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残忍杀戮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而下面则是几台越野吉普以及那三十名普通雇佣兵,毕竟那个部落的人都拥有一些邪术,为了保险起见,带上了他们,方便行事。【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一路上,杨凡和那五个人也没有任何的交流,不过那个干瘦的家伙有点引起了杨凡的警觉,他看起来是这里最瘦弱的人了,但是他的能量波动却很强大,按照杨凡的估计,应该在三级左右,他手中那把甩刀一路上不知道甩了几万回,但是依然是精准无比。
漫长的路途是那么的枯燥,好在有温慧作陪,但是杨凡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一颗忐忑的心一直在思考着下一步怎么办,原本是准备来解救紫瑶的,可是现在怎么会跑到非洲去了呢。
“准备跳伞……”驾驶舱的门打开后,雷诺走了出来,在非洲这架飞机没有降落权,所以他们也只有跳伞了,而且这个广阔无垠的草原之上,根本没有跑道,这个庞然大物一但陷入进去的话,就飞不起来了。
“轰隆隆……”随着第二层的舱门开启,蔚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脚下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隐约间可以看到大批的斑马、领养在成群的奔跑着。
下面三十个雇佣兵开始把几台越野吉普车推下了飞机,半空中开启的降落伞就好似一个个美丽的花朵一般,杨凡扔给了温慧一个降落伞后,又替她穿戴整齐后,杨凡这才穿上降落伞。
“以前跳过伞吗……”杨凡问道。【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我大学的时候可是跳伞协会的会长,你说呢……”温慧笑着对杨凡说道,看起来温慧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忙,杨凡点了点头,比起人家,杨凡可是新鸟,还是顾好自己吧。
“走了……”其余人都已经跳了下去,雷诺对着杨凡挥了挥手,三个人也一跃而出,向着绿油油的草原上飞了下去,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顿时热闹了起来。
一共有六两越野吉普车,每一台车上都配有重机枪,雇佣兵们荷枪实弹的坐在车上,而那五个异能者也都分别坐在了五台车上,那个队长在前面开路,而杨凡也开着越野车,载着雷诺和温慧,一起向前赶去。
“就在前面了,你看那块云彩……”雷诺拍了拍杨凡的肩膀,杨凡抬头一看,真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的奇观。
半空中漂浮着一朵白云,这片白云竟然是一块圆形的,而且整个白云在不断的打转,可是却是原地不变的,任凭其他地方的云彩不断的被风吹走,可是这块云彩却根本不移动,而且那白云的四周散发着七色光茫,煞是好看。
“这块云彩常年的停在这里,所以卫星地图上根本无法发现这个部落,而且那块白云看似普通,但是却蕴含着强大的磁场,上一次你看到的那张照片,那架直升机也跟着坠毁了,如果不是那个队长的话,我们根本看不到那里面神奇的一幕……”雷诺摇了摇头,不过如果能够得到火种,别说一架飞机,就算是十架百架他都不会心疼的。
“最多算是奇观……”杨凡现在就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雷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有拿到火种让杨凡看到,他是不会承认的,毕竟后天异能实在是太稀少了,但是他完全相信,自己可以搞的到。
很快,那团白云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这也证明了他们已经来到了那个奇怪的部落,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只有这里有着一排排参天大树,这种风景在草原上可不怎么常见,而且这些书好似组成了一个图案一般,每一棵树都是那么的整齐。
队长一挥手,其余四两吉普车立刻拐弯,五台吉普车以五个方向渐渐的向着中间的区域包围过来,此时所有的士兵都荷枪实弹的瞄准了那些树木,而杨凡可是把车停在了很远的地方,他们可不想参加这场战斗。
“轰……轰……”现在草原上的动物早就被这轰响的马达声吓跑了,五辆车越来越接近那个神秘的部落了,所有人都严阵以待,杨凡和雷诺还有温慧,也是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将要发生的事情,那沉寂百年的部落,要浮出水面了。
“嗖嗖嗖……”就在吉普车还有三四十米就要进入那片部落之时,突然间五辆车的面前,都飞出密集的弓箭,这些弓箭可都涂满了剧毒,原本是用来防御猛兽的,不过这一次却是用在了人的身上。
这群弓箭来的迅猛,但是这群雇佣兵也不是白给的家伙,敢做刀口上舔血的生意,他们谁都有那么两下子,手中的机枪立刻喷出一条条活火蛇,向着那弓箭射来的地方射去,同时驾驶员不断的变化车辆位置,躲避着飞来的箭矢。
随着一声声惨叫,树林中一时是哀号遍野,弓箭就算是涂上了剧毒,也无法和现代科技的子弹相提并论,五辆吉普车快速的向前逼去,子弹更是疯狂的扫射着那树林之中。
“轰……”突然间一声轰响,一辆吉普车突然间落入了一个陷阱之中,车上七八个人立刻跳离汽车,但是有两个人跳晚了,随着那汽车一下子掉落在下面的深坑之中,紧跟着两声惨叫传来,那十米多深的深坑之中,竟然都是毒蛇。
随着第一辆车的陷入,其他四台车也跟着掉落了下去,这一下子,快速挺进的吉普车变成了废铁,五台车上一共损失了**个人,而那五个异能雇佣兵却毫发无伤的落在地上。
“攻击……”队长命令还没有下达,那个一直在玩着甩刀的男子已经大笑着向着树林冲去,他的速度极快无比,身体更好似无骨一般,射来的弓箭竟然被他各种诡异的动作全部躲开,很快的,他就莫入了森林之中。
“啊……啊……啊……”一声声惨叫不断的传来,不用看到,光是听着,已经让所有人都汗毛倒竖了,不一会,树林中已经没有惨叫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