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总部之争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也对,反正那宝物就在那里,改天来取也是无碍的……”毕罗永辉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刚才那么渴望的杨凡为什么不立刻前往,但既然人家说了,他也不能逼着他去吧。()
算了算时辰差不多了,四个人这才走下了楼,此时院子里的车队已经准备就绪,毕罗永辉带着杨凡坐上了自己的专驾,而马小玲和毛思彤则做到了后面的马车之上。
“出发……”毕野亲自带队,前面是三十六名身穿盔甲的武士开路,中间是十二辆四匹骏马的马车,簇拥着中间十二匹白马的马车,带领着身后七十二名铁甲骑士,浩浩荡荡的队伍终于走出了古堡之中。
这家主的威严果然是不寻常的,随便出个门都要这么多的阵势,杨凡不禁想笑,直接变成蝙蝠飞过去岂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
不过杨凡却也很高兴,因为他终于可以和毕罗永辉单独相处,他这一次来可不仅仅是看看毕敏这么简单。
“赶紧回去通报家主,告诉他毕罗永辉已经带着杨凡和两名驱魔师赶往长老会了……”而就在不远处的山坡上,两个人影一直都在注视着城堡的一举一动,其中一个人对着另一个人说道。
“明白……”旁边的男子一挥手,化作一只蝙蝠消失在了阴沉沉的森林之中,吸血鬼的骸骨之城恐怕就没有出现过完全的太阳吧,这种灰蒙蒙的感觉还真让人压抑。
“毕罗家主,这一次前来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和你打听一下……”坐在马车上的杨凡终于开口了。【】
“有事尽管开口,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毕罗永辉终于等到杨凡开口了,和他搞好关系不仅仅是讨好中国神盾组,更是为了以后取回神农鼎打基础,毕罗永辉当然知无不言了。
“你可曾听说过一只长着尾巴的吸血鬼吗……”杨凡的问题让毕罗永辉愣住了,吸血鬼什么时候长过尾巴。
“这还真没有,我们吸血鬼家族从古至今,从来都没有听闻过长过尾巴的……”毕罗永辉不解的摇了摇头,吸血鬼虽然也是人类的转变,但总不至于返祖吧,不是只有猴子才会长尾巴吗。
“哦,是这样,我前段时间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吸血鬼,他确实长着一条尾巴……”杨凡摇了摇头,自己绝对不会看错的,但毕罗永辉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告诉自己,难道说他不属于吸血鬼家族吗。
“你说的这个人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不过这样,一会见了贝利家族的家主和诺亚家族的家主,我在给你问问……”毕罗永辉急忙说道,就凭着他三千年的阅历,却真的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吸血鬼家族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那就麻烦家主了……”杨凡点了点头,心中还在努力回忆着遭遇血牛的情况,击穿石魂的确实是他的那条尾巴,这一点杨凡记得清清楚楚。
大概经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车队终于来到了骸骨之城的中心位置,这所巨大的城堡和其他的城堡都不相同,是一只魔爪拖着一个水晶球的构造。
这个建筑物一看就没有毕罗家族的古堡时间长,最多也就不到百年,不过依旧是青石铺路、古色古香,一尘不染的道路是那么的笔直,而杨凡注意到那巨大的建筑物的顶端,有一个好似祭台的东西。
此时祭台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不过那个好似穿着传教士服装的人影很快就消失了。
当车队停下的时候,毕罗永辉走下了马车,杨凡跟在身后下了马车的时候才看到,此时偌大的广场上已经停了另外两对人马,和毕罗家主车队一模一样的配置下,对面的车门也打开了。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贝利家族的家主贝利拉奇,这位则是诺亚家族的家主诺亚鸿立……”毕罗永辉把其他两位家族的家主介绍给了杨凡。
按照吸血鬼的规矩,只有担任家主,才能使用姓氏的全称,就好似毕罗永辉在没有继承家主位置的时候,他只能叫做毕永辉,就好似现在毕敏的父亲,若是改日继承家主的话,就要叫做毕罗野,也算是正式担负起家族的荣誉了。
客套了一番之后,在毕罗永辉的带领下,四个人迈步走进了巨大的城堡之中,而此时毕罗永辉也给杨凡介绍着这所气派非凡的巨大城堡。
中间那一只魔爪拖着水晶球的建筑物就是长老会的所在地,而那里也是大长老的居住之所,除非是开会或者得到他的允许,否则就算是其他六位长老都不可以随便进入的。
而围绕着这足有百余米高的城堡,一圈二三十米高的城堡形成了一个小包围,这里是吸血鬼的核心位置,包括很多职能部门都在这里办公。
他们现在走进的地方就是吸血鬼总部的医院,专门是医治吸血鬼的,毕敏以及十三护卫现在就躺在里面的重症监护室里,虽然整个吸血鬼领地一直都保持着中世纪的风格,拒绝一切的现代化进入,但是唯独这里,却有着全球最先进的各种仪器。
三位长老到来,工作人员当然立刻迎接,尤其是昨日的长老会已经传遍了整个吸血鬼家族,眼见着杨凡的出现,大家心里都不免嘀咕着,这个家伙还真的厉害,三位长老对他都很客气。
吸血鬼的等级分配极为严格,遵守长幼有序是他们的生存法则,而此时杨凡可是和三个长老平起平坐,这种气势让其他的吸血鬼都不敢直视。
很快的,在一行四人就来到了重症监视区,此时一个个透明的水罐之中,杨凡看到了十三侍女身上插着很多管子,戴着呼吸机泡在绿色的液体之中,而各种数据的指针不断的跳动着。
“尊敬的长老……”杨凡看着那些仪器中的十三侍卫,她们就好似睡熟了一般的躺在那里,不过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胸脯让杨凡安心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