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压倒女警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影片的内容并不是杨凡能理解的,毕竟这是美国,可没有中国大片或者是翻译,而温慧却看得津津有味,这部爱情片很悲伤,仿佛触动了她心中某一个神经,离开电影院后,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女主角看着死去的看主角那悲伤的眼神。【】
“吻我……”看着悲伤的温慧,杨凡也一路没有说道,再一次来到她门前的时候,温慧突然拉住想要离开的杨凡,一脸坚决的说道。
杨凡想说什么,但是在这种时候一切的语言都显得那么的虚弱,杨凡一伸手把她抱在怀中,两片火热的嘴唇交织在一起,相互缠绵着,而两个人也进了房间,一下子栽倒在床上。
轻抚着如玉的肌肤,温慧面容娇羞的闭着眼睛,任凭杨凡慢慢的将她的衣服褪去,看着美艳的温慧,杨凡情不自禁的扑在她的身上,任意把玩着她那丰满柔软的双峰,此时的温慧已经浑身火热,不断的迎合着杨凡的攻击。
或者人生苦短,如果太过于在乎一个人的背景,任凭时间流逝,温慧不知道自己会有不会有一天会后悔自己的选择,所以她放弃所有,即使杨凡恶贯满盈,但是对自己好就已经足够了。
体味着杨凡的爱抚,温慧主动的分开双腿,杨凡的手轻轻的挤压着那神秘的幽泉,看着金发碧眼的温慧,杨凡是那么的着迷。
她的笑容绝对的勾心夺魄,她的美丽也无法描述,那如玉的肌肤格外的顺滑,此时温慧半眯着眼睛,呼吸沉重的紧紧的抱着杨凡,任凭他侵犯着自己最**的秘密。()
“我爱你……”在杨凡进入那神秘幽泉之时,温慧紧紧的抱着杨凡的肩膀,在他耳边大声的说道,随着杨凡的动作不断的加快,那种酥麻伴随着疼痛,让温慧更加无法抑制,不断的大声的叫喊着,这具有东方神韵又有西方美丽的温慧给了杨凡前所未有的感觉,火辣的动作,大胆的行为以及那东方独有的羞涩,让杨凡更加的勇猛,不断的攻击、攻击、在攻击,直到两人心满意足的倒在床上,相互凝视着对方。
此时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感受着双方的体温,这美好的时刻并不是总会遇到的,抱着怀中柔软的温慧,杨凡笑着问道。
“我的警花啊,爱上一个职业杀手的感觉怎么样……”杨凡掐了掐温慧的鼻子,这层纸早晚要捅破的。
“哎,我父亲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也只有认命了,以后我就做一个贼婆娘……”温慧将头死死的埋在杨凡的怀中,体味着那从未有多的温暖的安全。
“那叫嫁乞随乞嫁叟随叟,一看你中文就学的不怎么样……”杨凡笑了笑,不过这句话一般的中国人也都会讲错,这就是口口相传成语的问题了。
“杨凡,我有一个小秘密想告诉你……”温慧犹豫了一会后说道。
“我也有一个秘密,不如这样,过段时间我们交换秘密好不好……”杨凡吻住了温慧的嘴唇,他不想保留太多的秘密,但是现在绝对不容他多想,毕竟紫瑶的生命安全还无法保证,他需要尽快找到一个突破口才行。
“嗯……好吧,不过到现在为止,我都感觉不到你身上有那种职业杀手的感觉……”温慧躺在杨凡的胳膊上喃喃地说道。
“职业杀手不是都会背着一个大提琴包,抱着一盆花的,也不是都是那么的冰冷不懂言笑……”杨凡掐了掐温慧的鼻子,不过换回来的却是莹莹雀雀之声,两个人嬉闹着,再一次碰撞起火花,那丰盈的体态再一次被杨凡肆意的征服着。
“砰砰砰……”房间里黑乎乎的,两个人躺在床上,昨夜的兴奋让两人睡的都好香,温慧的头一直都贴在杨凡的肩膀之上,这种温暖的安全是她从未享受过的,不过这该死的敲门声,却打断了这一切。
“如果要是服务生的话,我一定一枪毙了他……”杨凡迷迷糊糊的打开房门,只见外边的雷诺已经一身的运动服站在那里,微笑的看着杨凡。
“我靠,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狠手辣了……”雷诺摇了摇头。
“这么早就起床,大哥,麻烦你学一学什么叫做富二代好不好,这才几点啊,太早起床可是容易阳痿的……”杨凡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早起身体好吗,而且现在已经快要中午了,晚上别那么猛,注意身体啊,妞随时都有,别改天站不起来的话,那就惨喽……”雷诺鄙夷的看了看杨凡围在腰上的浴巾笑着说道。
“你放心,他的生命力比你强,在楼下等我吧……”杨凡没好气的一把关上了门,这个所谓的老板对他可是没有半点办法,雷诺无所谓的笑了笑,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怪人就是有怪脾气,不过他喜欢。
杨凡简单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但是温慧还要一点时间,在温慧的脸上亲了一口后,杨凡先行下楼,来到了餐厅,此时的雷诺正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咖啡呢。
“我现在真的怀疑你的性取向有问题……”杨凡一把拉过椅子坐在了雷诺的对面,此时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点心,杨凡毫不客气的抓过一个就开始吃了起来。
“如果有一天我要是喜欢上了男人,第一次一定给你……”雷诺坏笑着说道,这话说的还真让杨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放心,我保证会在那之前打烂你的小**……”杨凡没好气的说道,几天不见两个人还是那么的喜欢斗嘴。
“对了,比赛今天晚上开始,我已经约好了狂龙,等我报了仇后,咱们就回中国……”雷诺笑了笑说道。
“你现在的身体确定没有问题了吗……”杨凡看了看雷诺,现在的雷诺好似已经和之前一样了,这可是和他刚刚得到那火种后截然不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