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玉珠伤心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凡抱着痛哭的玉珠,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她哭的那么伤心,杨凡的心是那么的疼,在他的心中,玉珠一直都是那个孝顺懂事的女孩,为了她的父母,她已经付出了很多别人无法想象的代价了。()
“你这个臭小子……”就在这时,被一拳大飞的家伙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时候突然杀了出来,忍着剧痛站起身来的他愤怒的咆哮着,同时右手化作一把长矛,向着杨凡扑了过来。
“滚开……”突然,杨凡转过头来,双眼血红的他只不过是看了那个大汉一眼,可是那股澎湃的杀气顿时让大汉只感觉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滚……我滚……”大汉完全想不到对方竟然是一个如此很辣的角色,那股来自于死亡的威胁让他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转身一步步爬回了房间。
“我的天啊……他是谁啊……”一路之上顺风顺水的壮汉并没有见到多少高手,还以为可以一路直接杀到天楼的他,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想着想着他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一座荒山之上,两个坟头挨在一起,用木头刻着的牌子,此时一男一女站在墓碑前,玉珠的眼泪还是情不自禁的往外流。
原来,就在杨凡走后不久,玉珠就把还在国内的父母接了过来,有了自己的安身之所,她终于可以陪伴在父母身边做一个孝顺的乖女儿了,而老两口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机会,幸福的他们安享着得之不易的晚年生活。()
这就在半个月前,两位老人一夜之间相继过世,这仿佛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让玉珠无法相信,感觉好似丢了魂的她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半个月,所有人都在说她坚强,可谁知道在见到杨凡的时候,她在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痛苦了。
“老人应该很开心有你这样的好女儿,他们也知道你很孝顺,相信他们的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杨凡搂着还在哭泣的玉珠,这种痛苦是常人无法感同身受的。
“嗯……”玉珠靠在杨凡的肩膀上,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到踏实,抱着杨凡胳膊的她渐渐地止住了泪水,而就在这时,山脚之下一列车队已经停在了那里。
“看起来他们来的还真快……”杨凡看了看那个车队,正是属于薛峰集团的,杨凡拉着玉珠的手,直接走下了山。
“杨凡少爷,我们老板暂时还无法赶回来,不过您有什么吩咐直接告诉我……”一个管家走了过来,在薛峰不再的时候,他专门负责这边的一切事宜,所以在接到通知之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要麻烦你给我准备一架直升飞机,在准备三箱原油,最好能在明天给我……”如果是跑车之后的东西,杨凡就不用麻烦薛峰了。
“没问题,现在老板已经在飞机上了,大概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赶回来,不如请您到避暑山庄休息一下……”管家拉开了车门后说道,在得到杨凡回到这里的消失后,薛峰立刻乘坐私人飞机往这边赶呢。
“好的……”管家立刻打开车门,杨凡则带着玉珠一起坐上了车子,原本杨凡准备让薛峰找一块好一点的墓地安葬玉珠的父母,可是却被玉珠拒绝了,因为在生前父母曾经嘱咐过自己,他们这辈子喜欢了安静,随便找一处僻静的地方下葬就可以,万不能奢华,孝顺的玉珠当然要照办了。
车队一路行驶,看着两边的黄沙,杨凡轻轻的抚摸着玉珠的头发,从上车开始,她就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这个丫头看起来很久都没有睡过好觉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薛峰的那个沙漠庄园已经出现在眼前,车队停靠下来的时候,玉珠也睁开了眼睛,这里是她第一次来,看着沙漠中的绿洲,她眼睛都直了。
“杨少爷里面请……”管家拉开车门,恭敬的对着杨凡说道,于是杨凡拉着玉珠走下了车子,看着四周戒备森严的守卫,玉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置身何处。
“这可是你老板的家里,不过不用客气……”杨凡笑着对着玉珠说道。
“你是说他是拳馆的董事……”玉珠之前听说过薛峰这个人,但并不知道他竟然也是自己的老板。
“当然了,否则你以为一下子就能成为十二楼的主管吗……”杨凡之前并不想告诉玉珠的,不过现在看起来恐怕也瞒不住了,原来是在杨凡临走的时候给薛峰打了一个电话,希望他能稍微照顾一下玉珠,又不要让她感觉到刻意。
“怪不得突然把我调上来当主管,我还以为是给你当秘书让公司赚钱了呢……”玉珠撅着小嘴,她以为这么多年辛苦的劳作终于得到了上级的认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通过关系才拿到这个职位的。
“你别生气,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你可以想想,你其他的同级同事那一个没有上面的背景啊,如果你觉得辛苦劳作就能换来一片坦途的话,那你就太幼稚了……”杨凡笑着捏了捏玉珠的鼻子,这暧昧的动作让玉珠小脸粉红粉红的,此时她也经历了很多职场之争,她现在也懂得了很多的道理。
庄园的美丽很快就让玉珠那唯一一点的不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开心的她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瞧瞧那个,庄园里面的花园可不单单只有百花齐放的美景,各种珍稀的动物都出现在这里,散养的它们都是食草类动物,此时玉珠抱着一个树袋熊,开心的要死。
“杨兄弟,不好意思啊……”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爽朗的声音,杨凡转身一看,这不正是薛峰吗,此时他快走几步,已经来到了杨凡的身边,一把握住杨凡的手,显得是那么的亲切。
“真不好意思,要麻烦薛总跑一趟,这一次我确实有事相求,才不得不登门的……”杨凡不好意思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