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化身成儿子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我靠,我才不要给他伪装儿子呢……”杨凡才不要给铁虎当儿子了,这不是明摆着要占自己便宜吗,不过在冷风不断的游说之下,杨凡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铁虎队长为了中国历尽艰险,几次差一点死在战场之上的他,始终不肯谈婚论嫁,他就是怕如果那一天牺牲了,留下孤儿寡母让他们受罪……”冷风坐在椅子上,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追随铁虎,铁虎越是这样负责,她就越着迷。
“如果他这一辈子都不肯接受呢?你会等他一辈子吗?”看着冷风一脸爱意,杨凡忍不住问道,要不是因为冷风的这句话,他绝对不肯委屈自己,给这个超级没有好感的家伙当儿子。
“你准备一下,两个小时之后出发……”冷风并没有回答杨凡的问题,害羞的她急忙站起身来跑了出去,不过杨凡觉得,她已经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就算是一辈子,她也会一直这样默默的等下去。
直升飞机上,铁虎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杨凡也就当没有看到一样望着远处的景色,而冷风却不断低着头微笑着,这可是她费尽心思才换来的伪装身份,就算是演戏,只要能和铁虎在一起,真假又有什么关系呢。
飞行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终于来到了目标地点,可直升飞机刚刚下降,还没有停稳的时候,突然四面八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警笛之声。【】
铁虎首当其冲的跳下飞机,此时的老战友已经没有时间多说什么了,这是紧急任务的通知,所有士兵立刻严阵以待。
“你先和嫂子在办公室等我一样,我去看看就回来……”来不及多说什么,老战友跳上吉普车,急急忙忙的赶回了作战室,而铁虎则带着冷风和杨凡,去往了他的办公室,不过很快,他的老战友就回来了。
“嫂子,好久不见了……”老战友名叫林豹,和莫龙曾在一个战斗组,经历过多少次生死考验了,所以对于铁虎的家人他当然很是熟悉,这些年来冷风就这么一直伪装着。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铁虎对于自己的老战友可是很熟悉,他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可以看得出,神色之中带着一丝慌乱。
“这次比较麻烦,所以我就不能陪你了……”林豹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特别的棘手,原本和老友约好趁着假日一起钓钓鱼,可是却没有想到,这群悍匪可没有给他任何的休息时间。
“要不要我帮忙……”一听是让老战友都这么头疼的人物,这来头肯定不小,毕竟他们可是上过杀场活过来的人,对于杀戮已经习以为常,竟然让林豹都头疼,那到底会是什么人啊。
“哎,大哥,这一次我可是头疼的要死,你听说过一个黑龙组织不……”林豹摇了摇头,现在部队已经整装待发了,时间紧迫,林豹也来不及多说什么。
“有事路上说……”黑龙帮的事情,铁虎当然听说过,这个组织很是庞大,暗地里还和一些神秘的国际组织有着丝丝联系,铁虎和他们交过手,好在都大获全胜,不过没有想到,这黑龙组织,怎么会在这个城市出现,而且绝对是犯下了大案,否则也不会让特种部队出动。
“那嫂子和大侄子怎么办……”林豹确实是已经很难受了,有了铁虎的帮忙那可是再好不过了,但是冷风和杨凡还站在他们身后,他了解铁虎,他是一个工作狂,虽然每年的休假机会很多,但是他基本上都放弃了,这么多年来他可是很少回家的,这一次好不容易一家出来团聚,现在在参加任务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我是士兵,永远准备好的战士,其他的事情不着急……”铁虎闻言急忙说道,拉着林豹就往外走,完全不顾忌身后的杨凡和冷风,这让杨凡很是恼火,因为他清楚,冷风盼望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原本说好和老友一起放松的,可是他怎么可以又去执行任务呢。
“哎……”看着铁虎又因为工作的关系放弃休假,冷风也只有轻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可以轻松几天的,开开心心的陪在铁虎身边游玩几天,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是这个样子。
“你就这么一直由着他,什么事情都不顾忌,难道地球离了他就不转了吗,中国除了他就没有人能维护安全了吗……”杨凡回过头来看了看温柔的冷风,就是她把铁虎宠坏了,整天顾着什么责任使命的,明明知道身边有一个一直深爱着自己的女人,却从来都不顾忌她的感受。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没有他,世界当然会一样运转,但是如果所有人都对于不关自己的事情不闻不问,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且我当初就是因为他这份执着才会爱上他的,所以我又能说什么呢,只希望他能平安无事就好了……”冷风现在已经不再避讳杨凡什么了,她就是爱铁虎这种负责的精神,所以她自然是无怨无悔。
她也希望能够享受天伦之乐,但是铁虎又怎么能够放下他的工作呢,而且他的工作是那么的重要,她也只有支持了,只希望有一天,他老的不能动弹的时候,两个人就能手拉手的看夕阳了。
“我真搞不懂你……”杨凡叹了口气,他厌恶责任,所以就算是加入神盾组,他也从来都不会以什么命令高于一切来要求自己,他只要活的开心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和他无关的,他根本不会去理会。
“准备出发……”此时的阳台下面,部队已经集结了,三个聚集小组、两只攻击小队已经全部集结完毕,吉普车也已经停在了他们的面前,随着一声令下,特种部队纷纷跳上越野车,而林豹和铁虎也已经坐上了吉普车,此时的杨凡和母亲站在阳台上看着这一切,杨凡依然是一副冷漠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