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无知人类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怎么有人……”就在杨凡停下车子的时候,突然他看到前面竟然有很多的光点,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峡谷之中,穿过前面的巨石之后,就正式进入吸血鬼的领地了,这里怎么会有人呢。()
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开着的破车,是离开机场之后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落寞的小镇里几乎上没有什么人,能够搞到这辆破车代步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那里可是百里之外的地方。
百里之外都荒无人烟,这里竟然有光点,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杨凡忍不住推开车门走下车来,揉了揉眼睛之后,那灯火依旧。
“那群人是想要当吸血鬼的人类,他们聚集在这里,等待着吸血鬼的召唤……”马小玲跳下车子鄙视的说道。
原来这些人都是从世界各地赶过来的狂热分子,他们聚集在这里就是希望得到吸血鬼的赏识,把他们变成吸血鬼,这样的话就可以享受永生了。
“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做一个吸血鬼的诱惑有那么大吗……”杨凡冷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或许他们的想法不同,但他们又怎么知道,想要让吸血鬼把自己变成吸血鬼可不是那么的简单。
按照人族和吸血鬼族的约定,每一年可以转生成为吸血鬼的人数可是极为的稀少,这种事情只能长老会同意,并且被转生的人一定是志愿的才行。
所以说毕敏的十三侍女可是费了好大的事情,积攒了数百年的名额,这才有了十三侍女的诞生,不过这些原本准备作为诱惑各大官员的侍女们都便宜了杨凡。()
“好吧,现在我们要怎么办……”杨凡看着天都快要亮了,原本只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这台老爷车竟然跑了足足四个多小时,不过起码他已经坚持下来了。
“先到门口看看吧,或许他们已经准备好迎接我们了……”马小玲和毛思彤也没有办法,谁知道吸血鬼内部将会怎么决定这次的事件呢,杨凡点了点头,开车向着入口处进发。
可车子刚刚开到了入口处的两块巨石前就被几个人拦住了,这帮家伙大晚上的不睡觉,真是奇怪。
“喂,给我下车……下来……”几个年轻人点着火把大声的喊道,杨凡他们此时也终于看到了,那些亮光是一些火堆,而在火堆旁有着三五成群的帐篷。
“什么事?”杨凡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看着眼前这几个年轻人,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
“新来的吧,知道这里的规矩吗……”其中一个黄毛白人冷笑着说道。
“这里还有规矩?”杨凡打量着这几个小痞子,对于他们的渴望杨凡可是非常的鄙视,整天以吸血为生有什么好的。
“当然了,这里的规矩就是所有东西必须交给首领,交的东西越多,就可以越往前排……”黄毛冷笑着说道。
“排什么……”杨凡不解的问道,而此时不远处又走来了几个人。
“排队,你以为谁都可以进入这里吗,要想进去是要排队的,不过看你带的东西有多少……”另一个光头黑人冷笑着说道。
“我什么都没有带……”杨凡摇了摇头说道,而此时不远处的那群人已经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两米出头的家伙一脸凶相,右手抱着一个穿着暴漏的女人,其他一群年轻人跟在他的身后。
“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大块头冷冷的说道,嘴里叼着雪茄的他一脸横肉,真不明白这大晚上的怎么都不睡觉吗。
“老大,这个家伙是新来的,我们在告诉他规矩……”那个黄毛急忙一脸笑意的说道。
“怎么了……”就在这时,马小玲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她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群家伙,现在天都没有亮呢,他们都不用睡觉吗。
“美女……”马小玲的出现顿时让这群人一阵叹气,不过这惊叹声还没有停止的时候,毛思彤的出现顿时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破地方竟然一次出现了两个极品美人,这群男人饥渴的眼神都泛着绿光,而此时两女穿的可是很清爽的,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加上两女眉宇之间都带着一股子英气,粉面桃花绝对不足以形容她们的美艳,这让人浑身犯热的尤物,绝对是难得一见,刚才拿呗封为女神的那个女人,一瞬间就暗淡无光了。
“在这里,大家都是一家人,所有的东西都要分享,当然也包括女人了……”那个大块头一脸色迷迷的看着马小玲和毛思彤说道,此时他已经把怀里的女人推开了。
“没想到这里还是如此和谐啊……”杨凡看着那大块头的眼神冷笑着摇头了摇头,心中暗道这两个女人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两位美人,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排在最前面,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可以青春永驻了……”大块头一把推开身边那群小喽啰,大步流星的向着两女扑去。
“喂,我说你还是不是男人,难道你准备就这么看热闹吗……”毛思彤抗议的对着杨凡叫到。
“堂堂驱魔师要是被这群连鬼奴都不及的家伙劫色了,还好意思进入吸血鬼的领地吗……”杨凡微笑着对毛思彤眨着眼睛,他倒要看看两女会怎么收拾这群****。
“哟,还是驱魔师啊,我身体里充满了魔鬼,快点用你们的身体给我驱魔吧……”在大块头的眼中,这两个少女不过是那种乳臭未干的小孩罢了,什么驱魔师占卜师之类的,不过是玩玩罢了,所以他当然不会上心。
“好吧,那我就好好的帮你驱赶一下……”马小玲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就在大汉的右手向着她抓来的时候,她手中的法杖已经悄无声音的挥了出去。
这法杖可是千年寒铁所铸,加入了马家特熟符法的它不仅可以增强马小玲的召唤术,更是一件极其解释的近战武器,那大汉还没有明白过来,只感觉右手突然传来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