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迎战快拳手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快拳手从另一个检录处走了出来,一身劲装的他,腰上带着巨大的金牌,这就是楼主的象征,杨凡看着瘦小的他皮肤黝黑,若不是有那雪白的牙齿,在黑夜绝对是一个即为巧妙的隐身专家了。【】
而此时他一拉擂台上的绳子,跳上了擂台,手中两个火红的圈套不断挥舞着,同时对着杨凡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后,转身对着远处笑了笑,杨凡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远处的看台上,正坐着今天下午遇到的那个油腻腻的胖子,怀中还搂着一身火红衣服的小骚狐狸,看起来玉珠所说没有,这一切都是他指使的。
“好了,看起来我们楼主已经很着急了,今夜最后一场战斗即将打响,大家抓紧时间尽快下注,比赛十秒钟之后正式开始了……”主持人说完后,急急忙忙的逃离了擂台,而快拳手打量了一下杨凡后,转身向着擂台边走去。
“十二盎司……”快拳手说完话,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助理立刻打开一个大皮箱,找出一副更厚的手套扔给了快拳手,快拳手取下之下八盎司的圈套,笑看着杨凡。
众所周知,随着圈套的加厚,那么对于对手来说所受到的攻击力量也就越小,用这么厚的拳套,快拳手明显是在鄙视杨凡,而杨凡依旧一脸笑意的看着他,手中已经开始聚集异能了。
“我老板说了,打你一拳给我一万块,你给千万别死的太早,我的目标可是一千万……”快拳手戴上拳套之后对着杨凡笑道。()
“一拳一万,看起来这生意不错……”杨凡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而快拳手则开始向着杨凡走了过来,而那十秒钟倒计时已经快要结束了。
“如果你能多挨一会在死的话,超出一千万之后,都作为你的丧葬费,你看我这个人不错吧……”快拳手冷笑着,快速挥动着双臂,连续不断的风声中,那拳影已经铺天盖地,这就是他的异能,高速的拳风绝对是一场噩梦,曾经在十二楼取得三连胜的他,不想再过那么累的生活,于是跑到了五楼和异能新手战斗,他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啊,只要你有本事,尽管来啊……”杨凡冷笑着对着快拳手招了招手,今天他就要好好的折磨一下这个自大的家伙。
“哈哈哈,放心吧,一千拳不会太久的……”随着倒计时的结束,快拳手冷笑着开始不断快速移动着脚步,不大的擂台之上,一时间出现了好几个人影,快拳手的身影完全包围了杨凡。
“就这样的本事而已,我还以为楼主会有多大的本事呢……”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擂台之上的快拳手,这不就是高速加上幻术吗,而此时的杨凡反倒闭上的眼睛,感受着周围的变化,双手也横与胸前,随时准备应对快拳手的招式,毕竟对方可是楼主,万不能马虎大意啊。
“打……”突然,随着一声怒吼,快拳手快速的向着杨凡扑去,十几条人影一时间化作漫天的拳风,杨凡突然感觉到离他最近的那个影子中竟然带着阵阵风声,没想到一开始就用本尊来攻击,不过他的算盘打错了。
“不好……”杨凡一伸手,向着那快拳手的真身抓去,巧妙的躲过他快速的拳头,可就让杨凡认为稳操胜劵的瞬间,突然感觉到手上一空,那影子竟然完全不存在,杨凡在想回身已经来不及了,身后一个影子已经扑了过来,铺天盖地的重拳打在杨凡的后背,杨凡整个人被击飞出去,重重的摔在擂台之上。
“怎么会这样……”杨凡急忙双手伏地,整个人弹射了起来,就在这时,快拳手再一次扑了上来,真实的拳风直击杨凡的面门。
想知道这个是不是真身很容易,杨凡也不在想要使用擒拿术,直接一伸手向着那拳头抓去,一种真实的感觉出现在杨凡的手掌之上,对方的右拳被杨凡死死的扣住,而左拳也被杨凡右手抓住。
“这次看你往哪跑……”杨凡使用太极卸力,卸去他的拳风,同时整个人凌空跃起,双手在自己的手上,他总不会在逃走了吧,杨凡膝盖直接向着他的头部撞去,这要是击中的话,快拳手可就要鼻孔穿血了。
“啊……”可是当杨凡的膝盖撞到快拳手脑袋的同时,惊讶的一幕出现了,杨凡的膝盖竟然穿过了一脸微笑的快拳手脑袋,与此同时两手原本扣住的双拳,竟然也化为了乌有,这竟然是一个幻影。
“我操,这是什么招式……”看台上的胖子惊讶的叫到,他看到杨凡明明抓住了快拳手的真身,可是怎么会又变成了幻影呢,而毒牙也站了起来,来到了近一点的位置。
就在此时,杨凡再一次被身后的快拳手连续不断的攻击着,空门大开之间,杨凡又惨遭重创,此时他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嘴角已经开始流血了。
“才八十一拳就这样啊,实在是太不抗打了吧……还有九百多拳哟……”此时擂台上站满了的快拳手冷笑着对杨凡说道,而杨凡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好在伤势并不严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幻影却又拥有真实的攻击。
“再来啊……”杨凡对着快拳手招了招手,现在他不能和对方发生正面攻击了,但是必须找到快拳手的技巧在那里,否则这种被动挨打的事情可让杨凡很吃亏。
“哈哈哈,小子嘴真硬,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你还不会死的太早……”快拳手冷笑着,同时左右两边的两个身影向着杨凡扑了过来,与此同时其余的身影则开始快速的移动,将杨凡团团包围起来,防止杨凡逃脱。
“左边还是右边……”杨凡双眼死死的盯着两个人影,这两个人影的攻击都带着风声,可是到底哪一个才是真身呢,这两难的选择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决定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