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神秘人物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倩雪、温慧……”见到两女来了,笑倾城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急忙站起身来,此时温慧的右臂上还打着绷带,笑倾城立刻关切的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先照顾着温慧,我出去看看情况……”杨凡叹了口气,这帮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件事情不查明白的话,杨凡心里也不舒服,尤其是今天下午还和妞妞妮妮一起玩耍,没想到晚上就被人绑票了。
此时酒店也已经被全部封锁,由于案情重大之下,神盾组第二小组的队长风帝也带着自己的全部组员赶了过来,现场是一片忙碌,风帝和雷豹都站在十将军的身后,这件案子案情重大,需要十将军亲自出马了。
“将军,这边上网统计出来了,中毒死亡三十七人,全部都是酒店的保安,被人截肢十四人,系各公司老板的贴身保镖,伤口判定是人为撕碎……”这次伤亡高达五十一人,这个数据加上之前的四十三人,短短一个晚上,对方就杀死了九十四个人,这个数字让十将军的心都颤抖着。
“加上失踪的妞妞、妮妮两姐妹,以及在这里表演的双胞胎姐妹花,现在还有四个人下落不明呢……”就在这时,杨凡走了过来,紧锁双眉的杨凡牙关紧咬,看着地上盖着白布的尸体,这帮家伙实在是太凶狠了。
“这帮家伙专门对双胞胎姐妹下手,这到底是为什么……”刚刚赶到的二队队长风帝看着资料,加上这两起事件,全世界姐妹花绑架案受害者已经增至一百三十二人了,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反正我相信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我们必须尽快找到这帮家伙,否则那些双胞胎姐妹可就凶多吉少了……”杨凡叹了口气,但是这帮家伙来无影去无踪,就算是神盾组一时也查不到他们的来历,更是查不到他们的去向了。
“立刻联络总部,我们还需要增援,同时你们两个小组立刻派出搜查分队开始排查,战斗小组保持中间策应,其他分队明天一早应该就可以赶到了……”十将军指着地图说道,通过酒店的录像以及城市电子眼,他们已经初步判定了三个人离开了市区。
“明白……”刻不容缓,风帝和雷豹立刻布置下去,并亲自带人出发寻找,倩雪作为七组二队的小队长,也只有暂时和杨凡分别。
“十将军,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这帮家伙手段之残忍、行事作风绝对不是一般的异能者,难道说神盾组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情报,想要确认他们的身份还需要一点时间,不过这么多年来我也听说过很多邪恶组织,但中国异能组的强大并不是他们愿意招惹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和他们有过交手,我也无法确定到底是那个邪恶组织……”十将军摇了摇头,毕竟每个国家的异能组都是单独的个体,没有人愿意把来之不易的情报共享的。
“竟然杀了这么多人,这帮家伙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杨凡自然很清楚中国异能的实力在国际上也算是一流水平,这帮家伙为什么要招惹中国呢。
“是啊,希望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和中国无关吧……”十将军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情报有限,不过妞妞和妮妮的父母是半年前才从国外回来的,而这次被绑架的两个姐妹模特也是一直居住在国外,刚刚回国不到一年。
或许她们在国外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所以这些人才会不惜潜入中国兴风作浪,但行动过于隐秘的他们,到现在也没有追查出任何线索。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陪她们先回去休息……”此时笑倾城已经扶着温慧走了出来,温慧的右臂受伤,而且这次任务的失败对她打击不小。
“去吧,现在她们也没有什么价值了……”杨凡受伤的时候十将军自然很清楚,温慧虽然是唯一的目击证人,但她对于异能没有任何了解,所以就算是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
“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记得通知我一下……”杨凡点了点头,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忙,虽然心中牵挂着妞妞和妮妮的安危,但他也爱莫能助。
带着笑倾城和温慧坐上了车子,一路直奔笑倾城的居所,这是一栋**公寓,上下两层的复式楼房中干净整洁,此时笑倾城和温慧的心情都很不好,蜷缩在沙发上的两女一言不发。
这种死气沉沉的气氛就算是杨凡也没有办法,笑倾城满脑子都是妮妮和妞妞的笑脸,而温慧则还怀念着自己的队友们,杨凡也只能摇了摇头,给两人整理还了房间,喝了一点红酒的两女很快就醉倒了。
今夜没有月亮,黑压压的让人感觉到压抑,原本灯红酒绿的夜灯现在也都熄灭了,突然出了两个这么大的事情,所有的娱乐场所都被关闭,大街之上更没有几个人了。
独自站在阳台上的杨凡,手中端着一杯红酒,今天血腥的场景让他也很不舒服,这群神秘的家伙到底是谁呢,他们又为什么突然闯入了中国境内。
“嘀嘀嘀……”就在杨凡一头乱麻的时候,突然手臂上的呼叫器响了起来,来电的竟然是马小玲。
“我们已经到达机场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来接我们一下啊……”马小玲的声音是那么的开心,在接到杨凡的请求后,两人可是追星赶月的赶了过来。
“没问题,我马上到……”没想到两女竟然提前到了,杨凡急忙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驾车迅速的向着机场驶去。
这趟航班是最后一班,之前两人都在北方某个偏僻小镇执行任务,在得到杨凡消息的时候,两姐妹可谓是想尽了一切办法,从马车、拖拉机换成公交车、私家车、高铁、飞机,这短短十多个小时从深山里来到南方,辛苦自然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