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三爷显身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五爷也紧握着双拳,他根本无法帮忙,现在擂台已经和外边完全的隔离了,而且此时冰狼已经准备好了最后的攻击,时间也根本来不及再放下铁墙了。【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我喜欢……”看着冰峰胜券在握,阁老冷笑着看着趴在玻璃上哭泣的笑倾城,这一次不仅仅横扫了青色佳人,更能够抱的美人归,他垂涎依旧的笑倾城,马上就要到手了,这一次青色佳人可是要吃了一个哑巴亏了。
冰狼在疯狂,阁老在淫笑,笑倾城的哭泣和五爷的怒火根本阻止不了这一切的事情,就在这时,没有人注意到擂台的一角,定魂珠安静的躺在那里,脖子上的红线刚才被彻底的击碎了。
“冰封埋葬……”冰狼大吼一声,双拳重重的轰在了冰块之上,随着一声巨响,整个铁墙都忍不住的晃动了起来,但这并不是结束,因为一团烈火竟突然间从冰块之中迸发了出来,冰狼毫无准备下,被硬生生的击飞了出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擂台中间,场外也是一片哗然,因为刚才的铁墙之中竟然传出阵阵寒气,可是随着一声巨响,这让人发抖的寒气突然间被一股热浪取代,这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
“我不太喜欢寒冷的地方……”此时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火焰的身影出现在了擂台之上,此时原本遍布擂台的寒冰在一瞬间就被化为了乌有,冰狼惊恐的看着眼前这被火焰包围的男人,他不敢相信他就是刚才已经奄奄一息的杨凡。()
“这里太冷清了,该换一换温度了……”杨凡的嘴角带着邪恶的微笑,一伸手间,手中射出无数的火球,射向四面八方之后,所有的冰凌全部在这猛烈的火球之下化为了乌有。
“你……”现在除了冰狼身上的寒冰甲之外,其他的已经全部融化,冰狼一脸不解的看着杨凡,从速度到电能又到火焰,他到底会几种异能。
“这才对,现在的空气才算是温暖……”杨凡的笑容就好似品味着美酒的绅士,看着周围已经到处充满的火焰,他是那么的陶醉,就好似在观看自己完美的作品一般。
“你以为我就这么脆弱吗……”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冰狼一时不能接受,但是他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只见他大吼一声,以他为中心点的地方,顿时飞射出一片片的寒气,刚才还汹涌的火焰在这阵寒气之下,顿时化为了乌有,看那已经泛红的铜墙之上,此时再一次变成白色。
而冰狼身体上的冰甲越发的厚重,右手那巨大的冰凌化为了一把长剑,锋利的冰凌闪烁着寒光,这种摄人心脾的寒意让人止不住颤抖。
“怎么样,我的冰封地狱如何……”冰狼冷笑着看着杨凡,他应该是第一个见识自己全部实力的人了,原本这招是准备参加异能考评时所使用,可是现在却被杨凡逼了出来。
“你听说过九幽火焰和九幽寒冰吗……”杨凡此时只有身体上的火焰没有熄灭,可是他却毫无惊讶的笑看着冰狼,他这话让冰狼愣住了。
“你在胡说什么……”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冰狼却很清楚杨凡所说的东西,九幽火焰据传说是魔域之中最强大的火焰,就好比仙界之中的三味真火一般,没有能够地挡得住那火热的烈火,而九幽寒冰也是出自九幽魔域,是唯一可以和九幽火焰对抗的冰种。
作为拥有冰系战斗异能的冰狼,当然听说过这传说中的极品寒冰了,这种寒冰的硬度及寒意都远远超过普通的冰系异能,是属于冰系异能金字塔的最高端。
“你这点能力和九幽寒冰实在是无法比拟,所以你认为就凭你这点东西就能控制得了我吗,你也太自信了吧……”杨凡冷笑着看着四周,完全不把冰狼放在眼里。
“你太过狂妄了,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亡……”冰狼大吼一声,手中冰剑向着杨凡劈头盖脸的砍了过去,半空中的他随着正面的攻击,四周的冰柱也突然向着杨凡射了过来,前后左右的冰剑带着死亡的光芒,一时间整个擂台之上,成为了一个冰窖,笑倾城趴在玻璃上都感觉到难以忍受恐怖的寒意。
“轰……”冰屑四溅间,冰狼的冰剑已经射在了杨凡的身上,杨凡身上的烈火突然开始暴涨起来,那冰柱在烈火的历练下,纷纷化为了一股股水蒸气,而冰狼的冰箭也已经被杨凡一把握住了。
“试试九幽火焰的厉害吧……”杨凡冷笑着,突然他身上的火焰顺着冰狼的宝剑直接扑了上去,一时间冰狼完全被火焰包裹了起来,这并没有结束,一时间原本寒冷的铜墙一瞬间变得火红,一阵刺刺拉拉的声音下,铜墙竟然开始碎裂,紧跟着融化了起来。
而惨叫中的冰狼原本一身厚重的冰甲瞬间化为了乌有,此时他俨然成为了一个火人。
痛的他满地打滚,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一瞬间,观看台上的阁老、笑倾城和五爷都目瞪口呆,谁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救命啊……”冰狼不断的惨叫,体内异能不断的爆发,试图想要抵抗这满身的烈火,但是那火焰越烧越旺,再这样下去,恐怕他连灰渣都不剩下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间从融化的铜墙处窜了进来,一挥手一股澎湃的气息立刻将快要飞灰湮灭的冰狼身上的火焰全部吹熄。
“快跑啊……”而此时看台之外,看着熔化成钢水的铜墙扑面而来,这群赌徒哪里还有心情继续赌博了,性命攸关下纷纷开始逃脱,若是被碰上一点那就是灭顶之灾啊。
而那些高高在上坐在包厢里的人,也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纷纷逃命,一个个是衣服凌乱、狼狈至极,这些原本在黑白两道都大有名头的人,此时衣不遮体的混在人流之中,疯狂的向着楼下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