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神庙密会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嚣张如何,你若是不高兴,那就大家一起死呗,这个很简单……”噬魂魔冷笑着说道,他们三魔头都是一个目的,那就是第一个强占杨凡的身体,所以也不需要什么团结,一旦谁得逞了,那么其余的人就完蛋了。【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你什么意思……”没想到噬魂魔会呛声,御兽魔冷冷的说道。
“房客交租金天经地义,否则别等飞灰湮灭的时候在后悔吧……”杨凡也懒得和他们废话,更不愿意看到他们斗嘴,说完话后,一转身,元神再一次回到了身体之上,闻着毕敏身上的香味,心满意足的睡熟了。
“血魔,你说那三个禁魔洞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声音,你认为谁会在里面……”世间恶魔数以千万,但是够他们这几个魔头实力的却是屈指可数,御兽魔好奇的问道血魔。
“管他是谁,到现在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一定是缩头乌龟……”血魔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点点的能量波动都没有,所以根本无法计算到底是那个魔头在里面,而且为什么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呢,难道说还没有苏醒过来吗。
有了三魔头的力量支援,杨凡也算是安心了一点,就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毕敏把还在懒床的杨凡叫醒了,原来外边的警戒已经发来信号,有一个车队向着旅店进发,应该是奔着杨凡他们来的。
“我猜是接我去神庙的,你们先行一步,我和车队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到了……”杨凡现在相信,那神庙中一定有什么东西,今天的日子很不平凡,或许他和雷诺的友情到今天就会终止了。【】
“遵命……”毕敏点了点头,带着十三个侍女,再一次化为蝙蝠后,从窗户飞走了,而杨凡则回到了温慧的房间,此时的温慧还没有苏醒,所以根本不知道杨凡一夜未归。
“砰砰砰……”杨凡刚刚躺下没有多久,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杨凡起身打开了一个小缝隙,只见外边站着一群穿着笔挺西装带着黑色眼睛的男人。
“雷少爷让我们来接您的……”为首的一个男人毕恭毕敬的说道。
“知道了,你们再等一会……”杨凡点了点头,此时温慧也已经醒了过来,高原反应极为强烈的她,现在感觉头重脚轻一般,否则也不会睡到这么晚都不知道起床的。
“我们或许要出发了,你身体还可以吗……”杨凡有些心疼的问道,不过好在温慧平日里身体还算不错,所以稍微梳洗了一下后,确实好了很多,但是那个氧气瓶她是一刻都不敢离开身边,否则真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
就这样,带着憔悴的温慧,杨凡坐上了吉普车,随着马达的轰鸣,几台吉普车向着远处失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一座废弃的古庙前,一众吉普车停了下来,几个人打开门,恭恭敬敬的站成两排,而此时古庙之中,也走出来一众黑衣人,和之前的人分立两旁,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个刺青,好似一个蝙蝠一般。
这群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杀气,这种杀气可不是一般人或者一般的血腥之徒就能散发出来的,可以看得出,这群人一定是一群究竟严酷训练出来的超级高手,虽然比不上异能者,但是实力绝对不低,一般的雇佣兵都不可能战胜他们。
杨凡扶着温慧向着里面走去,此时黑暗的古庙中,已经擦满了火把,一路上看着破败的寺庙,杨凡也不知道他到底又在玩什么花招了,而温慧此时也好了很多,左右打量着四周的建筑。
“你终于来了……”当杨凡带着温慧走入这个寺庙的大殿之时,站在神像前的雷诺笑着转过身来,几天不见,他好似又血腥了很多,此时两个人相距足有二十多米,四周全都是那破败的神像。
“为什么来到这里……”杨凡左右打量着四周,周围的黑暗中,坐着十多个人,面目根本看不清楚,但是他们的身后,所站着的贴身保镖的气息竟然比殿外的还要强大,而且可以感觉到异能的波动。
“因为这里就是我们帮会的总坛,今天我准备迎接你进入我的帮会,并封你为大司长,掌管我帮会的生意……”雷诺的话让那些躲在黑暗中的人有一点点的骚动。
“雷诺,你这个决定好像没有和大家商量……”一个苍老的声音开口说道,雷诺的帮会叫做三龙帮,帮中分为左、中、右龙,而雷诺正是继承了他父亲中龙长的位置,成为了这条帮会的老大,而作为每一龙,都有一十二司,每一司都是一个小头目,别看司长不大,但是每一个司长都可是操控着几个亿的资金,足以证明其身份显赫。
而大司长乃是十二司之首,只低于龙主,所以当雷诺宣布任命一个新来的家伙成为大司长的时候,其他司长当然有异议了,那个说话的就是二司长,原来大家都认为,大司长去世之后,二司长会成为龙主的助手,可是却没有想到,雷诺召开会议,竟然任命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这样的事情大家当然不接受了。
“二司长,你是不是老了,难道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我做事还需要和你商量吗……”雷诺突然冰冷的说道,此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子杀气,谁都没有想到,雷诺今天突然会有如此的反应。
原来雷诺自从继承父业,成为新一代龙主之后,一直被二司长连同几个司长欺负,毕竟雷诺年纪轻,所以就算是他是新龙主,但是事务还都是由司长们联合做意见,而雷诺一直都没有说过话,这是他第一次反驳二司长,而且这口气中带着的愤怒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龙主,你这是说什么呢……”二司长也有点压不住火,好在他年龄已经很大了,否则早就跳起来了,但此时他的脸上却挂着愤怒,脸色涨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