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杨凡昏迷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此时水晶球越变越大,很快就有一人多高,同时将毛求直接笼罩其中之后,又变成了手掌大小。【】
“好了,我们走……”神主再一挥手,不归门轰然关闭,紧跟着随着小岛沉入了无尽的海底,而几个人影腾空而起间,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切就好似没有发生,却又真实的存在着。
海上的风浪很大,即便是百余吨的战舰也被吹的左摇右晃,此时修斯坐在手术之外,等待着最终的结果,所有的专家都在为杨凡忙碌着,因为他的身体简直就已经成为了一堆烂肉。
终于,经过了漫长的等待,连续三十多个小时的抢救下来,护士这才把杨凡推出了手术室,修斯急忙上千,不过此时杨凡依旧是双眼紧闭,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怎么样了……”修斯看着走出来的医生急忙问道,如果不是杨凡的话,整个世界将沦为一片废墟,这种灭顶之灾就算是智商二十的人都可以计算出来,更别说修斯这超凡的思维了。
“他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不过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成为废人,他是不可能在做异能者了……”医生摇了摇头,此时他也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因为杨凡现在浑身上下的经脉全部毁掉,即便是能够活命,他恐怕也难以下床,更别说做一个异能者。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修斯看着杨凡,急忙把他安排到了中间的位置,这里摇晃的程度轻一点,同时他也下令,尽快靠岸,寻找最好条件的医疗室。【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杨凡怎么样了……”就在这时,胖子、毒牙、断刀等人也都赶了过来,若不是修斯一再要求他们好好静养,他们是不会去接受治疗的,此时听闻杨凡的手术已经结束,伙伴们立刻赶了过来。
“还没有度过危险期,所以还不知道怎么样,不过恐怕就算是治好了,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成为普通人而已……”修斯叹了口气,就算保住性命,恐怕也会生不如死,毕竟对于异能者来说,失去了异能就等于失去了手臂一般。
“活下来就好……就算是没有异能,还有我们这群人呢,这辈子谁干欺负他,我必以命相搏……”断刀紧握着拳头,对于一个异能者而言,异能可是不能或缺的东西。
“会有办法治好的,会有的……”胖子看着病床上的杨凡,心中是那么的难受,如果不是他的话,恐怕他们这一辈子真的就会被困死在监狱之中了。
“你可别死了……”毒牙话并不多,拄着拐杖的他看着杨凡虚弱的模样,心中第一次感觉到那么伤心,不过他也惊讶,杨凡竟然两次脱变,而且最后一次的恐怖绝对让他都为之汗颜,这个家伙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竟然可以达到这个地步。
“对了,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们啊?”突然,肖章的一句话提醒了几个人,他们现在可是一级通缉犯,现在逃离了监狱,作为国际刑警异能大队的队长,修斯准备怎么对待他们,难道说要趁着他们受伤关起来吗。
“放心吧,说什么我们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过,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特别的打了报告给上级,对于你们在这次战斗中的表现以及我们对你们的客观评价,高层决定免除你们的所有罪责,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自由了……”修斯急忙摆手,他可不是小人,而且他看得出来,这六个人和杨凡的交情非浅,而这一次杨凡无意是立了头功,如果他要是敢动他的朋友,杨凡一定会翻脸的。
“算你还会做人……”胖子说话从来都不拐弯,这一次要不是杨凡的话,所有人都要死在小岛之上。
“好了,大家都去养伤吧,等杨凡醒过来的时候,我会联系你们的……”看着这六个人,修斯摇了摇头,他们是属于不同的类型,却因为杨凡走到了一起,不过说起来,如果不是神之小队突然出手把他们抓过来的话,异能大队恐怕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杨凡恐怕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于是也只有先行归去,毕竟他们都有伤在身,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不过此时他们都聚集在这毒牙的病房之中。
“毒牙,你们家族什么信息都有,一定会有办法治疗杨凡的吧……”胖子看着毒牙问道,在那么森严的监狱之中都能有通信方式,丁克家族的消息恐怕是非常强大的。
“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有,只不过……”毒牙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毕竟他知道如果自己去求父亲的话,恐怕不会那么的简单。
“怕什么,反正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干……”胖子拍了胸脯说到,就好像这一次,他们也是为了换回杨凡的性命,才会同意丁克家族的等价置换,由他们几个人一同完成了刺杀任务,这才保住了杨凡不必被丁克家族追杀。
“原以为我还清了他的救命之恩,不过看起来这一次我又欠他一条命,我也愿意去寻找让他复原的药物……”断刀摇了摇头,上次猎人考试自己欠了杨凡一条命,所以才会同意加入他们的行刺计划,不过现在看起来,他是还不清了。
“我也加入……”林正、肖章和郑浩也都纷纷表态,他们早就视杨凡为兄弟,为了兄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等杨凡醒了我们就出发……”毒牙点了点头,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只要杨凡一醒过来,他们就立刻出发,就算是把整个世界翻过来,他也要治好杨凡。
众人一致商定之后,也就分头养伤,不过这件事情却也已经如一粒种子般的埋入了土壤之中,接下来的风云突变,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杨凡这一觉睡了足足一个月,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并不会知道,他此时已经陷入了另一场博弈之中,一双眼睛已经盯着他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