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日本特务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你们依仗着土地宽阔、人口众多就可以作威作福了,当年不一样让我们的打翻在地,等了这么多年,你们的好运也到头了,只要我有这把宝剑,我就可以统领千万的干尸,到时候我会踏平这块土地的……”吴兵冷笑着,他潜伏在中国三十多年,就是为了找到这把古剑,现在古剑就在自己面前,他绝对不会错过。【】
“你觉得你有那份本事吗……”雷诺冷笑着说道,此时他就站在水晶棺墓的旁边,想要拿剑,还是要问问他答应不答应。
“你以为拥有了异能就是强者了吗……”吴兵拍了拍手,突然间黑暗的神殿之中,凭空出现十多个身穿白色忍者服的忍着,手中的武士刀散发着寒光,随着寒光挥动,原本坐在殿下的那几个司长以及保镖一瞬间就被秒杀,可见这群忍者的武功都不低。
“卑劣的忍术就想和我作对,简直就是妄想……”雷诺大吼一声,一团火焰一瞬间将他吞噬,此时雷诺就是一个火人。
“侍魂……”十多个忍者同时向着雷诺跳来,在空中的他们收起了武士刀,双手不断变换着动作,口中还在涌颂着一段段晦涩难懂的经文,紧跟着他们的面前,一瞬间出现了十多个半透明的生物。
侍魂,日本忍者的秘密武器,侍魂兽也有几种分类,有的是四处收集来的亡灵、猛鬼,也有签订契约的契约侍魂,还有家族继承的侍魂,而记载中,最强的侍魂是经过历练后的侍魂,据说最强的侍魂都可以达到神级了,不过到现在也没有人见过。【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眼前这十多个侍魂有老虎、猎豹、雄鹰、武士,虽然级别都不是太高,但是蔚蓝色的它们,攻击力可是比人高多了,此时十多个侍魂一起向着中间的雷诺扑去,一股非要取他性命的架势。
“小孩的把戏……”雷诺嘴角带着冷笑,一时间身上的烈火更加的凶猛,随着一阵硝烟弥漫,那原本的十几只侍魂已经不知去向了,而那十几个忍者也纷纷到底,身上几乎是被烤焦了。
“我说吴兵,这么多年来你就准备了这点东西,实在是太不过瘾了,而且你明明知道他们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还非要让他们来送死,这实在是太可笑了……”雷诺大笑着对吴兵和牛本二说道。
“不愧是得到火魔种的力量,确实是厉害了很多……”吴兵笑着说道,但是从他的口中,感觉不到一点点的害怕。
“当然了,不过我想不通,你明明要杀我,还要让我取得这么厉害的异能,难道你脑子也有问题了吗……”雷诺不解的问道,找到这个火魔种也多亏了吴兵,可是他这又是为什么呢。
“哈哈哈,如果你认为我脑子有问题的话,你会把那么多事情交给我吗,我一直都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了,其实你现在所使用的火魔种,已经不再是那么单纯的了……”吴兵大笑着说道,同时竟然拿出一道黄色的符咒来,这让杨凡和雷诺都愣住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雷诺感觉到这里面有诈了,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吴兵既然是叛徒,那么他绝对不会就这样让自己拥有可以打败他们的力量。
“这叫控意符,是苗族的一种禁术,不过现在却已经我施展在了你的火种之上,现在只需要我轻轻一动,你就会成为我的傀儡……”吴兵一边说道,一边把那张黄纸吃到了嘴里,这个举动让让两人一愣,在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杀了你身后的人……”吴兵冷冷的说道,就在这时,雷诺惨叫一声,浑身上下的火苗更加的旺盛,不过他却痛苦的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他在试图用自己的精神力阻止这个来自心底的呼唤,但是越抗争,他的头越疼痛,就好似千百只蚂蚁不断的啃食着他的大脑一般。
“放开他……”看到雷诺如此的辛苦,杨凡知道只有阻止吴兵才能挽救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雷诺了,于是杨凡急忙发动异能,一道虚影闪烁间,他已经向着高台之上的吴兵扑去。
“错了,你的对手是他……”就在杨凡刚刚来到吴兵面前的时候,一旁的牛本二大叫一声,身后再一次跃出十多个忍者。
手中长剑毫不犹豫的向着杨凡刺来,被逼无奈之下,杨凡只有往后退去,但此时的雷诺已经开始发出一阵阵恶兽的嚎叫了。
“主人……”看到杨凡被袭击,一直躲在角落之中的毕敏带着十三名侍女急忙飞到了杨凡的面前,纷纷化出真身,她们那锋利的指甲,就是最好的攻击武器。
“没想到堂堂神盾组的人,竟然还和吸血鬼族勾结啊……不过女吸血鬼确实很漂亮……”牛本二淫笑着看着眼前十四位美人,而他身后的一众忍者纷纷挥动手中东阳战刀,向着毕敏她们扑来。
“抓住那个家伙……”就在这个时候,在已经没有了痛苦哀号的雷诺站起身来,嚎叫着向着杨凡扑来,杨凡急忙向后闪躲着,雷诺现在可是满身火焰,若是被他抓到,那岂不是成为了木炭吗。
此时的吴兵,才是解决雷诺的唯一办法,但是吴兵现在面前已经足有三四十个忍者挡在他们的中间,一个个弑魂不断的向着毕敏她们袭来,即使是毕敏她们纷纷现出原形,但是在这群不怕死的忍者面前,一时半会也不会突破。
“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一步了,你的美人我就借走了……”吴兵大笑着对着杨凡喊道,同时和牛本人一起,拉起那水晶棺墓下面的小车,向着古墓的外边走去,转眼间就消失在了洞穴之中。
“雷诺,你醒醒啊……”杨凡不想伤害自己的朋友,雷诺对自己绝对没有二话好说,此时虽然他已经入魔,但是杨凡又怎么下的去手呢,唯有借助速度,快速的飞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