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特种兵的挑衅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我们凌晨两点发动攻击,到时候如果你们还抓不到你们要的人,那也只能放弃了,为了保证我自己的队员安全,我是不会去营救你们的……”齐大队长越来越不相信眼前这四个人了,美女花瓶就呆在办公室里好了,非要冲锋陷阵,这不是找死吗。()
“放心,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可以给你们支援的……”曼婷最看不上那些看不起女人的人,美女怎么了,美女就是花瓶吗。
“好了,今晚八点会有一班轮渡,到时候你们可以化妆潜入……”齐大队长见多了这种傲慢的年轻人,如果自己送死那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那什么时候开始作战会议……”凡轩转头问道,现在中午刚过,离晚上八点还有很多时间,她们当然要参加作战会议,否则容易被自己人误伤的。
“下午四点才会正式开始,还有两个支队没有赶过来呢……”还有两个支队加入,这一次行动足有六十名特战队员参加,到时候才能公布大楼内的具体路线以及进攻方式。
“好吧……”所以化妆的东西早已经准备在车子里了,现在一点刚过,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四个人也只有等待了。
四个人找了一个还算是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这破旧的仓库里弥漫着一股子汗臭,三女捂着鼻子坐在那里,要不是杨凡一再坚持的话,她们早就出去了。
“好了好了,都给我精神起来,准备开始对练了……”齐大队长并不理会四人,在他眼里她们也只是碍手碍脚的家伙,但是上级的命令他有不能违抗,看起来晚上要安排一小队人马想方设法支援她们了。【】
“队长,还要训练啊……”齐大队长的话让躺在地上的特战队员叫苦连天,今晚可就要战斗了,怎么还要训练呢。
“记住,我们不是花瓶,也没有什么背景,要是不想死在战场上,就给我打起精神,平时多流汗好过战场多流血……”齐大队长这番话很明显是再说杨凡他们,特战队员们当然听得出话中的意思,都转过头望着四人笑着。
“你……”曼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站起身来就要吵架的她被杨凡一把拉住,对方看不起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又何必去争执呢。
“听我口令,两两出列……”齐大队长鄙视的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的四人,他要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战争,按照他的思路,这四个人三个花瓶一个官二代,被无知的派来执行什么狗屁任务,真是碍手碍脚。
“啊……呀……呀……”很快的,被叫出来的队员立刻开始格斗练习,而杨凡则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凭良心说,他们的格斗术确实很厉害,不过这是对于正常人来说的,但如果放在老家伙的手里,恐怕这群人一起上也不会有半点便宜可以占的。
“花拳绣腿……”曼婷鄙视的说道,这帮家伙只会胡来喊去,力量和速度都不出众间,若是被异能者盯上绝对没有半点活路。
“小姑娘你说什么……”这句话清楚的进入了齐大队长的耳朵,脾气火爆的他本来就很讨厌四人,被曼婷这么一挑衅后,立刻不由得火冒三丈,这群人可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拳脚功夫更是没有怕过谁。
“我说这是花拳绣腿,遇到强敌只有送死的份……”曼婷甩开杨凡的手后站起身来,这冤枉气她可受不了了。
“好啊,那你就来试试……”被一个女人这么说齐大队长自然是脸上无光,于是一伸手要请曼婷上场,却被杨凡给拉住了。
“齐大队长不好意思,她就性格直率了一点,别和她一般见识,您训练吧……”怎么说也算是战友了,杨凡并不想生事,毕竟大家都是为了保家卫国而战斗的。
“你这话的意思就是她说的对是不是……”杨凡这和事佬并没有做好,反倒让齐大队长更加生气,尤其是他又不能对一个女孩子真的动手,于是唯一的男性杨凡,就成为了他的出气筒。
“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杨凡也看出来了,自己无缘无故成为了出气筒,这可真是冤枉啊。
“别说那么多,我不管以前你们是怎么破的案,既然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今天你若是能够在他们的拳头下面挺住一分钟,我就同意让你们参加任务,否则的话都给我滚……”战场上的汉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么多年死人堆了爬出来的齐大队长就不相信,眼前这个小白脸还有什么本事。
“别啊……都是队友别伤了和气……”杨凡急忙摆手道。
“哼,胆小鬼,就知道泡女人……”特战队的队员们冷笑着,讥讽之词更是难听的要死,而齐大队长也不制止,谁让三女一进来对杨凡就是极为亲密的,看着美女抱着别人的胳膊,是个男人都会吃醋。
“你要是不去我可就去了……”曼婷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说道,要是她出手的话,这个支队今晚恐怕就不用出任务了,全部都得送医院。
“好吧好吧,我来我来……”杨凡看着这架势,自己不出手的话,恐怕就下不了台了,而且说实话,那些特战队员刺耳的话让他确实很不爽,本来他是来做和事佬的,结果反倒成为别人咒骂的对象了。
“虎子,轻点,别弄出事……”看着杨凡走上前来,齐大队长叫来了一个叫虎子的人,黑壮黑壮的他足足可以装下杨凡了。
“放心吧队长,我不会打他的脸的……”虎子冷笑着看着杨凡,不打脸就不影响今晚的侦查,但是他有很多地方让杨凡不受伤却更加遭罪,而杨凡也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来他要攻击的地方,这家伙也实在是太狠毒了吧。
“准备格斗……”随着齐大队长一声令下,特战队员们都开始呐喊了起来,反正这个废旧的仓库极为偏僻,外边又有警卫的人员,所以喊破天也没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