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九女芳魂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他当然不识货了,这可是道家至宝寒银所制,再加上供奉在道观九九八十一天后,这才有了这样的效果,不仅仅可以驱邪避凶,更可以感受妖气后自动反应,对于灵魂攻击最为有效。【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好险好险……”杨凡刚才差一点就迷失在这九女的手中,于是急忙屏气凝神的看着她们下一步的动作,九个女子妩媚的笑了好久,可还是没有迷惑的了杨凡,于是纷纷站起身来,向着杨凡走了过来。
“别过来,否则我开枪了……”杨凡手中还拿着微型冲锋枪,眼前这九个女人一看就不知道是善类,杨凡已经准备好随时扣动扳机了。
“官人,你怎么这么凶啊……”一个女子微笑着说道。
“官人,不要这样对奴家嘛,奴家会害怕的……”
一个女子妩媚的摇曳着蛮腰,向着杨凡走了过来,很快,九个女子就把杨凡包围在了中间,不断的围着杨凡游走着。
“官人,奴家好热啊……”
“官人,我好想要啊……”
“官人,宠幸一下小女子吧……”
“官人,我受不了了……”
九女不断的说着挑逗着的话语,同时上下动手,原本已经好似蝉翼的衣服很快就被脱了下来,那美丽的玉体好似绸缎一般闪着光泽,坚挺的双峰随着身体的游走而不断的摆弄着,尤其是那一抹嫣红此时已经高涨,再加上那迷人的微笑、细长的美腿以及颇有弹性的****绝对是勾人魂魄的利器。()
杨凡死死的警戒着九女的动作,这动作虽然撩人,但是有了项链和手链的保护,杨凡根本不为之所动,手中的微冲随时都可以开火。
“敬酒不吃吃罚酒……”突然,九女之中的一个人大吼一声,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长剑,向着杨凡扑面而来,杨凡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疯狂的子弹向着那冲来的女子射去。
“嗖嗖嗖……”可是所有的子弹好似都打到了空气之上一般,一下子就穿过了女子的身体,还不等杨凡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长剑已经直刺杨凡的心窝,杨凡急忙本能一侧身,长剑贴着他的左侧胳膊插了过去,杨凡的衣服瞬间被刺穿,一道深深的剑伤出现在他的左臂之上。
“啊……”杨凡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女子明明就是幻影,可是为长剑可以击中自己呢,可是不等杨凡反应过来,其余八人也已经扑向了杨凡。
“嗖嗖嗖……”子弹依然打不到她们的身上,可是每一把长剑都带着杀气,向着杨凡身上招呼而来,到最后杨凡只得放弃微冲,开始不断的闪躲着九女的攻击,但是九女是紧追不放,九条玉体相互纠缠着,九把长剑更是一直围着杨凡不断发动着攻势,不多一会杨凡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了。
“这真是见鬼了……”就在刚刚,杨凡明明本能的向着女子的小腹踢去,可是结果还是一样,根本好似踢在空气中一般,可是在躲避长剑的时候,他却被女子一脚踢翻在地,这时候不只是长剑发动攻击了,就连女子的身体也可以攻击到杨凡的身体了。
一番战斗,杨凡已经脸色苍白,身上的剑伤绝对有二三十道了,最深处已经快要见到骨头了,疼得杨凡满头的冷汗,可是九女还是面带微笑,一边舔着长剑上的鲜血,一边一步步的逼近杨凡。
“怎么样小子,我就说你搞不定吧……”突然,那个声音再一次的回响在杨凡的耳边,带着一种嘲笑和讥讽的口气让杨凡很不爽。
“有什么,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反正我死了你们也活不了……”杨凡才不吃他这一套呢,自己有什么闪失,不管体内是那个魔鬼,不还是要一起完蛋,杨凡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反正是打定决心,绝对不和魔鬼妥协。
“真有你的,这时候还不服软,不过你说的也对,在不能完全占领你身体的时候,你还真的不能死,上次你被吸血鬼咬,要不是血魔在,你早就完蛋了,不过这一次这帮家伙可不会唤醒谁了
“那还说那么多有屁用,再流一会我就死定了……”杨凡此时浑身是血,那九女已经快要再一次逼近,这一次能不能躲开他也不知道。
“这些女子是阴间索命鬼,所以并没有实体,而攻击你的则是由怨气混合而成的,之所以能打到你,就是因为她们可以随意的控制怨气,形成实体,她们的转换可是极快的……”那个阴冷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我现在不想知道她们怎么能打到我,我只想知道我怎么能都打到她们,再这样下去我就完蛋了……”杨凡咬着牙站起身来,尽可能的向后退去,而九女听不到他和体内的对话,依然慢悠悠的向着杨凡走来。
“用你的异能啊……”阴冷的声音继续响起。
“放屁,老子要是有异能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熊样啊……”一听这句话,杨凡的鼻子差一点气歪了,自己要是有异能也不用这么惨的躲来躲去。
“笨蛋,你的异能可是最厉害的无相异能,你还记得你之前篮球场上的时候吗,那就是你的异能……”阴冷的声音好似带着怒气,感觉杨凡是拿着金饭碗要饭一般。
“你能不能说点人话,什么叫做无相异能,老子根本就没有听到过……”杨凡此刻已经退到了墙角之上,现在他可是无路可退了,九女冷笑着将他包围了起来,九把长剑好似九把招魂幡一般,随时可以要了杨凡的性命。
“无相本无形,也就是说你虽然没有任何的异能,却可以使用凡是你接触过的所有能力,而且永久的拥有这个能力,虽然你是后天开发,没有练到可以接受各种各样的能力,但是你现在最基本的就是可以使用你那几个女人的能力”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感情,就好似再说一段和自己无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