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石像鬼来袭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那是石头雕制出来的石像鬼……”毛思彤急忙跑到驾驶室,开动引擎,巨大的移动堡垒快速的向着前方逃去。【】
石像鬼,半人半兽状滴水嘴,用于引导屋顶上的水流以保持清洁,这些怪物面目狰狞,长着蝙蝠的翼和尾,有恶魔之姿,人们把它放在门口以避邪。相传亡灵巫师会把生命灌入这些雕像中使之行动,它们有着石头般坚硬的皮肤,刀枪不入。
这些不声不响地站立在各个古老建筑上的雕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后,一等阳光逝去,夜晚就是这些怪物的天下,他们成群结阓的行动,展开自己的狩猎。而且,对于黑暗世界的其他住民而言,这个种族由于原先拥有岩石的身躯,因此拥有极为坚韧的外皮。不只如此,也由于他们长时间待在教堂或是古迹的位置,对于各种神秘的魔法拥有相当强大的抵抗力,几乎完全不会受到魔法的影响,而且,由于雕刻的人习惯为他们加上翅膀,因此在活动的时候几乎都拥有飞行的力量。
这些原本并不属于中国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天火朱雀烈阳阵呢,现在马小玲和毛思彤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因为石像鬼的爪子上,还抓着一个个石头,足有三米多高的石头现在成为了炸弹,由这些小型轰炸机向着移动堡垒砸了过来。
“轰……”除魔飞弹已经射了出去,在空中炸出一个个蓝色的火焰,可是石像鬼飞行速度极快,而且在空中极为的灵活,除魔飞弹没有了自动跟踪功能后,很难击中它们,十几发飞弹在空中炸裂后,并没有伤到一个石像鬼。()
“嘭……”而此刻的重型狙击枪成为了唯一对抗它们的武器,杨凡尽量的瞄准着,可是移动堡垒在快速前进,不断的颠簸之下,想把空中的石像鬼打下来是难上加难,杨凡试了几次后,只不过伤到点皮毛,它们并没有受到致命的攻击。
“轰……”现在换成石像鬼发动攻击了,一块块巨大的石头不断的击中移动堡垒,巨大的石头本身的重量在加上下落时产生的惯性,移动堡垒被击中后,立刻凹陷下去。
而还有几只已经扑到了移动堡垒之上,用它们那巨大的长嘴不断的刺向移动堡垒,就算是再厚的钢板也架不住它们如此的攻击,很快,头顶上方被啄出一个大洞,好在杨凡及时的击毙了那只石像鬼,否则它就冲进来了。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石像鬼的数量大概有四五百只,这样下去移动堡垒被攻破是迟早的事情,就在三人都很着急的时候,杨凡突然看到,那半空中有一只金黄色的石像鬼,一直不断的叫着却没有发动攻击的模样,难道说它就是所谓的首领吗。
“不好,是泥尸鬼……”就在被石像鬼追赶纠缠的时候,毛思彤大声的喊道,就在这时,大批的泥尸鬼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数量比刚才的只多不少,还有二三十辆战车拉着巨大的石头,向着他们冲锋而来。
“思彤,随我来……”杨凡跳下了瞭望台,对着还在驾驶的毛思彤一挥手,虽然不知道杨凡要做什么,但是马小玲杨凡接替了她的岗位,毛思彤则来到了杨凡的身边。
“记得你那天和我说的火箭背包吗,我找到那个石像鬼的头领了,我送你上去,砍下那个首领,石像鬼应该就不会攻击了……”杨凡拉着毛思彤跑到了最下面的装备库,那天杨凡曾经在毛思彤的带领下大致的参观了一下,那个火箭背包他记得很清楚。
“这样行吗……”毛思彤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石像鬼还有首领的,将信将疑间,两人已经来到了火箭背包的位置。
“死马当作活马医、熟话说的好、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擒贼先擒王、抓奶龙爪手……”杨凡也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了,手忙脚乱的穿上背包后,两人来到了一个通道,打开开关后,天空中的星星看得一清二楚。
“准备好了吗?”此时毛思彤抱着杨凡的脖子,而杨凡一手控制着飞行器,另一只手则托着她的腰。
“好了……”毛思彤身上背着长剑,这重量绝对不容小视,不过现在因为激动,再加上杨凡本来就很有力,火箭助推器的开关被打开后,火箭背包喷出长长的火龙,两个人猛然间射向了半空中。
“到我背上去……”离开了移动堡垒,两个人现在是完全暴漏在四五百只石像鬼的面前,杨凡透过头盔,已经看到一批石像鬼掉转过来,向着两人扑来,急忙托起毛思彤,让她踩在自己的背上。
“嗖……”踩在杨凡背上的毛思彤用脚勾住捆在杨凡背上的绳索,把自己的身体和杨凡相互固定上后,手中大剑一挥间,向着迎面而来的石像鬼扑去,而杨凡则不断的变化着飞行轨迹,一边躲避着石像鬼的攻击,一边向着那只金色的石像鬼飞去。
“嘭……”杨凡贴着一直石像鬼的身体飞了过去,毛思彤锋利的大剑一瞬间将石像鬼切成两半,不一会间,十多只石像鬼就死在了毛思彤的大剑之上,不过却引来了更多的石像鬼。
“在近一点……”不断的计算着距离,他们离那只金黄色的石像鬼越来越近,而石像鬼好似也发现了他们,不断大叫着召唤石像鬼挡在自己的面前,想要冲过去绝对没有那么的容易。
“往上飞……”看来硬闯是不行了,毛思彤对着杨凡大声的喊道,杨凡急忙调整方向,笔直的射向了半空之中,而毛思彤则按住杨凡的肩膀,两个人来到了石像鬼群的上方。
下面的石像鬼当然不会放过他们,一个个张着大嘴,向着两人追来,眼看时机要成熟了,毛思彤解开了捆在脚上的绳子。
“你要做什么……”杨凡不知道毛思彤在做什么,只感觉背后的绳子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