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香艳赌局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你就等着跪在我面前管我叫师傅吧,到时候我会好好的训练一下你这个徒弟的……”雪凤紧咬玉牙,上一次胸口被袭的仇恨还没有报呢,这一次她绝对不会放过杨凡,到时候让他来一个地狱月或者直接来一个地狱年。()
“好啊,我到想试试魔鬼教练的嘴唇会不会特别的美味啊……”杨凡自然是胸有成竹,不过他还真没有想到雪凤竟然会答应自己的赌约,看起来这个美人对于那套拳法可是非常的好奇,不过这一次她可就要失算了。
“哼……”雪凤此时也突然心中暗道不好,怎么会和这样的家伙做这种无聊荒唐的事情呢,不过既然已经打赌了,雪凤骨子里那种好战的心理让她反倒绝对自己一定会获胜,看着安静的大门之外,她现在已经不希望陶静回来了。
最后的等待是那么的煎熬,看着秒针不断的倒转着,所有人的手心里都是汗水,她们焦急等待着最终的结果,而此时的雪凤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门外。
现在所有人中,她的心情算是最复杂的了,若是陶静按时完成了任务回到基地,那么未来的特战队将又多了一名悍将,这绝对是身为队长的雪凤最高兴的事情了。
可是此时的她却被杨凡在旁边煽风点火下打了一个奇怪的赌约,若是雪凤真的回来的话,难道说自己的初吻就要给这个毛头小子吗,这可是雪凤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所以此时的雪凤心情格外的紧张,到底期不期盼陶静回来她也不知道了。【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你们看……陶静回来了……”就在还剩下一分钟的时候,突然间门外一个人影慢慢的向着院子里走来,眼尖的特战队员们已经一眼认出了来人,此时的陶静一身泥土的向着终点线缓慢的移动,右腿的扭伤加上疲惫的身体,她已经支撑不住了。
“加油……加油……加油……”距离在缩短,陶静在坚持,每走一步的疼痛让陶静紧咬着牙关,如此周围的队友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她的身边,按照规定不能给与任何帮助的她们只能大声的喊叫着,这鼓舞士气的呐喊声,让陶静只感觉身上又有了一丝力气。
“啊……”陶静大叫着向着终点扑了过去,一路上的疼痛惊险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看着陶静最后的怒吼,以及她冲过终点线的瞬间,仿佛是一只小鸟猛然间张开了羽翼,变成了一只雄鹰。
“记得我们的赌约……”杨凡微笑着对着雪凤说道,不过此时他要去照顾照顾那只摔倒的雄鹰了,就算是以后她属于天空,但现在也要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再说啊。
七手八脚间,陶静已经被架上了担架,体力严重透支的她在倒下的瞬间仿佛看到杨凡已经对着她张开了双臂,看着紧闭双眼的陶静,杨凡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这个小丫头的坚毅就算是他也无法做到,短短几个月来,她已经蜕变成为了一只雄鹰,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展翅高飞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陶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已经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享受过阳光晒在被子上的感觉了,懒洋洋的她揉了揉眼睛,不过当她看清楚的时候,她已经惊呆了。
不大的房间内此时已经堆满了一堆堆的气球,各种绒毛玩具堆在那里,整个房间也好似一个童话故事里的王宫一般。
“生日快乐……”就在陶静惊愕的时候,杨凡已经推开了门,孙舒、林倩和赵敏都跟了进来,而杨凡端着一个大大的蛋糕,看着一脸惊愕的陶静,四个人已经走到了床头。
“我生日……”陶静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没有记得自己是今天的生日啊,不过她一直以来最希望的生日就是这个样子,只不过这个愿望跟随了她整整十多年。
“从现在开始你就已经重生了,所以从今往后每年的今天都是你的生日……”杨凡笑着递上了蛋糕,陶静昨天的表现已经证明她退去了那稚嫩的外衣,这样的事情当然要值得恭喜了。
“谢谢……”陶静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一切的痛苦折磨在这一刻已经烟消云散了,看着可爱的蛋糕以及满屋子的装饰,她笑的好似一朵花一般,而就在这时,一双沾满蛋糕的手已经在她的小脸之上划上了一道。
“啊……孙舒姐姐……”没想到一向文静的孙舒竟然偷袭自己,陶静急忙挑起来反扑,不过此时赵敏和林倩也加入了战队,四个女孩在房间里追逐打闹了起来,一时间五彩的气球满屋飞舞。
“嘭……”就在杨凡抱着肩膀看着眼前香艳的美人嬉戏时,突然间房门被人推开了,一脸愤怒的雪凤看着满屋子的气球,军营里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事情。
“五分钟后操场集合……”环顾左右,雪凤气呼呼的说道,说完话的她转身就走,而此时的杨凡却微笑着追了出去。
“喂,我说大队长,你走那么快做什么啊……”杨凡挡住了雪凤的去路,她刚刚很明显要发火的,不过看到自己在迅速的逃跑了,这很显然她是想起了昨晚的赌注。
“我……我要训练,没有功夫和你闲扯……”雪凤夺路想走,却又被杨凡拦住了,终于有机会戏弄一下铁面教官,杨凡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她走。
“什么叫瞎扯,我可是在和你谈正事……”杨凡靠在走廊的墙上,一脸邪恶的笑着。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雪凤左右无法突破走廊,现在她开始后悔亲自过来了。
“当然有了,昨晚我们的赌注你可别忘记……”杨凡坏笑着,真想不到铁面教官也有害羞的时候,此时雪凤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本能的羞涩让她不敢去看杨凡那坏笑的眼睛。
“什么啊……我不记得了……”雪凤恐怕是第一次如此含羞,强势的她从小就是一员虎将,家里的武术比赛奖杯奖状足有一个房间才能装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