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路遇不平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每日它都会陪着流浪者一起穿街过巷,乖巧的它从来都不咬人,见到任何人都会晃动着尾巴,不过为了不吓到那些怕狗的人,流浪汉还是找来了一根铁链将它绑了起来,对于这个一直陪伴着他流浪的土狗,或许它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关心他的唯一亲人了。【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可眼前这几个公安却说它没有狗证,进入公众区域会引起恐慌,二话不说操起家伙就要将它屠杀,可怜的它第一时间想要钻到流浪汉的身边寻求保护,可流浪汉又怎么有力量保护的了他呢。
“住手……”就在那几个公安高举着大棒向着土狗扑过来的时候,一个人大吼一声的冲了过来,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没想到突然会有人冲上来,几个警察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身运动服的他看起来应该像是学生,但不过眉宇之间却有一股子别样的邪气。
“你们凭什么要杀它……”来者正是杨凡,眼看着土狗就要毙命,他不可能袖手旁观。
“我告诉你,现在我们是在执法,无关的人立刻走开……”其中一个老警察不耐烦的对着杨凡吼道。
“放屁,中国那一条法律规定你们就可以随便杀狗,它犯了什么错,咬人了吗……”杨凡冷冷的看着几个人,眼神之中的杀气让几个警察情不自禁的退了一步。
“这是隐患懂不懂,它要是咬了人的话,到时候什么都晚了,赶紧给我让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一个年轻警察壮着胆子吼道,他现在可是穿着制服呢,量他也不敢怎么样自己。【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难道说在一个人没有杀人之前他就是杀人犯是不是,什么叫做隐患,我看你们也都是隐患,身上带着枪随时可以杀人,那是不是也要把你们都抓起来……”杨凡当然不会退让,一脚踢开那掐在土狗脖子上的架子,土狗立刻一打滚站起身来,本能的躲在了杨凡的身后,没想到它都能明白谁能保护自己。
“你别在那里强词夺理,再不走开的话,小心我告你寻乱滋事……”老警察看着杨凡,这小子的嘴巴真的很厉害,在让他这么说下去的话,周围的人群一定会倒下他那边,那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我寻乱滋事?天大的笑话,别以为你们穿着一身的狗皮就是人了,你们还有半点人性吗,对一个流浪狗这么狠毒,却又和小偷同流合污,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当人,还不如一条狗懂事呢……”杨凡冷笑着看着这几个警察,今天他才明白什么叫做打狗还要看主人。
这条狗若是坐在宝马车里或者从宝马车里跳出来,警察敢打吗,这帮家伙欺软怕硬习惯了,而眼前的流浪汉又怎么有能力和他们对抗呢。
“我让你小子再骂人……”那个年轻的公安被杨凡当着众人如此谩骂自然挂不住面子,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劈头盖脸的向着杨凡打了下来。
“哟,警察还敢打人……”就凭这帮牛囊饭袋又怎么能够打的着杨凡呢,杨凡轻轻一侧身间,避开袭来木棍的同时,一脚踢出正中对方小腹,那个年轻警察哎呀一生趴在了地上。
“他们是想把狗杀了拿去吃肉……”此时的陶静也都挤了过来,他们内心之中那点龌蹉的想法又怎么能够逃脱陶静的耳朵。
原来今天这几个人在队长的带领下例行巡逻的时候,突然看到路边的流浪汉牵着狗坐在那路旁边休息,那个年轻的警察立刻提议把那狗打死吃肉,于是乎几个人一拍即合,穷凶极恶的扑向了流浪汉。
“你胡说什么,我们是在执法,你竟敢袭警,我……”那个队长被陶静一语道破心机之后,急忙予以否认,同时伸手去腰间摸枪。
可还没有等到他把枪握紧的时候,陶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太极之力轻挑他的手腕间,他只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紧跟着他腰间的枪已经被陶静握在了手中。
“警察要开枪了……”随着几个人的打斗,周围看热闹的人立刻四处狂奔,相互踩踏间不是的传来哭声和谩骂声,看着这群只想凑热闹的家伙,杨凡心中也是非常气愤,若刚才有一个人站出来的话,这件事情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
“队长……”五六个警察再厉害,可他们的身手已经被陶静悉数洞穿,还不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陶静已经欺身上前,看似勉弱无力的掌法下,几个警察已经被打倒在地了。
看着地上不断惨叫的几个警察,这种败类实在是太可恶了,不过杨凡他们自然不会取了他们性命,不过在回过身的时候,那个流浪汉和土狗却已经消失不见了,看起来刚才应该是趁着混乱逃跑了。
“回去告诉你们局长,我就住在丽景酒店总统套房,如果想要找我随时欢迎,不过别忘了,若是在让我知道你们吃狗肉的话,我一定让你脱了这身皮……”杨凡走到那个队长的面前,蹲下身子冷笑着说道。
“丽景酒店……”那个队长一听这四个字头都大了,那个酒店可是本市最好的地方,随便一个房间一晚上的价格都快要和他的年薪差不多了,能够住在那里的总统套房,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不过此时杨凡已经带着四女离开了,走的不紧不慢间,谁敢去追啊。
“队长,我们去叫救兵吧……”那个年轻的警察捂着肚子,爬到了队长的身边,这个仇他一定要报,到时候把杨凡抓进派出所,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小子。
“叫什么叫,还不够丢人吗,整天就知道吃吃吃,还不赶紧滚蛋……”他们当然没有听到杨凡和队长说了什么,而此时队长却很清楚,先不说人家的势力如何,光是财力就不是一般人了,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他那里敢去得罪这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