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溜溜球作战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还敢还手……”黑人冷笑着,右手快速的缩回之下,根本不躲避肖章的溜溜球,反倒迎着溜溜球的方向挥出一拳,当黑人的长拳和溜溜球擦肩而过的时候,所有人才明白过来,黑人就是要仗着自己的手臂有足够的距离,逼迫肖章后退,这招以攻为守确实很厉害。【】
而且效果也很不错,当溜溜球已经达到三米的时候,就无法再一次前进了,肖章也只有被迫侧身,一边躲闪那长拳,一边收回溜溜球,再一次寻找黑人的弱点。
很快的,战斗的方式竟然逆转,黑人站在擂台中间的位置,而肖章也不断的围着他打转,只不过那黑人可没有留手,手中长拳不断的追着肖章的身体,肖章也根本无法停下来。
“来啊来啊,刚才你不还是很嚣张吗,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黑人那不断伸缩的手臂越发的快速,肖章的攻击全部被反击回去,依靠着弹性的手臂加上超强的韧性,黑人的出拳速度越来越快,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整个擂台之上将都被拳风笼罩了。
“去死吧……”时间过去了足有十分钟了,肖章一直都在躲避着,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就在那拳影马上就要笼罩整个擂台的时候,突然间肖章高高跃起,在躲开那随后而至的拳影之后,手中溜溜球再一次向着擂台上的黑人射去,那带着罡风的溜溜球直接击向了黑人的面门。
“是该给你送行的时候了……”黑人冷笑着看着半空中的肖章,他此时人在半空,完全没有了借力的机会,这种活靶子他又怎么会错过了,双手快速的收回,同时向着半空中的肖章挥出一拳,虽然肖章跳得很高,但是他总是会落下来,只要是这样,他根本没有机会落在地上,就会被黑人的拳头击中了。【】
“赢了……”杨凡笑着说道,而林正却一头雾水的看着杨凡,按照他的理解肖章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跳到空中岂不是让人当作靶子打了吗。
“啊……”电光火石间,一声惨叫在擂台上爆发出来,被击中的却根本不是刚刚落地的肖章,而是地面上的黑人,此时他面门被打中,鲜血流了一地,而他也直接昏死在了擂台之上。
“白痴,你难道不知道我会两个溜溜球嘛……”肖章冷笑着转身跳下擂台,手中连在一起的两个溜溜球很快的就被他收起来了,虽然一个溜溜球的距离是三米,但是两个加在一起不就可以比那家伙的手臂长了嘛。
而且如果在平地,两个溜溜球虽然可以链接六米,但是肖章却不能完全控制攻击角度和力量,但是跃到空中之后,只上而下就好似把第一个溜溜球甩出去一样,而且还有另一个溜溜球的链接,体内的异能一瞬间就可以融入到了第一个溜溜球的里面,这么强大的力量绝对致命了。
“第一场比赛,肖章胜出……”此时那个黑人依旧是昏迷不醒,肖章终于获胜归来了,而林正也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你竟然想到这个办法,太厉害了……”林正羡慕的看着肖章,而肖章则看着一脸笑意的杨凡。
“一会你可要加油啊,别被大叔吓到了……”肖章的话一字不漏的进入了杨凡的耳朵之中,两个人这就相差几岁而已,竟然成为了他口中的大叔。
杨凡脸色发青的叹了口气,这个家伙真的太嚣张了。
“嗯,我会努力的……”林正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时看了看杨凡,而杨凡却一脸轻松的向着擂台走去,刚才肖章的战斗他又有所体会了,这一次和林正对战,恐怕所收获的会有更多,他要好好的珍惜眼前这种机会。
“下面,我们有请第二轮的比赛选手登场……”杨凡首先在主持人的介绍下走上了擂台,而放林正出现的时候,竟然欢呼雀跃,没想到林正在这层楼里的呼声这么旺盛,听到主持人介绍杨凡才知道,别看这个林正人小,但是却是一关关闯过来的,从五层开始,每一层都经历了三次战斗,到十二层以后竟然全无败绩,这个直接打倒五层楼主而胜出的杨凡来比对的话,绝对是林正呼声更高一点。
“请多多指教……”林正恭恭敬敬的对着杨凡行了个礼,真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杨凡也笑着鞠了一个躬,随着时间的倒数,比赛正式开始。
“我来了……”林正身上的气息开始变化,杨凡一直紧紧的盯着他,他看到了他身上的气息渐渐的涌出身体,但是却以一种波浪的形式不断的包裹着身体,这让杨凡很是惊讶,他是如何控制的如此之好的,杨凡也释放出了他的气息,但是就好似水蒸气一般,虽然比林正的强大,但是不断的在身体四周打转消失。
“霍……”突然,林正向前一步,一个正拳向着杨凡击来,这让杨凡一愣,要知道两人现在距离最少也有五米,他向前一步连一米都不到,他到底挥拳做什么呢。
可是杨凡却感觉到空气中一阵波动,紧跟着在他眼前不到一米的地方,突然凝集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真空状态,而且这团气息竟然向着自己袭来,那速度极快,杨凡急忙发动速度异能,整个人快速的向着一边闪去,虽然躲开了那团空气,但是杨凡却惊愕不已。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果是异能的话,他身上就不会是那白色的气息,可就在杨凡还在思考的时候,林正的正拳却不断的挥来,一团团的真空之气让杨凡迫不得已的急忙逃走,一副怪异的景象出现在众人眼前,杨凡不断的在擂台上以高速躲避着,而林正看似轻松的不断挥舞着拳头。
“如果只有这些的话,可就不怎么好玩了……”杨凡低低的说道,同时整个人快速的来到了林正的身后,一脚踢向他毫无防备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