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诡异索拉里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好啊,那肯定是我的……”杨凡冷笑着向前冲去,速度极快的就来到了那大汉的面前,右手挥动拳头,向着那大汉的面门打来。()
“我要你命……”为首的带头大哥突然间只感觉眼前一花,没想到有人竟然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本能的他举起巨大的铁锤,狠狠的向着杨凡砸来。
“无量功法……”硬碰硬是杨凡最喜欢的事情,眼看着那两个大锤狠狠的砸了过来,杨凡冷笑着将异能聚集在右手之上,修炼了这么久的运气方式,现在杨凡的攻击力已经上升了不止一倍。
“轰……”随着一声巨大的轰响,那好似小山一般的家伙被杨凡一拳轰在了铁锤之上。
一瞬间他只感觉到虎口发麻,在放眼望去的时候,手中的铁锤已经被击飞出去,双手一时间血肉模糊,他惊愕的看着一脸冷笑的杨凡,这家伙简直就是怪物啊。
“狼牙斩……”而就在这时,断刀也已经赶了过来,手中两把长刀划出一道凶猛的刀气,猛然间穿透了那个家伙的身体,看着身体上的大洞,那个带头大哥惊愕的连惨叫都忘记了,轰然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大死了……”一时间树倒猢狲散,一众手下看着惨死的老大,顿时失去了战意,大喊着四散奔逃,而杨凡和断刀相视一笑,继续向着那远方的轮船奔去,而身后跟着的一众选手也拼命的跑了过去。()
“今年还有不错的家伙啊……”不一会,一个人影路过那个带头大哥的尸体时,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两个巨大铁锤,他正是姗姗来迟的索拉里,他好奇的一伸手,两把大锤就被他抓在了手中,看着那铁锤之上一个重重的凹痕,索拉里的脸上露出了冰冷的笑意,这应该是拳头造成的。
经过了一番厮杀,杨凡和断刀同时来到了轮船之下,看着巨大的轮船,杨凡和断刀相视一笑,快步的奔上船舱,而随后赶到的选手们,也纷纷的来到了轮船之上,随着时间的临近,船长看了看表,巨大的轮船在夜雾之中,长鸣了一声后,开始发动了。
“有人……”船员们各就各位,当大船刚刚启动的时候,突然间一个船员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码头之上,此时大船已经启动离开了码头,距离五六十米元的码头已经不能回头了,很多选手看着那个黑影叹了口气,都到达这里了还没有赶上,不过大多数人是幸灾乐祸的表情,暗爽不是自己,这样又少了一个对手了。
“踏踏踏踏……”就在一行人以为那个人不会到来的时候,突然间那个人竟然好似离弦之箭般,向着轮船的方向跃来,众人惊讶的看着他,这么远的距离,这怎么能跳的过来啊,而此时杨凡和断刀也刚好来到了船舷之处,看着那飞跃而来的人,也是一脸的惊讶,难道说他是风系异能者嘛。
“啪啪啪……”就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中,索拉里突然脚下不断的闪出阵阵气流,整个人在空中好似凭空踩踏着东西一般,竟然几个纵身轻飘飘的落在了轮船之上。
“这是什么招式……”所有人都在好奇,但是杨凡和断刀却看得出来,他刚才发出的并不是什么异能,而是精妙的使用了气息的释放,使身体反弹才产生了倒悬力,如此精准的释放可以看得出,眼前这个人对于气息的掌握已经达到了巅峰,这样的高手怎么出现在这里呢。
“好厉害的家伙……”断刀看着索拉里,而索拉里也看了看两人,从两个人的气息就感觉到,他们的实力远高于那群选手,而断刀腰间的五把长剑也证明他是一个用剑的高手,那么击穿那铁锤的应该就是旁边的杨凡了。
“刚才那个铁锤是你打的?”索拉里直接来到了杨凡的面前,上下打量着杨凡,他那种不友善的眼神让杨凡和断刀本能的产生了警戒。
“有什么问题吗……”杨凡也打量着手中不断玩耍着扑克牌的索拉里,他身上那股子邪气给人一股子不舒服的感觉。
“小子,不错啊……”索拉里冷笑着走了过去,但是杨凡和断刀都感觉到了那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
“这家伙的杀气好重……”断刀看着索拉里的背影说道。
“我见过比他还重的家伙,那种感觉比窒息都难受……”杨凡看着索拉里的背影,他确实很可怕,但是和那个水月比起来还差一大截呢。
就这样,轮船正式的起航了,接下来漫长的路途之上,并没有什么波折,那个索拉里只不过在上船的时候和杨凡说过一次话,接下来他就一个人坐在船舱的角落之中,一句话都不说,双手只是不断的摆弄着扑克牌,而杨凡和断刀就坐在他的对面,两个人也不说话,双双的闭着眼睛,气息不断的流过两人的身体。
“那个醉老三的手下杨凡竟然上船了……”而此时世界的某一个地方,曾经被猎人协会派出来考试的慕思规规矩矩的站在一个办公室的里面,而对面的人坐在老板椅上,背对着他。
“哦,知道了……”那个人好似睡着了一般,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话。
“这一次恐怕他就是奔着那件事情来的,陆武和马六没能阻止住,如果让他见到了会长的话,恐怕事情就麻烦了……”慕思焦急的说道,此时他好似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嗯,我已经安排好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尽快按照我的要求,把那个陆武和马六干掉,让他们永远的消失……”那个人依旧冰冷的说道。
“干掉他们我们就少了很多办事的人了,两个人虽然有错,但是留下来还有用处啊……”慕思回来的时候已经收了很多陆武和马六的钱,他也一直都是通过两人赚取额外收入,如果他们死了,他也损失惨重,每年没有了那些钱,绝对的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