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两美入怀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自爆灵魂后,她便什么都没有了,化作天地尘埃后,还让自己爱的人可以和别人在一起快乐的生活,这种女人不是蠢货会是什么,这是她不可能想象的。【】
在她的心中,紫瑶一定是一个智商很低很低的人,可是经过和杨凡的交手后,她发现杨凡身上确实是有一种不畏强权敢作敢当的勇气,就算是普通人的他也不会退缩在异能者之后,这不是一个普通人说做就能做到的。
而且他那种不服输不怕输的精神深深的打动了马小玲,其实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马小玲都在纠结着,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到杨凡,越来越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当他亲自己的时候,当他抱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的舒服,就好似一个温暖的港湾一般让她陶醉其中。
可是到现在她都不敢真真正正的去爱上这个嘴角一直带着坏笑的可爱男孩,因为她深知,在他身边有着像紫瑶一样愿意用生命保卫他的女人,自己真的有够那么的优秀吗。
而就在今天,当看到杨凡满身是血还在关切的看着她的时候,她的心是那么的快乐,是那么的幸福,一个男人在重伤之下还在关心着自己的安危,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但是就在看到杨凡身上带着的那条项链之时,马小玲这才发现杨凡身上不只挂着自己的心,同时自己的好姐妹也已经爱上了他,他是一个优秀的男孩,但是就是太过于优秀,所以他的周围有着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在那一刻,马小玲的心又在徘徊了。【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不过我现在终于明白紫瑶当初的选择是源于什么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为他而死,真的,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捍卫他的自由,因为我相信,他也会为我这么去做的……”马小玲拉着毛思彤的手,没想到她这段时间竟然过的如此的纠结。
“小玲,你也是一个优秀的女孩,你完全可以配得上杨凡,如果你这样决定了,我永远的支持你,我相信杨凡也会同样的呵护你,虽然他身边的女孩很多,但是我相信他对你也是真心的……”毛思彤的眼泪好似断线的珍珠,在她的眼中,马小玲一直都是一个乐天的女孩。
不管再苦再累,她从来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而今天,她却为杨凡的爱而哭泣,这样单纯乖巧的女孩,又怎么会配不上杨凡呢。
“所以我今天就是想和你说,我爱上了杨凡无怨无悔,我愿意接受他的一切,我记得有一句话,我宁可接受他的百分之一,也不愿意接受一个不爱的人百分之百,我现在真的明白这句话了……”马小玲笑了,带着眼泪的笑了,虽然觉得自己很傻,可是她确实很开心。
“你的意思?”毛思彤却愣住了,她听得出,马小玲的话外音,可是她不敢确定。
“我啊比较单纯,那个坏小子身边那么多美女,我怕以后被欺负,所以姐姐如果也爱上了他的话,那么我们以后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以后要是被他欺负,也有人帮我……”马小玲躺在毛思彤的怀中,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她现在真的不介意毛思彤的加入,反而因为她的加入,她更加的踏实了。
“小玲,谢谢你……”轻抚着马小玲的秀发,毛思彤明白,马小玲说这些话都是在宽慰自己,不过不管怎么说,她也不想离开马小玲,这种姐妹情深不是别人能够明白的。
而帐篷内的杨凡当然不知道两女的谈话了,此时他还忐忑不安的思考着怎么解决两女之间的矛盾,如果说马小玲好似一杯冰甜的冰淇淋,给人一种清爽快乐的感觉,那么毛思彤就好似一杯奶茶,安逸且舒服,各有优势的两女现在围绕在自己的身边,确实是很难取舍的事情。
就这样,杨凡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战虽然是酣畅淋漓,但是也确实让他极为的疲惫不堪,这一觉睡得好舒服,直到被毛思彤和马小玲叫醒后,杨凡这才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小心伤口……”马小玲急忙去拉杨凡的手,防止他拉伤自己的伤口,可是透过纱布,竟然看到那伤口竟然已经恢复好了,于是两女七手八脚的扯下了杨凡身上所有的纱布,惊讶的看着那已经白皙的皮肤,就连那几道极深的伤口现在除了微微泛红之外,竟然已经全部奇迹般的愈合了。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啊,一夜之间就愈合了……”毛思彤也不敢相信,一个普通人就算是这刀创药在神奇也不可能一夜复原啊,没有内功的炼化,普通人可是要慢慢吸收一段时间的。
“难道我好了,你们很不舒服吗……”杨凡也很惊讶的说道,不过他暂时没有想把自己学会使用特殊异能的事情告知两人,接下来一定还会有敌人,到时候就给她们一个惊喜吧。
既然杨凡已经康复,接下来还有多远还要遇到什么犹未可知,于是三个人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后再一次上路,不过一路上两女开心的聊着天,却让杨凡极为不解,难道说昨晚发生什么了吗。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杨凡的目光总投向两女,马小玲白了杨凡一眼说道,不过随后两女又开心的笑了。
“这个世界上,果然女人最复杂……”一会哭一会笑的女人心,男人是猜不透的,杨凡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她们的感情恢复了,他心里的巨石也就放下了,三个人的气氛也很轻松,偶尔和毛思彤眉来眼去一下,在和马小玲斗斗嘴,这感觉特幸福。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穿过悠长的洞穴,一扇大门出现在三人的面前,大门上三个大字可是极为的醒目。
“离魂阵……”杨凡看着这三个大字就有一种头晕脑胀的感觉了,而毛思彤和马小玲则努力回想着所看到过的古籍,可是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这到底是什么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