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倾城倾心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那你们先忙,我去看她了……”杨凡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既然回来了,他当然要赶紧去看看笑倾城,可就在他准备进电梯的时候,迎面刚好遇到了下楼的五爷。()
“杨凡,你回来了……太好了……”一见到杨凡,五爷立刻开心的拉住他的肩膀,这段时间他也提心吊胆,毕竟连续三次的猎人入围赛三爷这边的团队都是全军覆灭,死去的很多都是他的师弟,对于这一次的比赛,他异常的担忧。
“是啊,这一次大获全胜,三爷说明天去山庄庆祝一下……”杨凡笑着说道,听到这个消息,五爷的嘴都快要惊掉,八个人全都平安无事,难道说暗鬼这一次大发慈悲吗。
“暗鬼挂了,现在陆武的地盘都归我们了……”杨凡笑着说道,这一次不仅仅是陆武,就连马六在东北的地盘都要被端掉了,这一次他派出的八个人也都是精英,没有了他们,其他的帮派都会踩过来,不需要三爷动手,马六很难缓过气来。
“杨凡,你可真是福将啊,今晚上我给你好好庆祝一下……”五爷大笑着拉着杨凡就要上楼包厢,可是杨凡却尴尬的停住了脚步。
“你看看,一高兴就头晕脑胀的,你赶紧去看看倾城吧,她为了你可是吃尽苦头了……”五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拍脑子说道。
“倾城她怎么了?”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五爷却应该笑倾城最近的动向,而且五爷说最近苦了倾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你准备去往预选赛的时候,倾城就求了一尊菩萨回来,整日斋戒沐浴、吃斋念佛,这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天天如此,就是为了祈祷你能平安无事,我告诉你,我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的对待一个人,你可要好好对待她,虽然我们这是风花雪月的地方,但是倾城可是干净清白的,你可不能歧视她啊……”五爷拉着杨凡的手臂说道,这件事情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五爷一直都把倾城当作亲妹妹看待,平日里主持着这么大的家业,但是五爷很清楚倾城的本性,她其实是一个痴心的女子,一旦爱情来了,她可以奋不顾身的。
“那我现在就去看她……”没想到倾城竟然如此的对待自己,一个多月都没有出门的她天天吃斋念佛,杨凡真是极为的感动,于是急忙坐上了专用的电梯,输入了设定好的密码之后,电梯停在了六楼。
“咚咚咚……”杨凡叩响了倾城的房门,此时他闻到了,整个走廊里都是檀香的味道,这一定是倾城做的。
“谁啊……”五爷已经下令,所有人不得去打扰倾城,所以这段时间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一会里面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倾城,我回来了……”杨凡的话音刚落,房门一下子打开了,一个身影开心的扑入了杨凡的怀中。
“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倾城喜极而泣的拉着杨凡上下打量着,而杨凡也看到了倾城原本倾国倾城的脸庞此时消瘦了很多,面色惨白的她眼中热泪盈眶。
“这段时间真是苦了你了……”杨凡心疼的擦拭着倾城的脸庞,而倾城在看到完整无缺的杨凡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要赶紧上柱香……”倾城开心的转身向着里屋跑去,而杨凡也紧随其后走进了房间。
此时的房间里不再有现代化的家具,客厅中间竟然设着一个佛堂,供桌之上摆着一尊金身菩萨,烟雾缭绕之下,倾城虔诚的跪在蒲团之上,为菩萨上了一炷香。
“感谢菩萨终于还我心愿,信女在此拜谢……”倾城说完,虔诚的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开始磕头。
“你应该感谢我大难不死,何必拜她呢……”杨凡对于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怎么理会的,一伸手就要拉起倾城。
“不许这么胡说,赶紧和菩萨道歉……”一听到这话,倾城急忙一把拉住杨凡,强行让他跪在蒲团之上。
“菩萨菩萨,他这个人有口无心,请您原谅他……”看着倾城如此虔诚的样子,杨凡也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按照倾城所要求的施以三跪九叩之礼后,这才站起身来,而此时的倾城也站了起来。
“我回来了,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了……”杨凡嬉皮笑脸的一把将倾城拉入怀中,刚想一吻香泽却被倾城挣脱开了。
“这里是佛堂,不要闹了,你随我来……”此时倾城满脸娇羞的拉着杨凡走入了里面的卧室,当关上门之后,倾城再一次开心的扑入了杨凡的怀中。
“这一个月实在是让我担心死了,好在你终于回来了……”这一个月青灯古佛之下,倾城天天祈祷着,看着心爱的人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面前,她是那么的开心,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极为的**,可是这一次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牵肠挂肚了,原来爱情真的来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她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爱上了眼前人的,但是从他走后她真是日夜思念。
“放心吧,就算是我肯死,阎罗王也不收我啊……”杨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倾城用手堵住了嘴巴。
“不许乱说,你不会死的,永远都不会死的……”倾城将头死死的贴在杨凡的怀中,听着他那结实有力的心跳,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那可不一定,如果你再不让我好好欺负一下的话,我可真是要欲火焚身了,那不如现在就********吧……”杨凡坏笑着一把将倾城抱了起来,轻盈的倾城在杨凡的怀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或许在外边是一笑倾城的冰美人,但是此时她和普通的小女生一样,都是那么的娇羞,任凭杨凡将她轻轻的放在柔软的大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