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太极功法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可是疯道人传授给我的,虽然他没有说,但是我也要为其保留秘密,所以我也只传授给我的徒弟,你要是想学的话,就认我为师傅吧……”三爷当然是准备传授给杨凡的,但是这要先入其门才可以啊。【】
“拜师傅当然没问题了,只不过我现在确实有师傅,而且还不止一个,如果他们要是不答应的话,怎么办啊……”杨凡苦笑着问道。
“我醉老三在江湖上也有一号,你认我做师傅也不会辱没了你,改日你要是遇到你的师傅你告诉他我醉老三的名号,他们也会感激我的……”醉老三撇了撇嘴,自己行得正走的直,谁不给自己三分薄面呢。
“那也好,以后你要是见了他们你自己和他们说吧……”杨凡点了点头,拜个师傅他是无所谓了,反正这两个挂名师傅也不教自己,认一个教东西的师傅不是坏事。
“行,你就放心吧,把你两个师傅的名号告诉我,以后我见了他们和他们知会一声……”三爷这个小老头大笑着背着手,等待着杨凡跪地磕头拜师呢。
“他们叫疯道颠僧……”杨凡说着就要跪下,可是这四个字刚一出口,三爷嗖的一下跳到了杨凡的后面,杨凡这一拜算是拜空了。
“喂,拜师哪有这样的,还带捉迷藏的啊……”杨凡笑着站起身来,转身看着一脸惊讶的三爷,他就猜到三爷可不敢让自己拜师,毕竟疯道颠僧的名号可不是假的。【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你刚才所说可是真的?”三爷惊讶的再一次打量着杨凡,他怎么可能的疯道颠僧的徒弟呢。
“当然了,只不过这两个活宝整日跑来跑去,我见他们的次数不多,不过他们确实是我的师傅,只不过还没有教给过我任何东西呢……”杨凡摇了摇头,这两个家伙现在又不知道在那里潇洒呢。
“难怪难怪,当日疯道人传我太极拳的时候曾经笑称,没时间教徒弟,不过这也算是教过了,我原以为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却没有想到今日我竟然成为了转送人……”三爷这时才明白疯道人的话,怪不得能够巧遇闲云野鹤的疯道人呢,原来他就是奔着自己来的。
“那这师傅到底要不要拜啊……”杨凡笑着问道,不过这疯道人确实有本事,竟然可以算到自己现在身处险境,这太极拳就是为自己准备的。
“当然不能拜了,我可不敢和他们抢徒弟,来来来,这可是你师傅让我代为传给你的功法,你可要好生领会……”话都到这了,三爷哪里还敢有丝毫的保留,立刻把自己学来的太极拳全部交给了杨凡,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可是很忙。
“这个疯道人果然是已入化境,让我代为转交功法,这是打上我的药酒主意了,算了算了,既然天意如此,我也就认命了……”三爷无奈的笑着,他这个大葫芦可不是一般的美酒,这都是经过各种补药浸泡百年的好酒,不仅可以帮助杨凡恢复身体,更可以加快他的功法修炼,杨凡就这样每天喝上几杯药酒后,再用异能将其炼化,一般人一个月最多能喝两次的酒,到了杨凡的身上,他竟然可以一天一次,到最后的一周他已经一天三次了,这可是让三爷极为的心疼啊。
很快的,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训练场地也从高山变成了树林,又从树林来到了池塘,一路之上杨凡不知道打了多少次这套变化多端的太极拳了,每一次他都有全新的感受,越发的熟练,他就越发的感觉到这套拳的奥妙无穷。
这套太极拳一共九九八十一招,每一招又有六六三十六种不同的变化,而每一种变化又有八八六十四种脚步,每一个脚步又可以配合七七四十九种卸力之道,这看起来简单变化却又多端的拳法,没有个十年八载,根本无法全部学会,但是时间不等人,杨凡一个月下来还是略显有些生硬,但是现在是上战场的日子了,不能再脱了。
“我也不想说今天的日子对你们来说有多重要了,经过这么多年的准备,今日就是要和陆武决战的日子了,这一次的考试因为融入了私仇在内,所以一切都已经改变了,现在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了,谁能够进入比赛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谁能活着回来,我并不希望你们全都能够拿到考试资格,但是我希望你们都能活着回来,记住我的话,没有了生命,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此时连同杨凡在内的八个人都已经准备就绪了,三爷站在他们的面前说道。
“这一次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相信队友更要尽快辨认敌我,在这种混乱的战斗中,最能够考验你们所掌握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能够记住,尽快联合自己的队友,防止敌人找到你们的身影……”
三爷说完,八个人依旧站在那里,由五爷把这一次的游戏规则告诉给了大家,这一次的规则和以往相同,不同的则是关系到青色佳人未来的命运。
这一次战斗的地点是原始森林,方圆数百公里之内完全都是参天大树,每个队指派八个人参加这次的比赛,出现地点和位置随机产生,也就是说,或许一出来你就会见到自己的队友,也或许自己成为了对方包围的情况,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比赛时间为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谁能最快的收集到两个人的牌子,谁就可以进入猎人考试的名单,当然这可不包括自己队友的牌子,也就是说,每一个人最少要干掉其他两个队的两个人,如果可以,就有八个人可以进入比赛。
“好了,二十分钟之后集合,该告别就告别,该写遗书就写遗书……”三爷对着这八个人摆了摆手,而杨凡径直走向了一直坐在车里没下来的笑倾城,看着杨凡走了过来,倾城也下了车,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