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四兽召唤术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随着一**的冲击,马小玲死死的抱着杨凡,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可是却忽视了不断在杨凡耳边的娇喘再一次引发杨凡的狂热,随着速度的陡然加快,两个人立刻进入了绝佳的境界。【】
随着一股热浪袭来,马小玲只感觉一股暖流从下体一下子传遍全身,原本的热量很快就变成了力量,让她有一种从获新生的感觉,突破了这一层束缚,她已经掌握了另一种力量,而此时杨凡也停止了动作,气喘吁吁的看着怀中满脸红晕的马小玲。
“你没事了吧……”杨凡看着那额头上的红光已经消退,可是脸上却好似红苹果一般的马小玲,不知道她现在是好是坏。
“我是没事了,不过你麻烦了……”马小玲逃避着杨凡的目光,急急忙忙的穿戴起衣服后,对着一脸茫然的杨凡妩媚的一笑,原本的小女生好似一瞬间就成为了诱人的少妇,那抹微笑足以致命,
“从今以后你的日子就要遭殃了,我现在去救姐姐,你收拾一下再过来吧……”马小玲此时已经转身离开了帐篷,而杨凡就好似一个被占了便宜的怨妇一般看着离去的马小玲,不过看着她精神奕奕的样子,看起来那个可怕的咒诅已经消除了。
“嘭……”白猩猩的一记重击把毛思彤直接击出十多米远,重重的撞在墙上,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后,毛思彤快要昏迷了,这离魂阵的恐怖之处就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消耗入阵者的能力,如果放在外边的话,那白猩猩绝对不是毛思彤的对手。【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吼……”白猩猩一声怒吼,手中铁棍紧紧的跟随着砸了下去,这一击直奔毛思彤的面门而来,毛思彤现在眼冒金星,怎么可能还有力量躲闪,只感觉头顶上寒光爆射间,一阵强大的力量袭了过来。
“完了……”此时的毛思彤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在劫难逃了,不过不知道杨凡和马小玲此时到底怎么样了,那个坏小子,不知道自己死后,他还会不会记得自己。
“轰……”就在毛思彤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一只淡黄色的巨兽死死的咬住了那粗壮的金钢棍,而巨大的身体也挡在了毛思彤的面前。
“玄武兽……”毛思彤一睁眼,竟然看到眼前这只怪兽背着乌龟一般的龟壳,这不是传说中的四灵兽吗,难道说这是马小玲召唤出来的吗,而此时玄武兽的大嘴死死的咬住了那金刚棒,巨大的白猩猩在它的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弱小,随着玄武兽一挥脑袋,它被硬生生的甩出去十多米远,轰的一声撞在墙上。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直以来都是守护神兽,而传说中能够召唤并驾驭四灵兽的只有马家一族之人,这种血脉继承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就算是马家也已经相隔三代都没有出现过能够召唤四灵兽的人了,此时马小玲也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玄武兽,原本她只是准备发动应该已经可以掌握的鬼力,可是却突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玄武兽。
鬼力的掌握就是马小玲一直无法驾驭的力量,这是每一个马家人都可以掌握的力量,算是冥使一族的马家得到了冥界的力量,召唤出一些冥界的怪兽收为己用,但是这个关键点就是不能使用纯阴之身,否则容易引起走火入魔,这也就是马小玲之前没有破身之前会走火入魔的原因。
可是没成想到,原以为可以召唤出一只鬼兽抵挡白猩猩的时候,鬼使神差下,竟然召唤出了四灵兽中以防御著称的玄武兽,所以马小玲也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小玲……”在毛思彤的呼唤下,马小玲这才反应了过来,急急忙忙的跑到毛思彤的面前,将她扶了起来。
“姐姐,你没事吧……”马小玲关切的看着毛思彤,检查了一下后,只不过都是一些外伤而已,在加上用力过度,不过并不打紧。
“恭喜你,你竟然可以召唤四兽了……”毛思彤开心的说道,此时她都忘记了自己浑身是伤,毕竟四兽一直都是书籍中记载的,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呢。
“姐姐,你先休息,这里交给我了……”马小玲也开心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大难不死之下,竟然可以召唤四兽了,马小玲把毛思彤放在墙角处后站起身来,一股怒气的看着刚刚爬起来的白猩猩。
“朱雀……杀……”收起玄武兽,马小玲大吼一声,召唤四兽可是每一个马家人都要学习的课程,虽然不是谁都能够使用,但是就是怕万一会用上的话,别不清楚使用的方法,谁让这四兽是可遇不可求的顶级神兽呢。
“吼……”就在马小玲念动咒语的瞬间,一只火红的不死鸟朱雀从她的手掌内飞射出来,向着满脸惊恐的白猩猩袭去,而就在这时,马小玲感觉身体内的力量一下子被收走了一般,只感觉眼前发黑,双腿发软,这是用力过度的表现。
“轰……”与此同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力激起一阵烟雾,杨凡刚刚赶了过来,硬生生的被气流又给推出去十多米这才站住了脚步。
再往那白猩猩所站的位置看去,此时地上除了一个乌黑的尸体外,整个通道都被炸出一个十多米深的大坑,可见刚才那爆炸力有多猛烈了。
“呼……呼……”随着一切烟消云散,那只白猩猩彻底的消失了,而此时马小玲也已经脱力的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硝烟中,毛思彤奋力的爬到了马小玲的身边,两女相互看着,开心的笑了。
“没想到我们小玲初为人妇竟然掌握了四兽之术,实在是太好了……”毛思彤开心的拉着马小玲说道,这一战真是惊心动魄,但是结局却是很好的,马小玲不仅仅去除了诅咒,而且也增长了实力。
“那姐姐什么时候也试一试初为人妇的感觉啊……”马小玲倒在毛思彤的怀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虽然刚才时间紧迫,但是那感觉却是马小玲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