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笑倾城的真心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翻过一道道山峦,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一路上笑倾城的嘴角都挂着笑容,看着开心的笑倾城,杨凡更加的不明白了,她到底要做什么呢。【】
“嘀嘀嘀……”笑倾城按动了几下喇叭,而此时的杨凡,也看到了对面山坡之上一栋栋小楼房之中跑出来很多人,正在开心的对着车队挥着手呢,难道说笑倾城就是来这里的吗。
“笑姐姐……”就在汽车驶入院子之后,一群七八岁的小孩开心的跑了过来,笑倾城刚跳下车,就被这群小娃娃们包围了,看着眼前七八十个小孩子,杨凡一脸的茫然,而身后的毒玫瑰们也都纷纷跳下车,开心的抱着他们。
“薛老师,辛苦了……”此时身后的几个大人走了过来,笑倾城爽朗的伸出手,握住了眼前人的手掌,杨凡放眼望去,这个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的很是普通,厚厚的眼镜片比瓶底还厚,被笑倾城这样一握,顿时满脸羞红。
“哪里哪里,这还是多靠笑老师……”薛老师赶忙说到。
“这一次我带来了过冬的食品和衣服,足够你们这个冬天使用的了……”笑倾城指着身后的车队,杨凡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笑倾城她们买这么多粮食和日用品是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的。
“多谢笑老师了……”身后一群人听起来都是这里的老师,没想到这孤僻的大山之中,竟然还会有学校存在,而此时杨凡突然看到,不远处有几栋新楼,院墙上的牌匾隐约可见“逸之学校”,远远望去,这个校舍应该蛮现代化的啊。【】
“那是你们新的学校校址吧……”杨凡笑着指了指远处的高楼,对比眼前这片低矮的房子虽然结实,但是泥巴堆砌而成,而远处那栋新楼却是红砖白瓦,应该是刚建成不久。
“不是的,那里住着怪兽,会吃小朋友的……”围在杨凡身边的几个小孩子竟然摇头说到,这句话更让杨凡不解了,明明是新楼,为什么会变成住着怪兽了呢。
“那栋楼是赵逸之盖得功勋楼……”笑倾城此时有了过来,对着杨凡说道,没想到这背后还有一段历史呢。
赵逸之就是前几天被五爷设局的那个富二代,有了钱之后,他为富不仁,靠着卑鄙的手段不仅大肆收刮钱财、欺负百姓,更要开始从政,花钱贿赂政府要员,同时为了宣传自己,他还出资修建所谓的校舍。
但是山区湿度大,斜坡陡,要想要在这里修建楼房,必须打好根基,那么费用就要成倍增加,可是赵逸之这种奸商又怎么会出这笔钱呢,不仅克扣工程款,更是修建出来一个个豆腐渣工程,这栋楼才修建了半年,里面已经全都是裂痕了,但是相比起其他的楼房,已经算是好的了,有的校舍盖起来不到两个月就已经破烂不堪了,更有甚者已经倒塌了七八栋教学楼了,好在笑倾城她们发现的早,转移了学生,这才没有造成伤亡。
虽然楼倒了,他的政绩却水涨船高,凭借着几十栋烂尾楼,他已经开始步入仕途了,所以五爷才看他不爽,派人准备一点点的除掉他,而笑倾城也已经安排了人,随时准备夺取他所有的财产。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听完这话,杨凡也是气愤异常,这些还都是方圆百里村子聚在一起的贫困学生,平日里生活已经很是拮据了,没想带还有人要利用这些东西欺负他们,这个赵逸之实在是太可恶了。
“好了,不说了,我们还有路要赶呢,还有很多孩子在等我们……”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卸下了一些物资之后,车队再一次踏上了旅程,看着孩子们不舍的眼神以及毒玫瑰她们那种失落,杨凡第一次对这些看起来轻佻的女子有了新的认识。
按照笑倾城所说,他们竟然收养和资助了五百多个孩子,他们分散在大山中的十多所学校里面,他们的老师每个月的工资才不到三百块钱,对于这样的条件,这些老师无怨无悔,深深扎根在山区之中。
“我从小就没有人管,孤儿的我不能让他们在重蹈我的覆辙了,如果不是为了捡起一个硬币,我的弟弟也不会惨死在车轮之下了,虽然条件艰苦,但是我相信他们会有更大的发展……”笑倾城一边开着车,一边对着杨凡说道。
“凭你现在的能力,把他们接出去也不是难事啊,为什么还要把他们留在山里,市里面的生活不是更好吗?”杨凡不解的问道,今时今日的笑倾城绝对有这个实力,但是她为什么还要跋山涉水的跑出来呢。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可以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但是你要知道,我要做的是帮助他们成长,虽然条件可以改善,但是他们的家庭呢,把他们接入市里之后,他们的亲人怎么办,很多时候人只有失去才会明白眼前的可贵,我不想让他们远离自己的亲人……”笑倾城笑了笑。
“而且城市里的生活并不适合他们,他们单纯善良,无法融入到城市之中,虽然现在条件简陋,但是也可以让他们更早的懂事,这样他们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笑倾城深知,苦孩子早懂事的道理,他们需要早点明白幸福的可贵,当然了,笑倾城也经常会聘请好的老师过来住上一段时间,给孩子们讲讲山外边的世界,让他们知道,外边的天空也很广阔。
就这样,一直忙活到了下半夜,月色昏暗之下,几个学校都走了一圈,看着那一张张单纯可爱的小脸,杨凡没想到青色佳人还有这样的一面,一直以来杨凡对于那种夜生活的肮脏感逐渐的消失,有些人衣服光鲜的背后,却隐藏着黑暗的心,反倒是这些黑暗之中的人,有着光明的一面。
看着那一座座泥巴房和那新楼的对比,杨凡沉默了,他第一次从新的角度观察着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