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拳打流氓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小子,你竟然……”没想到杨凡动作如此利索,这完全超出了几个人对于瘦弱杨凡是一个技能者的估计,没想到他近战还有如此厉害的攻击力,可话没说话,杨凡的拳头已经向着他的面门砸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大汉急忙伸手去挡,可刚刚挡住眼睛的他胸前空门大开,杨凡的拳头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直接砸在了他的胸口之上,他只感觉胸口一痛的时候,杨凡的膝盖已经顶在了某个敏感的位置之上了。
不过此时另外两个家伙已经扑了上来,不过杨凡直接跃起下,两脚分别踢在了他们的小腹之上,擅长拳击术的两个人急忙用胳膊挡住,不过杨凡却只是借力而已,此时他借着反弹之力,直接袭向了门口的那个家伙,双拳直接向着他的脸颊打去。
一时间,不大的房间内四个人激烈的打斗着,杨凡以纯净的功夫力压三个壮汉,这帮靠肌肉在监狱中横行的家伙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打法,随着那铁门的撞开,那个为首的大汉已经倒在地上哎呀呀的惨叫了。
“你们在做什么……”就在这时,监狱长鬼灯已经带着人赶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五个人以及脸上挂彩了的杨凡冷冷的说道。
“你看不到吗……”杨凡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这几拳确实很疼,不过他们却更加的惨。
“刚来就敢斗殴,给我趴下……”随着鬼灯的话音未落间,杨凡身体之上那红色好似绳索的烙印顿时传来阵阵炙热,杨凡惨叫一声单膝跪倒在地,浑身好似烧着了一般的疼疼让杨凡很快就疼昏了过去。()
“按照规矩怎么执行……”鬼灯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副监狱长,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整天就想着怎么坐上监狱长的位置。
“关禁闭三天……”副监狱长急忙说道,同时挥了挥手,身后的看守立刻把几个人都拖到了禁闭室,在这个足有四平方米的水泥屋子里,只有一扇巴掌大的窗户,犯错的犯人按照犯错的等级被关押的天数也不一样。
对着一桶冷水泼在了杨凡的脸上,杨凡这才苏醒了过来,此时身上那红色的烙印已经恢复,不过皮肤之上的疼痛还是有的。
“是他们先动手,为什么我也要受到处罚……”杨凡看着牢门渐渐的关闭,这帮家伙简直就是不讲道理,自己只不过是自我保护罢了,为什么也要被关在这里。
“这是监狱的规矩,不问原因不问结果,如果再犯就要翻倍惩罚了……”副监狱长冷冷的说道。
“他妈的……”杨凡愤怒的一脚踢在门上,费尽千辛万苦才好不容易进入了这鬼灯血狱,却没有想到没找到伙伴不说,反倒还被关了禁闭,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不过不管杨凡怎么谩骂,外边没有任何的回话,到最后杨凡气急败坏的坐在了角落之中,看着那巴掌大小的窗户,心情是那么的烦乱,来到这里都找不到毒牙和胖子,难道说他们出现了什么危险吗。
就在杨凡思绪不宁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音乐声从窗户外传了过来,这个也不知道是什么乐器发出的,不过却非常的好听,而这悠扬的音乐之中,又带着浓浓的悲情。
一时间,杨凡也沉浸在这音乐之中,虽然杨凡并不懂得五色之音,不过心情烦躁的他却可以感觉到这音乐之中带着浓浓的思念之情,而这种思念并不是对异性的爱情,而是一种亲情友情的思念,这完全符合杨凡现在的心情。
“这是什么乐器……”就在一曲完毕之后,杨凡实在是忍不住的问道,他之前并没有听过这种声音,更不知道是什么乐器发出来的。
“啊……有人……”突然,窗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显然她并不知道就在自己的隔壁会有人,慌乱间站起身来的她好似要逃离。
“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只是觉得这个声音太好听了,所以忍不住问道……”杨凡反倒觉得不好意思,急忙解释到,不过恐怕现在那个人已经逃离了吧。
“你听出来这首曲子是什么意思了吗?”可没有想到,外边的那个女人竟然回话了。
“我只是觉得是一种思念朋友的感觉,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不过确实和我的心境很相似……”杨凡急忙说道,不过他并不能断定什么,毕竟自己可不是什么音乐人。
“你也在想你的朋友?”女子并没有回答杨凡对与不对,反而反问道。
“是的,我现在找不到我的朋友,所以刚才的曲子让我平复了好多,谢谢你……”杨凡真的很感谢这首曲子,一曲完后他平复了很多。
“如果你喜欢听,我明天还给你吹,这个送给你了……”突然,那个巴掌大的小窗户中塞进来一个被打上眼的树枝,很显然这个乐器非常的普通,没有任何精雕细琢的意思,完全是随手捡起就可以制作的小乐器。
“谢谢你……”杨凡急忙道谢,摆弄着手中这个简单的乐器,这东西是怎么发出这么优美的声音呢。
“不客气……”此时女子的声音已经从远处传来,看起来她已经跑开了,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杨凡当然不会知道,不过此时无聊的他有了这么一个小东西把玩。
枯燥的生活就这样的度过了一夜,不过此时杨凡依旧不能把这个好似笛子又好似箫的东西弄响,看起来这真是一个技术活,不过有东西研究也不错了。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窗外竟然已经传来了那美妙的音乐声,杨凡也不知道这个窗户朝向那里,坐在屋子里的他根本不知道时间,因为在行动之前,他的通讯器材就都已经保存起来了。
很快,一首曲子就结束了,杨凡感觉今天的曲子里有一种快乐的感觉,这让他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很多。
“你吃饭了吗……”就在这时,那个女子开口问道。
“没有,我现在是在被关禁闭的时候,不能吃东西……”杨凡摇了摇头,从今来到现在他是滴米未进,看起来这只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