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坚强陶静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呜呜呜……”看着浑身是伤的陶静背着行军包跑了出去,林倩和赵敏实在是忍不住的哭了起来,现在天还是黑的,加上昏迷的时间,陶静睡了也不过三四个小时罢了,如此高强度的训练,两女的真心的心疼。【】
“别哭了,你们看陶静多坚强啊……”孙舒一边安慰着两个妹妹,一边也才擦着眼泪,杨凡从白天出去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看着疲惫不堪的陶静,三姐妹真想把她摁在床上,这种非人的训练怎么可能熬得住。
“现在出发,五十公里负重训练……”雪凤站在台子上,看着下面十四名队员,尤其是背着大包的陶静,这个丫头的坚毅真的是无法想像啊。
“是……”军令如山,这让身为老鸟的十三人都已经脱了一层皮,不过她们必须遵守纪律,就这样背着五十斤的行军包,扛着机枪的她们再一次摸黑前行。
“如果坚持不住的话就放弃,这不是你一个新人可以坚持下去的……”当陶静跑过雪凤面前的时候,雪凤轻轻的说道。
“报告大队长,我没有问题……”陶静大声的喊道后,转身跟随着队伍向着远处跑去,很快的,她们就消失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无限混沌,仿佛天地未开一般,杨凡可以感觉到周围万物的变化,却根本无法移动,不能说话不能移动的他,此时就好似一块巨石屹立在沧海桑田之上,看着脚下不断风起云涌的大地,他就这么孤零零的站着。【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一眼万年或许就是再说杨凡现在的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清楚,此时的他仿佛没有了记忆,没有了思想,没有了灵魂,大脑一片空白之中,他唯一记住的就是那么一段话,不过说记下来却也没有,因此时的他根本没有记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凡突然睁开了眼睛,随着红光闪过他的双眼,杨凡整个人这才慢慢的恢复了清明,等待了好一会后,杨凡这才有了心智,此时的他就躺在那个小山坡上,绿草环绕间,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杨凡整理了好一会,慢慢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自己明明实在练功,只练到月亮已经升起的时候,他突然感觉非常的困倦,于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这里睡上了一夜,不过到底做过什么梦,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不管怎么样,一夜未归的杨凡还是感觉到非常的乏力,感觉这一觉睡得实在是太累了,于是杨凡整理干净身上的草根,迈步向着营房中走来。
“你去那里了,怎么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了……”三姐妹看着一身疲惫的杨凡走进房间后急忙围了过来,不过此时的杨凡已经没有一点力气说话了,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他,就好似好久都没有睡过觉一般,这样的情形让三姐妹真是摸不清楚头脑。
太阳再一次升起,陶静拖着疲惫的身体再一次踏上征程,今天的训练更加的严格犀利,陶静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但是她是不会放弃的,因为她要挥去那段阴暗的事情。
而此时的杨凡,坐在山崖之上,双腿盘膝的紧闭双眼,他没有修炼什么心法,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种本能,大脑一片空白的坐在那里,就好似一块石头一样,而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一夜。
“这个家伙是不是疯子啊……”已经第三天了,杨凡就坐在那里,好似高僧入定了一般,站在监视器前面的雪凤看着这个奇怪的家伙,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练拳呢,而此时他就好似一块石头一般。
“老怪,我觉得情况不太对吧……”谁都不会此时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一个身穿红袍的老者缕着胡须,一边看着远处山崖之巅的杨凡一边低声的对着另一个身穿绿袍的老者说道。
“有什么不对的,他可是拜了济颠做师傅,也算是入了道门,静坐禅修本就是情理之中啊……”那个绿袍老者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啊。
“难道你老年痴呆啊,你也不看看他身旁那里有什么圣光,就算是初学者学习禅修,也会有一点淡光吧,连我们的眼睛都看不到,要么是个废物,要么就不是禅修……”红袍老者瞪了绿袍老者一眼。
“你说的也对啊,难道说他静坐三天三夜什么佛经都没有念过?”绿袍老者被他这么一说,他这才反应了过来。
“坐在那里三天三夜啥都不想嘛……”红袍老者双眉紧锁,最近他总是感觉到惴惴不安,所以这才约了好友一起前来看看,而他们的名号,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反正我是做不到,难道这小子变傻了……”绿袍老者挠了挠头,真想不通这个小子到底那里不对劲了。
“这件事情我觉得很不寻常,吸收日月精华乃是妖孽之辈的所为,我觉得如果不今早除掉他的话,后患无穷……”红袍老者摇了摇头,多年前发生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杨凡存活一天,他就多担心一天。
“你说什么呢,难道我们就不吸食天地精华嘛,怎么他非要是妖孽啊,而且你要是杀了他,西圣那边你如何交代啊……”绿袍老者看着红袍老头,这家伙怎么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呢。
“你我之辈乃是正统,难道你忘记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嘛,这件事情让我夜不能寐,若是被他偷生下去的话,世间百姓早晚会有灭顶之灾……”红袍老者双拳紧握,十五年前的一幕幕整日让他寝食不安,这十五年来他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别说我打击你,你确定你是他的对手嘛,当日若不是我们四人联手使出囚魔四象,又怎么能够困的住他,所以只要西圣不同意杀他,你我根本拿他没有办法,而西圣可是看着他长大的,又怎么可能舍得杀他……”绿袍老者摇了摇头,这个老头子脑袋是不是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