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十大神兵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不知道家主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杨凡看着毕罗永辉,他很想知道他真正的意图,尤其是在提及上古十大神器的时候,他更加的好奇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十大神器之一的神农鼎……”当这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杨凡的眼睛立刻瞪大了,而身后的马小玲和毛思彤也好奇的走了过来,从吸血鬼口中得知十大神器,这还真是奇怪。
“这我倒是听说过,据传说上古时代神农氏为苍生遍尝百草,也为后世奠定医学基础。神农昔日炼制百药之古鼎,正因积聚千年来无数灵药之气,据说能炼出天界诸神亦无法轻得之旷世神药,并隐藏其他神秘之力量。”这上古神器杨凡自然查过,而此时他手中还有两件十大魔器呢。
“其实这也算是骸骨之城的一个秘密了,说起来这也和我们为什么会聚居在此处有着莫大的关系……”毕罗永辉开始讲述起只有每代家主才会知道的秘密。
现在这块土地,在三千年前还是一片熔岩之地,至于为什么二代吸血鬼纷纷涌到这里,正是因为一个传说,而这个传说就是十大神器之一的神农鼎就藏在这块土地的某一个角落之中。
神农鼎的价值至不用说,烧制丹药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功能罢了,但是为了这个功能,吸血鬼们一直都在苦苦寻找着他的下落,若是能够炼成仙丹灵药,这对于吸血鬼简直就是一个转折点,到时候别说人类的天地,就算是天神的领地,也一样无法逃脱。()
“莫非你知道了那神农鼎的下落……”此时的杨凡显得格外的激动,因为还有一件事情,他一直都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抱有任何的希望,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真的得知了神农鼎的下落。
这件事情还是要从毛思彤变身阴月女魔说起,在吸收了拉美记忆之后,他不仅得知了百变魔武的使用方法,还知道这百变魔武中的魔武空间的来历。
上古十大神器之中,有一个叫做乾坤袋的宝贝,这宝贝最厉害之处就是,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布口袋,但是却内藏乾坤,袋中的空间足有一个城市那么大,曾经收入过百万天兵的宝贝,却不知道怎么流入了魔族的手中。
而魔主疼惜爱女,得到这神奇的宝贝后,他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命令手下的能工巧匠,让乾坤袋和百变魔武合二为一,这也就是魔武空间的来历。
但是这乾坤袋虽然融入了百变魔武之中,但是效果却大打折扣,除了能制造出一个房间大小的空间以及几个不到一平米的小空格之外,根本就无法发挥出袋中乾坤的作用。
后来遍寻能工巧匠,终于找到了一个也是天地初开之时所自然生成的神仙,这神仙最擅长的就是制炼兵刃和宝物,当他拿到这百变魔武之后也只有摇了摇头。
“没有神农鼎,即便是我也无能为力……”这是他留下的唯一一句话,其他人只以为神农鼎乃是炼丹宝物,殊不知这神鼎还是锻造兵刃的至宝,要想融合上古神器或者上古魔器,除了神农等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所以杨凡听到这神农鼎的时候,心情格外激动,不过随及他却冷静了下来,且不说毕罗永辉一直想拉拢自己所谓何事,但是他如果真的知道神农鼎在那里,为什么不自己去取来呢,毕竟二代家主就开始经营了。
“我不仅知道神农鼎的下落,而且我还曾经去过去,但是不仅仅是我无法靠近,就连其他家主和高手,也都无法进入那片土地之中,因为那存在这一股神秘力量,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二代家主全盛时期恐怕也不可能做到,更别说去寻找神农鼎了……”毕罗永辉叹了口气,原来神农鼎的下落,已经是一个家主中空开的秘密。
那便无法进入的地方就在骸骨之城的东北角,归属于道夫家族所有,但是早在两千年前,他们就找到了那个洞口,而那洞口就隐藏在一个深渊之中。
这条深渊可不普通,不仅好似刀削斧剁一般陡峭,更是鸟兽难进的区域,深谷之中充斥着强大的毒气,除非是一流的好手,否则根本无法进入那片土地。
可就算是家主级别的人物进入之后,成千上万个深渊中的洞穴也是极其危险的,
一边要顶住强大的毒气,一边还要在错综复杂的洞穴之中寻找道路,再加上是不是各种奇怪的机关,这两千年来各家家主带领着家族中的高手不知道试探过多少回,但都是无功而返,死在那里的吸血鬼数量,差不多快要赶上二战时期的伤亡了。
这种伤亡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毕竟能够达到一流高手的吸血鬼,每一个都是上千岁的年级,这么多年来精心培养的手下就命丧深渊,所以各家家主虽然都没有放弃,但也都不敢再轻易尝试,但由此可以判定,传说中的神农鼎一定就在那里面。
“既然我无法得到那个神农鼎,所以这个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如果说你要是有办法的话,取回神农鼎的时候,若能送我两颗丹药,我也就算是对得起上一代家主了……”如果说神农鼎若是落入了其他家族之手,毕罗家族是否还能保有现在的位置可就难说了,毕竟吸血鬼可是一个喜欢一家独大的种群。
若是杨凡能够取走,也算是解决了毕罗家族的一个担忧,再加上自己提供的消息,杨凡怎么说也会给自己两颗丹药,到时候他也不不必再受一等家族的闷气了,这岂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吗。
“哦,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的话,改日我一定要好好试试,不过我现在还有事在身,见完毕敏之后我就要走了……”杨凡这才点了点头,不过虽然他现在十分渴望,可现在他异能丧失,跑过去岂不是送死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