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师傅飞天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此时的笑倾城是那么的温柔,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女强人的模样,风情万种的微笑此时是那么的羞涩,任凭杨凡贪婪的打量着完美无缺的脸庞以及那环肥燕瘦的身材,杨凡兴奋异常,粉红色的灯光下,笑倾城越发的美丽,而且此时这种小女人的娇羞更让笑倾城美轮美奂,杨凡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将笑倾城压在身下。()
品味着那美味的香唇,杨凡贪婪的抚摸着那高耸的胸膛,蛮腰在他的手中不断的扭动着,笑倾城虽然未经历过少女之事,但是她平日里负责青色佳人的培训工作,各种动作早已经熟记于心,此时在杨凡的爱抚亲吻下,笑倾城也异常兴奋,不断的迎合着杨凡的爱抚,同时晃动着身体,迎合着杨凡的挑逗。
当那两抹嫣红出现在杨凡的眼中时,杨凡忍不住一口含住那高耸的草莓,这种刺激让笑倾城忍不住低吟起来,同时杨凡的双手开始脱掉多余的衣衫,而笑倾城也迎合着杨凡,很快的,一具白嫩的娇躯就出现在杨凡的眼前了。
刺激越发的深入,笑倾城的呼吸也越发的沉重起来,随着她那一呼一吸之间,身体也不断的扭动着,杨凡已经不能自己,快速除去自己的衣服,两个人终于搅在一处。
当一切都自然的发生之后,杨凡终于分开那白皙的双腿,看着粉嫩的花园,杨凡控制不住的吻了下去,当花蕾被含在口中之时,笑倾城再也忍受不住那发痒的喉咙,娇呼之声让整个房间一片春光。【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我来了……”杨凡已经感觉到了笑倾城那空虚的渴望,终于将她抱在怀中,下体前冲之下,随着那撕裂的疼痛,笑倾城紧紧的咬住了嘴唇,这种充实疼痛的感觉很快就被酥麻感代替,两个人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在一处,初经人事的笑倾城此时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有本能的迎合着杨凡的冲击。
长夜漫漫,房间内春光迷人,当一切恢复平静之后,笑倾城迷迷糊糊的靠在杨凡的怀中,倾听着他那结实的心跳,她终于沉沉的睡去了,这段时间一直睡不踏实的她,终于感觉到睡梦是那么的美丽,在梦中两个人牵着双手,看着朝阳西下,品味着人生之美,或许每一个女生在找到心爱的人之后,都会如此的幻想着。
看着怀中美丽的笑倾城,真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还会有如此倾城又痴心的美人,杨凡感觉到自己真的好幸运,被这么多美人眷顾,此时的他也终于放松了身体,这一个多月的连续战斗,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会疲惫,所以很快的,杨凡也终于睡熟了。
“这是哪里……”杨凡看着周围混混僵僵的天地,这天的颜色昏暗无比,就好像是灰白的大地一样,周围一层好似厚厚棉花一般的浓雾让他看不出去,杨凡不断的寻找着,可是却找不到出口,这到底是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无所知,刚才他明明记得自己正搂着笑倾城熟睡,怎么下一秒钟竟然出现在这里呢。
“杨凡……”就在杨凡一脸茫然的四处游走之时,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好似醍醐灌顶一般让杨凡打了一个哆嗦,突然醒悟过来什么似得,而与此同时浓雾之中走出一个老者,只见他鹤发童颜、面色红润,颇有一副仙风道骨般的感觉,手中浮沉挥动之下,周围的浓雾退避出去十多米远。
“无求真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杨凡一眼就认出了,这不是当日在学校后面的巷子中看中自己的老者,也是因为他送与的一串项链,他才被紫瑶带入了神盾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成为了其中一员。
“放肆,竟然连一声师傅也不叫啊……”无求道人板着脸,冷冷的对着杨凡说道,此时的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有威严。
“你还好意思问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天天喊着颠道神僧是我的师傅,可是你们什么时候教过我东西,今天才想起来还有我这个徒弟啊……”杨凡才不吃他这一套呢,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绝对不会有今天这样子,虽然有一身本事但是整天出生入死,这也太刺激了吧。
“岂有此理,学了我的先天太极拳还说我没有教你东西,你也太没有良心了吧……”颠道人眼珠一转的说道。
“什么叫没有良心,我可是从醉老三那里学来的太极拳,哪有你这么当师傅的,要教徒弟还要别人转送,你也真好意思说出口……”杨凡撇了撇嘴,别人怕他可是自己可不怕,谁让他把自己带入神盾组的,他可没有同意。
“如果不是我把你带入神盾组,你能有今天吗,整日迷着那么多美女,哦,现在不认账了是不是……”无求道人的话让杨凡顿时哑口无言了,现在身边的美人都是通过异能认识的不假,但是这也不能算是他帮忙吧,再说了,无求真人可是道士,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杨凡翻了翻白眼竟然无言以对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今天我来可不是和你讨论这件事情的,你现在学会了先天太极拳没有?”无求真人摆了摆手后问道。
“学会了……”一个多月的练习杨凡也已经熟记于心了,在无求真人的示意下,杨凡开始耍起拳来。
虽然嘴上不承认无求真人是师傅,但是杨凡很清楚,自己也多亏了他才有今天的成就。
“嗯,不错,招式学的有模有样,不过就这架势,恐怕遇到一流高手,连跑的份都没有了……”看完了杨凡的表演之后,无求真人点了点头,但是这句话杨凡怎么也听不出来是在夸自己。
“这已经是你教给我的全部了,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杨凡不解的看着无求真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嘛,自己苦练了这么久,难道都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