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扭转战局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此时杨凡被打的浑身是伤,根本动弹不得,不过杨凡紧咬着牙根,怒视着索拉里,这个诡异的异能到底是什么。()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每一拳都带着巨大的力量,但是只要是可以挡住,杨凡坚信绝对不会这样子,这浓雾肯定有问题,但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这个索拉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位置,临死之前我就告诉你我的秘密,这浓雾的水份极大,我可以通过控制使他形成折射,也就是海市蜃楼,所以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的本体确实就在身边,但是你永远都找不到我的身影……”索拉里冷笑着说道。
“好了,现在我就送你去见阎王,别忘记告诉他,是我索拉里杀的你,不过你记不记得都无所谓,接下来我会把你所有的伙伴还有所有的村民都送下去找你……”索拉里冷笑着向着杨凡逼近了过来,此时杨凡的护体气息已经被打碎了,没有了电网的保护,索拉里手中的扑克牌就是催命符。
“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得逞的……”杨凡咬着牙,努力克制着那剧烈的疼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小子,不错啊,这么多年很少有人能够挨得了我这么多拳,而且还把我逼到使用所有的异能,不过你也只有到这里了……”索拉里的扑克牌已经对准了杨凡的身体,不过不管对不对准,那些扑克牌都可以自动追踪目标。【】
“这个水雾水气很大吧……”杨凡冷笑着,牙关紧咬着说道,他的眼中突然射出了坚定的目光,这目光中带着无法撼动的决心。
“这和你的死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索拉里一挥手,七个身影同时飞射出密集的扑克牌,目标就是中心的杨凡,而杨凡嘴角依旧挂着冷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放手一搏。
“百万伏特……”就在那扑克牌射到杨凡面前的时候,以杨凡为中心突然间电流滚滚,这是他所有的能力了,如果没有这个水雾,他还不确定能够使用这招,水可是电流的导体,有了水的电能可是威力翻倍,杨凡的电流瞬间将整个水雾完全的包裹起来。
“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大的力量……”电流之中的索拉里浑身发抖,他惊恐的看着眼前已经奄奄一息的杨凡,为什么他还能释放出如此大的能量,这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我知道,我若是死掉的话,我的朋友和那些无辜的村民都会死去,他们都已经拼死战斗了,所以就算是死,我也要拖你一起下地狱……”杨凡大吼着,电流不断的加强着,越来越大的电流突然引动了天上的乌云,紧跟着乌云之中射来的天雷重重的轰在那浓浓的白雾之中,包括杨凡在内的八个身影全都倒在了地上。
“杨凡……”眼看着天空中的惊雷击中了地面,巨大的力量把整个大地轰出一道道裂痕,所过之处土地都化为焦土,断刀和神算急忙向着这边跑了过来,惊讶的看着到了八个身影倒在了地上,而正中间正是杨凡,两个人经过了休息,此时已经恢复了一点行动力,急急忙忙的把他扶了起来。
“还有气,快点抢救……”神算抚摸了一下杨凡的脉搏后说道,于是两个人急忙帮助杨凡顺气按摩,现在没有药物,只能通过舒筋活血抢救杨凡了,折腾了好大一会后,杨凡这才醒了过来。
“竟然没死,我还以为这一次完蛋了呢……”杨凡睁开眼睛对着断刀和神算笑了笑,三个人的身上都是鲜血,不过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确实很好,三个人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而此时整个山村再一次陷入了寂静。
“你们没事吧……”不一会,几个身影跑到了杨凡他们的身边,这正是其他的异能者,他们也已经完成了狙击任务,有了杨凡他们八人挡住了对方的八个王牌之后,他们十个人只需要应对其余三个异能者和四十个特种兵,虽然也都挂了彩,不过对方已经全部被歼灭,而那个木村魂也被生擒活捉了。
“没事……其他人都怎么样,还活着吗?”杨凡对着伙伴摆了摆手,此时他们三人起码活了下来,不过其余五个人到底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于是其他伙伴立刻四处寻找,很快就在废墟之中找到了其余的五个人。
“叔叔……”杨凡和断刀盘膝而坐,尽快调戏着体能,只听得一个童声响起,断刀睁开了眼睛,罗村长的大儿子小罗已经扑到了他的怀中,此时天色微亮,不过杨凡和断刀的脸色比白纸还白。
“你没事吧,我就知道叔叔一定可以打败那些坏人的……”此时村民已经都出来了,虽然村庄都被毁去,但是他们都保住了性命,劫后余生的他们急忙赶着扑灭那还在燃烧的火焰。
“我没事,这一次坏人可不都是叔叔打败的,其他的叔叔也都很拼命,大家联手才打败了那些坏人……”断刀轻抚着小罗的脸蛋说道,在这个孩子的心中,他就是英雄,但是他很清楚,这一次要不是杨凡拼死抵挡的话,大家恐怕都完蛋了。
“毒牙、胖子、肖章和林正都没有大碍,发力过度而虚脱了,只不过郑浩的情况不妙,现在是昏迷不醒,脉搏很是微弱,我已经尽量保护他的内脏了,但是如果还得不到专业救治的话,我也说不准到底会怎么样,不过猎人协会的人很快就会来找我们,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神算此时看完了五个人的伤势后,转身回来通知杨凡和断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话,杨凡突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断刀和神算急忙跑了过来,而村民们也焦急的围着杨凡,如果不是他的话,恐怕现在这群人早已经成为了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