弹击穿,这种装甲弹的威力极大,他那本来就不怎么大的脑袋,立刻就被轰碎,尸体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可是其他的干尸并没有因为首领的倒下而退缩,反倒越战越猛的疯狂向着移动堡垒扑了过来,看起来机关枪的威慑力并不行,杨凡急忙跳下瞭望台,来到了火力控制台,按动按钮,一声轰响之下,移动堡垒左右两边的二十四挺重机枪伸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枪响,刚刚躺下的马小玲和毛思彤急忙穿好衣服后跑了上来。
“干尸……好多干尸……”杨凡来不及多讲,按动开火按钮,四十八挺重机枪立刻喷出一条条火蛇。
密密麻麻的子弹不断的扫射着周围,扑上来的干尸立刻收到重创,被强大的力量撕成碎片。
但是不管火力多有猛烈,干尸们还在不停地冲锋着,越来越多的干尸从沙子里钻了出来,怒吼着迎向子弹,有的干尸被打断了腿,也在不顾一切的向着这边爬来。
“呜……”毛思彤急忙开动移动堡垒,向着密集的干尸群冲去,巨大的堡垒不断的行驶着,一片片的干尸被压在了下面。
“妈的,怎么这么多啊……”十多分钟过去了,干尸的数量不少反增,杨凡看着尸横遍野的沙漠上,已经倒下了一层尸骨,可是干尸并不惧怕,踩着同伴的尸体,不断的冲过来。
“停止攻击……”这样下午也不是办法,马小玲对着杨凡说道,同时按动了一个按钮,四十八挺重机枪立刻收回了堡垒之中,随着机枪的收入,移动堡垒开始变形,整个车身被一层银白色的钢铁包裹了起来。
“这是什么?”杨凡对于移动堡垒的研究只不过是皮毛而已,远不如看着建设的毛思彤和马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