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定魂熄魔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是啊……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这样做……”萧克也愤怒的说道,如果说中国神盾组是这样所作所为,他们真的感觉到寒心。【】
“你们想多了,他们射出的子弹和你们的可不一样,这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修改记忆子弹,射入身体没有任何的伤害,只会让人短暂的昏迷,同时按照我们设定的记忆,把刚才所有的事情都全部修改了一下,这样也是保密的一种……”说着话,铁虎也掏出了一把手枪,对着两人晃了晃。
“原来如此,那么这件事情会是什么样子的记忆……”林豹和萧克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对于这些未知的东西,他们还是好奇的问道。
“你的儿子确实不能复生,但是是在酒吧喝醉酒被开枪杀害,同时那混混也被在场的一个刑警击毙了……”这是电脑给出最靠近事实的处理记忆。
“哎……”萧克长叹了口气,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老朋友,以后记得多来看看我……”林豹笑看着铁虎,虽然他不会在记得铁虎和他讲述的事情,但是他们朋友的关系永远永远都不会变的。
“哎,其实这一次我不应该管这异能佣兵的事情,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铁虎叹了口气,他也是刚刚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豹急忙追问道,他刚才就看出杨凡很不对劲了,竟然如此的惨杀了萧强,虽然是异能但也未免太过残忍了吧。【】
“事情比较长,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解决的……”现在杨凡魔气攻心,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铁虎也不知道,而且此时关押那个络腮胡的公安局被血洗,这两人等醒过来可有很多事情做了。
呯呯……两声枪响之后,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铁虎叹了口气,杨凡现在魔气入体,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还是未知数,没想到自己的一次判断失误,竟然误打误撞惹来了这么多麻烦,要知道这一次破获的劫持人质案可不是他们这些正常人能够处理的,这批人是异能佣兵团的考试成员,这一次在中国全部落网,以后神盾组可是有事忙了。
此时的基地之中,杨凡倒在床上,大和尚莫空将自己的袈裟盖在他的身上,好在这一次他来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个济颠道人可真有先见之明,让自己去找定魂珠果然是用对了地方,此时杨凡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金链子,上面一颗不大的小珠子来头可不小,乃是极寒之地至刚之物,莫空大和尚寻的好苦。
而此时的杨凡体内,四魔看着坐在那里一脸惆怅的杨凡,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这个家伙已经闷了好久了,他到底在想什么,而血魔更想知道,他是怎么不通过自己而取走自己力量的呢,不过杨凡不开口,他也不好问,此时的封印之地,第一次如此的安静,被囚禁在笼子之中的四魔头,反倒奇怪的打量着杨凡,好似再看魔鬼一般。
“怎么会搞成这样……”杨凡回想着今天的事情,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嗜血,难道说是因为使用能力太多了吗,看来以后要极为谨慎的使用四魔的力量了,同时杨凡也在考虑,自己到现在为止一直都在使用别人的东西,虽然怎么转化为己用,但毕竟是从别人那里拿来的,这种异能极为的不稳定,使用起来也总是力不从心,这无相异能虽然厉害,但是初级的他可是极为的悲惨。
“懒虫……都睡了这么久了……还不起床……”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入了杨凡的耳朵,这是欧阳倩雪的声音,这个小妮子什么时候来的,于是乎杨凡本能的回归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红装的倩雪,冰冷的面容此时挂着疼惜的笑容,这种冷面美人的笑容是那么的动人,杨凡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空气中都弥漫着那若有若无的香气。
“我睡了多久……”杨凡也不知道自己在丹田之内思考了多久,懒洋洋的看着床边的倩雪,一伸手抓住了她那纤细的小手问道。
“五天五夜了,我还以为你准备一直睡下去呢……”倩雪温柔的笑着,但是脸上刚才那丝担忧之色,杨凡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我是想一直睡啊,但是没有你让我抱着,我怎么舍得就这样一直都不醒过来啊……”杨凡坐起身来,一把将倩雪拥入怀中,狠狠的在她那红唇之上亲了一口,真是好久不见,依然是那么的芬芳。
“讨厌,你现在可是在重症病房,不过看你这样子,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啊……”任务刚刚结束,就听到杨凡走火入魔的消息,倩雪立刻赶了过来,因为她知道,四女现在有任务出去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杨凡的事情。
“当然没事了,我能有什么事情啊……”杨凡笑着说道,这几天只是他不想出来见人所以才一直都昏睡着而已,身体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啊,此时他的手已经开始调皮了,反正这里是超级电脑控制的地方,她当然不会让别人看到杨凡的样子了。
“好了好了,知道你没事就好了,一切自己保重,最近任务组实在是太忙了,我马上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倩雪笑着在杨凡的脸上吻了一口后,站起身来,或许杨凡现在不知道,因为前几天的事情,整个神盾组都极为的忙碌,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小心那个恐怖社团会报复中国,所以他们必须加强警戒。
“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魔鬼,你会怎么办?”就在倩雪站起身来的时候,杨凡突然开口问道,这句话他一直都在思考着,身体之中存在着魔鬼的事情,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