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断刀同路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件事情可长着了,记得那时候这个四季岛还对外开放,那一年我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我和几个好兄弟一起来到这里探险……”断刀笑着说道,一边走着,一边好似回忆起来什么很多事情一样。()
“原来你也有朋友啊,我还以为你没有呢……”刚才他鄙夷的看着胖子他们,显然是对于友情的不屑一顾,却没有想到他还和朋友一起来到这么艰苦的地方。
“是啊,不过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真没想到故地重游啊……”断刀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不过那笑声中却带着无比的痛苦。
风雪太大,两个人也不能说太多话,就这样断刀一直带着杨凡向前走,出发的时候大约是快到中午的时候了,一路之上的景色除了白雪就是白雪,两个人就这样顶风冒雪的前进着,当太阳落下去的时候,杨凡被断刀带着,来到了一个山洞之中。
“前面是风口,晚上气温太低,风力太强,所以走不过去,只有明天早晨在出发了……”断刀拍打着肩膀上的雪对着杨凡说道,一路之上遇到背风的地方,总会发现一两根枯木,所以一路走过来已经剪了一些木头,断刀熟练的用气息将木头里面的水分蒸发掉,并点燃了篝火。
“这个给你……”杨凡则从背包里取出两个睡袋,这是杨凡的习惯,多准备一个总会有用处,这不是刚好断刀没带吗。
“哈哈哈,还留着呢……”断刀生完篝火之后站起身来,借着火光用手轻抚着洞壁上的裂痕,那上面有几行字,应该是几个人的名字。()
“这些都是你的朋友?”杨凡笑着问道。
“是啊,不过现在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了……”断刀摇了摇头,拿出瓶酒在地上洒了一些后,开始喝了起来。
“哎,一晃二十年了,二十年后竟然会回到这里……”断刀摇了摇头的坐在了火边,好似在思考着什么,而杨凡也不搭话,取出一些食物两个人吃饭之后,杨凡就钻入了睡袋之中。
“想不想听故事?”突然,断刀打破了寂静。
“好啊……”杨凡笑着说道,对于这种故事他当然有兴趣了。
“我当年和你这么大的时候,曾经和我的六个朋友一起来到了这里,那是我们第一次历险,作为年轻人的我们准备充足,第一天的夜晚也是在这里度过的,那时候我们把酒言欢,憧憬着美丽的未来……”断刀一边说着,一边好似回到了当时。
后来他们终于顺利的闯过了雪山、森林、沙漠和沼泽,足足半年的历险让他们一个个都成为了优秀的佣兵,这种试炼让他们成长的很快,也如愿的成为了一名合格优秀的雇佣兵。
原以为这就是美丽人生的开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渐渐的开始改变,分属在不同佣兵团的他们,每三年都会相聚在一起,互相述说着自己的抱负和理想,而他们的话题也从刚开始的职业,慢慢的转变成为了家庭、爱人,而断刀也和原本自己的一个伙伴,他们之中唯一的女性结婚了。
当他们成为不再交织的铁轨时,朋友的感情依旧继续,而断刀也认为他们的感情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可是他错了,他大错特错,因为一件事情,让他的人生一下子改变了。
那是一次押送任务,作为押送队的一员,他和其他的队友一起押送一张极为重要的武器构造图,而就在这个任务的时候,他遇到了自己三年没见的老友,但是这个老友的身份竟然是强盗。
兵与贼让两人都愣住了,但是此时他们的队友都已经杀在一处,两个人对面站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对面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但是当一个个队友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两个人更加的迷茫了。
“不能伤害他……”就在一个队友冲向他昔日朋友面前的时候,断刀回身挡住了他的长剑,他不能眼看着自己的朋友被杀害,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
可是他错了,就在他挡住了自己队友攻击的时候,他的后背完全暴漏给了自己的朋友,而一把长剑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看着那把长剑,断刀不解的转过头来,从小到大那么熟悉的脸庞就出现在他的身后,不过如此熟悉的脸庞,此时竟然带着一脸的笑意,这笑意比那把刀还要锋利的刺穿了他的心脏。
断刀不明白,曾经一起长大的朋友,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这么多年来好友一个个的死去,只剩下两人还活在人间了,但是他却对自己下手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世界,忘记那狗屁友情吧……”这是他最后一次听到他朋友的话语,他感觉到了疼痛,随后就是昏迷,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医院,这一次任务所有的队友全部死去,而他也是九死一生。
就在断刀被朋友的背叛而痛苦的时候,另一个消息更加的让他一蹶不振,自己深爱的女人竟然在他出任务的时候,偷偷的离开了自己,并带走了他所有的积蓄,友情和爱情的双重打击让他一下子迷茫了,从此他也一蹶不振的整日和酒为伍,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高人点化,传给他一套刀法,从此以后他除了酒痴以外,也成为了武痴,但是从此以后,他也成为了一个人。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就坐在你躺着的位置,我们大喊着维护正义的口号大口的喝着酒,那时候真傻……”断刀笑着又喝了一口。
“有的时候不能因为一次的伤害就再去拒绝友情的存在……”杨凡看得出断刀的心已经不敢再张开了。
“我现在只想做天下第一的刀客,其他的什么都不想,我告诉你,友情和爱情只不过是你身边的人伤害你的借口罢了……”断刀已经喝了很多瓶,这一次是他真的想醉,所以他的眼睛都开始浑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