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集团大换血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放心,我们都是黑暗生物,每天只用睡一个小时就可以了……”毕敏的话让杨凡突然醒悟,人家是不需要睡觉的。()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杨凡转身离开了酒店后,拐弯抹角的出了城,开着毕敏安排的车子,很快的就来到了一个群山包围的地方,因为此时毒牙和胖子就在这里呢。
“真偏僻啊……”放弃车子之后,杨凡又按照毒牙传回来的资料行进了足有两个小时的山路,这才到了碰头的地点,而此时毒牙蹲在一棵大树枝上,而胖子则坐在树下面。
“你的天啊,你可算是来了……”胖子看到杨凡简直就是两眼冒光,自从昨晚出来之后,到现在连一口饭都没有吃过的胖子简直就要饿死了一样,接过杨凡扔过来的吃的,立刻大口的吃了起来。
“昨晚就让你多吃点,谁让你装深沉呢……”看着胖子如狼似虎的吃相,杨凡摇了摇头,同时高高跃起的他也来到了树上,把吃的东西递给了毒牙。
“这帮家伙就躲在里面……”毒牙接过了杨凡递过来的水,那个家伙慌慌张张的逃回了远处半山腰的一间别墅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此时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对面这个依山面海的别墅依旧是灯火辉煌,此时虽然相距很远,但是却可以看到人影闪动,应该是负责保安的保镖,
“这里面有很多异能者,我之前试着想要进入,但是发现有感知型异能者,怕万一泄漏的话,恐怕会让对方先下手为强,所以我就撤了回来……”毒牙做事格外谨慎,所以到现在为止,应该没有人会发现已经被跟踪了。【】
“按照我的估计,这帮家伙应该就是绑架了那两只科考队的人,这样吧,今天黎明的时候发动偷袭,到时候我在派人前来协助你们……”杨凡看着那栋别墅说道,现在动手容易让对方产生警惕,所以一切只有明天一早动手。
“没问题……”毒牙点了点头,作为一个杀手,他早就习惯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吃不喝了,所以对于他来说,这都是小问题。
“ok,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晨我一定要让他们大吃一惊……”杨凡笑着点了点头后,转身原路返回了,而这里则交给了胖子和毒牙。
“你先睡一会吧,明天早晨我叫你……”毒牙看了看胖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也一直都没有睡,而胖子也清楚自己可做不到毒牙的忍耐力,靠在树下的他慢慢的睡熟了。
直到杨凡回到城里已经快要黎明时分了,此时他直接来到了夜总会,倩雪已经把所有的资料都带了过来,有倩雪在的地方,狼族和吸血鬼家族没有人敢造次,这就是曾经的赏金猎人倩雪。
“辛苦你了……”夜总会今晚停业,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毕竟只有一晚的时间想搞清楚华泰集团这么久以来的问题可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即使是资深的运营团队也不可能这么快的。
“我让倾城去休息了,她的身体太柔弱了,再不休息恐怕支持不住了……”倩雪跟随着杨凡到了隔壁的房间,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接二连三,倾城一直都在强打着精神,倩雪也心疼她,让她今晚好好休息一下。
“嗯,以后的事情就不会这么烦了,只要过了明天一早……”杨凡笑着坐了下来,倩雪则做到了他的身边,这个家伙从出现到现在事情层出不穷,现在竟然成为了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真不知道以后还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推测到底是谁出卖了集团?”这其中一定有人捣鬼,但到底是谁才是这件事情的背后推手呢,任何人都有怀疑,任凭是倩雪也无从分辨了。
“不用推测,消息很快就来了……”此时窗外有黑影闪动,紧跟着十三只小小的蝙蝠从换气窗外飞了进来,现出人形的她们直接单膝跪倒在地。
“主人,有消息了……”十三姐妹这一天两夜的跟踪终于有了情报,而此时听完了十三姐妹的话后,杨凡和倩雪都陷入了沉默。
“倩雪,有件事情还要麻烦你一下……”杨凡冷笑着在倩雪的耳边嘀咕了一句之后,倩雪点了点头出门去了,而杨凡靠在沙发上,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我亲爱的小媳妇,你是不是有好消息告诉我啊……”此时房间内空无一人,十三姐妹也出去帮助毕敏了,而杨凡手腕上的通讯器上,立体投影出一个巴掌大的娜娜,此时的超级电脑害羞的看着杨凡。
“你让我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你听听……”娜娜立刻把之前杨凡交代的事情直接播放了出来,杨凡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起来决战的日子会非常的热闹,醉三爷,你可真是给了我一个烫手的山芋啊……”杨凡喜忧参半,一切的问题现在都揭开了,同时也到了最后算账的日子了。
八点钟,街道上的车水马龙,现在是上班的时间,大家都在忙碌着准备新一天的开始,而此时华泰总部的大楼里,所有人也都严阵以待,各就各位的几百人就坐在集团内最大的会议室中,一个个电脑前的人眼圈都有点发黑,而那一摞摞的文件,更是今天战斗的弹药,对于华泰集团来说,今天可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你怎么来了……”林总裁和马副总裁已经坐在那里,等待着最后半小时,只要八点半银行一开门,就是进攻的冲锋号了,可就在这时,大门打开下马副总裁带着十几个人走了进来,真没想到他怎么回来凑热闹,马副总裁冷笑着问道。
“我为什么就不能来,为了这个集团我付出了一生,起码也让我看着这个集团是怎么走向灭亡的……”吴副总裁冷笑着坐了下来,林总裁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叹了口气的她也只能等待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