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非洲之约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而身后那个已经被砍断一个手臂的摩托车手,在这巨大的惯性下,就算是能忍住疼痛,也无法保持摩托车平稳落地,就在落地的一瞬间,连人带车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旁边的护栏上,这么高这么快的车速,他根本无法幸免的一命呜呼了。【】
“剑气……”杨凡惊讶的看着再一次落回自己摩托车上了狂龙,这家伙刚才这两击明明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却可以把人硬生生的劈断,这绝对是这家伙的异能了。
“你知道异能……”雷诺不解的看着脱口而出的杨凡,这个世界上存在异能虽然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没想到杨凡竟然也知道,而且一眼就发现了狂龙的异能。
“你以为我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吗?”杨凡知道自己有点失言了,不过他的记录可是冷血杀手,而且还是一个很厉害的杀手呢,所以我不需要解释什么,自己档案中那历历在目的战绩,就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至于没有说明的,就要给别人遐想了。
“我靠,你说话别老气横秋的好不好,貌似我应该比你大吧……”雷诺白了一眼杨凡,这家伙明明很年轻,可是说话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大又怎么样,你是养尊处优的,我可是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的,本质是不同的……”杨凡摇了摇头,这话再一次噎住了雷诺。
“你明明知道他有异能,你还要和他比,你就不怕他杀了你……”杨凡不解的问道,这么说来,雷诺明明知道这个狂龙不简单,为什么还要和他约好比赛时间呢。()
“哼,十天时间,我一定会报仇雪恨的……”雷诺看着赛场上还在跳跃着的狂龙冷冷的说道,这仇不报枉为人,这一年多来他们家族可是四处寻找办法,就在半个月前,他们终于找到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傻事,我可不希望才出来几天就给你收尸……况且在这比赛,不一定会有尸体的……”杨凡摇了摇头,对于摩托车他可是一窍不通,就算是有异能的话,也不可能什么都行,到时候就算是想要帮助雷诺都不可能了。
“放心,以后只有别人送收尸的命运,我是不会死的……”此时狂龙已经遥遥领先,其他的人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了,雷诺站起身来向外走去,杨凡也只有无奈的跟着走了出去,不管怎么样,还有十天的时间呢。
温慧离开了这个赛场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还有如此残忍邪恶的比赛呢,这一次可是让他大长见识了。
“今晚十点钟准备出发,美女如果愿意来的话,就别走了,飞机可不等人哟……”雷诺开着车,一行人渐渐的离开了体育馆,雷诺此时的脸上不再有那么轻松的表情了,此时杀意已经占据了他的心,这一次到来,他就是为了确认,狂龙还没有死。
“好啊好啊……”温慧一听开心的说道,但是旁边的杨凡却没有说话,这一趟去往非洲,雷诺到底要做什么,和一个异能者比赛,他到底准备了什么。
一路上因为狂龙的事情,杨凡和雷诺谁都没有说话,而温慧当然也不会傻到打破寂静,三个人就这样回到了宾馆后,雷诺说了时间,转身不知道去了那里,而杨凡则带着温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说你真的打算和我们去非洲啊……”一进门,杨凡立刻问道,这个温慧难道真的觉得他们是去玩的吗。
“当然了,我可是国际刑警,当然要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了……”温慧坐在椅子上轻松的说道。
“貌似你的职责只不过是要在美国的领土上监视我们,现在我们可是要去非洲,就算是国际刑警没有任务也不需要跟去吧……”这个温慧真是有点单纯过头了吧,跟着他们这样的人,是多危险的事情啊。
“反正我都已经混进来了,正好又可以去度个假,为什么不去……”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真让杨凡有点吐血的感觉,这叫混进来了,这卧底也太好做了吧。
“我可告诉你,这一次绝对没有那么轻松,跟我们在一起可是很危险的……”杨凡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怕,反正有你在……”温慧摇了摇头,满脸的不在乎。
“我靠,我可是职业杀手,不是职业保镖……”杨凡无奈的摇着头,这个温慧看起来是吃定自己了。
“杀手就杀手,我喜欢杀手……”温慧脱口而出,但是说完就发现自己说的好似有点问题,不自觉的脸红了起来。
“你的意思,就是喜欢我喽……”杨凡坏笑着来到温慧的身边,坏笑着说道。
“我不是……不是那种……不是……”温慧急忙解释,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解释,不知道是着急还是害羞,而此时杨凡的脸已经逼近了温慧。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男人吧,让我天天对着一个女人,尤其还是一个异国情调的大美女,我可不会很绅士的哟……”杨凡的脸距离温慧越来越近,温慧本能的向后躲去,可是她坐在椅子上,直接被杨凡逼死在死角,想要逃跑是很难的。
“你要做什么啊……”温慧惊恐的说道,她明明知道杨凡要做什么,可是在这种时候,女人的智商小于等于零。
“当然是做每一个男人都喜欢做的事情喽……”杨凡的呼吸已经可以喷到温慧的脸上了,温慧脸色羞红,心脏加速跳动着,她此时也完全忘记了自己可是擒拿格斗的优等生,竟然直接闭上了眼睛,好似在躲避,又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呼……”杨凡一把将温慧身后的香烟拿在手中,点上后满足的吸了一口,听到远处有响动,而杨凡的嘴唇也没有贴在自己的嘴上或者脸上,温慧不解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杨凡此时已经坐在床上,抽着烟,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