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桃色阴谋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虽然姬儿再也没有提过决斗的事情,可是杨凡却总觉得卓玛拉在背后策划着什么,尤其是今天早晨那尴尬的早餐,杨凡摇了摇头,自己可不能乱来。()
杨凡有着自己的底线,那就是不能辜负和欺骗自己身边的佳人,所以一直以来他花心的大名就这么飘扬着,他不喜欢欺骗而得来的爱情,更不屑使用谎言得到女人的身体,尤其是趁人之危或者是趁人不懂的时候强行取巧,这是杨凡最厌恶的事情。
所以杨凡在得知了姬儿是为了完成家族的规定才会发动挑战,而且她根本对于爱情不了解不明白,所以杨凡并不接受挑战,因为在他的眼中,这也是一种欺骗。
回到了房间,因为已经和猎豹一家吃过了烤肉,所以杨凡并不饿,此时卓玛拉正在和姬儿聊着天,所以杨凡自然也不会去打搅,倒在床上的杨凡看着天花板,在这种没有电子设备的地方,还真是无聊。
“嘀嘀嘀……”就在杨凡倍感无聊的时候,突然间房间里的铜铃响了起来,在这里卓玛拉可以控制一切物体,这也是两个人的联络暗号,看起来她已经从姬儿的房间回来了。
爬起身来的杨凡来到了卓玛拉的房间门前,推开虚掩着的门,房间内竟然是一片漆黑,不过杨凡早已经熟悉这个房间的所有摆设,直接坏笑着向着中间的大床扑了过去。
“怎么,今天还害羞不开灯嘛……”杨凡精准无比的抓住了上面的美人,直接压在她身上的杨凡坏笑着说道,可是身下的美人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除了身体硬的好似磐石一般,根本没有回应。()
“不对啊……”杨凡心中一愣,平日的卓玛拉可不会这样冷漠,如狼似虎的她早就回反扑过来,可今天是怎么了如此紧张,可就在杨凡还在愣神的时候,突然间房间的灯被打开了。
“我说小帅哥,你不能这么欺负我的妹妹吧……”卓玛拉的声音已经在门口响起,而杨凡此时才发现,自己身下小脸羞红的竟然是姬儿,此时她瞪着大眼睛死死的看着杨凡,因为此时杨凡的魔爪还摁在那凸起的地方。
“你……我……”杨凡本能的弹了起来,很明显他已经被卓玛拉整了,此时站在那里的杨凡看着一脸得意的卓玛拉和脸色羞红的姬儿,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上套吗。
“你什么你……说说吧,今天的事情怎么算……”卓玛拉笑看着杨凡,这不该摸得也都摸了,看他这次怎么逃。
“我闪……”突然,杨凡脚下裂开了一个空间裂缝,整个人消失在了裂缝之中的他早已经逃之夭夭。
“喂,你个大男人就知道逃跑吗……”卓玛拉万没有想到杨凡竟然会逃跑,此时姬儿心情复杂的坐了起来,刚才她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却没有想到杨凡竟然会逃跑了。
“姐姐……”此时的姬儿感觉到是那么的委屈,眼泪情不自禁的流泪下来,卓玛拉急忙走了过来安慰着,而姬儿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好妹妹别哭,你不觉得这个男人很可爱吗……”卓玛拉拉着姬儿的小手和她说着悄悄话,虽然杨凡这样逃跑很不对,不过也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
倒在树上,杨凡靠着老朋友的身体,和猎豹一家在一起对他来说最安全,这个卓玛拉竟然几次三番陷害自己,不过杨凡却也明白她一片好意,不过这好意杨凡还无法接受,挑战获胜就可以以身相许,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发生在这个时代呢。
夜空明媚,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难得有机会静静的看着天空,杨凡的思绪仿佛也随着放松飘向了天际,一路走来他收获的不仅仅是各式各样的极品美女,从一个无钱吃饭的**丝成为了现在肩负重任的拯救者,每一个事件的背后仿佛都有一只手在操控着一切,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吗。
可就在杨凡还在回想着的时候,一个人影已经飘到了杨凡的面前,这绝对是飘过来的,不是飞也不是跑,就这么一点点的飘到近前,当杨凡看清楚的时候,卓玛拉已经一脸笑容的飘在了杨凡的面前。
“怎么了,难道你还没有玩够啊……”杨凡看着卓玛拉,在这里她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一切,俨然就是一个神。
“玩的事情暂时放一放,现在是办正事的时候了,你要找的人已经来了,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啊……”卓玛拉一脸的笑容,她也不去解释自己所做的一切。
“哦,百解忧这么快就卷土重来了,那我还真的要去看看这个家伙到底能不能让我解忧了……”杨凡猛然的坐起身来,双眼放光的他冷笑着说道。
而此时一个人影已经借着夜色的掩护,灵巧的落在了地上,四处望了望并没有人发现自己,百解忧急忙向着牢房的方向摸了过去。
前几次早就查清楚了毒寡妇所在的位置,所以百解忧直奔目的地而去,不管怎么样他也要把毒寡妇救出来,此时四下无人之际,也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牢房的面前,掏出手中两个铁片的百解忧熟练的打开了牢门,可当他刚刚踏入牢门的时候,毒寡妇已经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二话不说的她直接吻住了百解忧的嘴,这个傻汉子竟然为了自己这么拼命。
“先别亲热,离开这里以后我一辈子都不离开你……”百解忧虽然五十多岁,整日刀口舔血的他以为自己早就看透了,可当得知毒寡妇被抓之后,他就通过各种方法拼命找到这里,经历了三擒三纵之后,他依旧不放弃。
“傻汉子,我们根本走不了,你之所以能够进来是他们让我给你带个话……”毒寡妇拉着百解忧说道。
“你在说什么傻话,快和我走……”百解忧根本不理会毒寡妇的话,可就在这时,他身后的铁门轰然关闭了,紧跟着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桌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