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最后考核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而此时的杨凡却好奇的看着囚魔铁狱之中的五魔,这段时间没有和他们聊天,现在看见他们四个怎么都怪怪的呢,他们这五大魔头第一次没有横眉冷对,反倒是不断的打量着杨凡。()
“喂,几天不见你们还不认识房东了是不是……”从最初的恐惧到现在的熟悉,对着臭名昭著的五大魔头,杨凡已经非常的习惯了,此时看着五魔都从牢笼之中看着自己,杨凡反倒觉得自己好像是异类了。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血魔忍不住开口问道,因为此时杨凡的身上突然多了点东西,不过到底是什么五个魔头谁都说不清楚,但是这种东西,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我能发生什么事情,你们别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好不好……”杨凡越来越不自在,这五大魔头的眼神怎么越来越不对劲呢。
“你本来就是一个怪物,否则怎么会把我们关在你的身体里……”噬魂魔君冷冷的说道,他们五魔虽然没有交流过,但是现在的杨凡越发的陌生,他已经不在是那个普通的人类了。
“我只是关着你们这群怪物而已,但并不能说我就是怪物好不好……”现在大家都已经混熟了,尤其是上一次杨凡还被血魔捉弄过一次,杨凡反倒觉得这五个魔头其实也挺可爱的。
“懒得和你斗嘴,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别把我们都牵连了……”御兽魔君冷冷的消失在了很暗的牢笼之中,五行魔君和阴阳魔君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看了看之后的他们也抓紧去恢复能力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黑夜了,看着三女害羞的模样,杨凡忍不住在每个人的小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下后,四个人穿戴好了衣服,向着外边走去。
距离规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整个基地里已经被篝火照的很凉了,除了雪凤之外的特战队员们此时都站在外边,经过了一个星期的训练,她们非常喜欢陶静这个小妹妹了,虽然她的年级很小,但是她那坚毅的性格让她们非常的佩服,她们都在提着她捏着一把汗。
“还有多久了……”几个队员焦急的看着副队长,她们一直都认为这样对待陶静是非常不公平的,恐怖的地狱周对于她们这些老兵都是扒一层皮的事情,陶静这没有接受过训练的菜鸟一出现就和她们走同一个级别,这也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吧。
“还有两个小时……”火凤看了看手表,距离最后的期限只有一个小时了,此时的她也替陶静着急,铁面无私的雪凤绝对不会降低自己的要求,一旦陶静不能达标,那么她将失去进入特战队的机会。
“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所有人都担心的要死,不过这一次的荒野逃生可没有任何的监视器,陶静到底在那里,情况怎么样,就算是坐在指挥所里的雪凤也不知道,其他人焦急的看着门口,真希望陶静一下子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而此时的杨凡则悠闲的坐在轮胎之上烤着火,毕竟山区的夜晚还真是有些寒意了,不过此时他的心情也是同样的焦急,只不过他比其他人更加的镇定一些,只要陶静进入方圆三十公里的地方,都无法逃过赵敏的耳朵。
“找到了……”终于,一直闭着眼睛的赵敏猛地睁开眼睛,她终于在这辽阔的大山里找到了一个沉重疲惫的呼吸声,她可以断定这就是陶静的声音,而随着赵敏的锁定目标,林倩立刻睁开了眼睛。
“西北方向二十五公里的位置,身体情况非常的糟糕……”有了赵敏的方向定位,拥有超级视力的林倩一下子就看到了还在漆黑森林中艰难跋涉的陶静。
只不过此时的陶静已经相当的虚弱,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粗重的喘息声证明了她的身体早就已经达到了极限,身上的衣服都是泥巴,看起来这一路之上没少吃苦头,此时的她已经开始变得机械,托着沉重的脚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
“不好,她的附近还有三个呼吸声……”赵敏一直没有睁开眼睛,经过了双休功法的她,听力足足提高了一倍,此时她发现就在陶静的不远处,还有三个呼吸声,虽然非常的细小,但是却逃不过她的耳朵。
“是三个暗卡,都带有装备,再过十分钟陶静就会进入他们的包围圈了……”林倩调整视角,终于在三个位置找到了隐藏在那里的暗卡,此时三个人都披着伪装网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不好,陶静已经神志不清了,她不可能过得了前面的埋伏了……”孙舒通过林倩的眼睛,看到了陶静现在的模样,精神恍惚的陶静唯一支撑着她的就是那坚强的意志,但要是这么走下去,她会被敌人轻易的干掉。
“看起来她真的需要帮助了……”杨凡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烤着火,可他的脚下突然射出一道黑影,在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谁都不会发现这一点的,而那团黑影如箭般的向着远方射了过去。
寂静的黑夜中,带着夜视仪的三个暗哨已经发现了慢慢走来的陶静,此时的她已经走到了三个人的火力点,距离如此之近的她根本没有发现周围的一切,脑海中只有一个信念的她,根本不可能在使用异能了,毕竟这一路上她已经干掉了十多个暗哨,异能和体能的损耗都是空前的。
“喂,她都这样了,我们还要击杀吗……”三个暗哨之一的士兵看着走来的陶静,能够走到这里的人已经是相当厉害了,看着陶静那木讷的脚步,他实在是不忍心开枪。
“对啊,五十多公里的山路奔波,干掉了咱们十多个埋伏,她已经很厉害了,要是我们现在击毙她的话,她可就要失去资格了……”另一个士兵也很同意这一点,别说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了,就算是让他这么干,他都不敢想像自己能够回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