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公主湿身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也不知道被水流冲出了多久,杨凡感觉到水流越来越缓慢了,看起来他们已经被冲到了一个地下湖之中,真想不到在荒芜的山峦之下,还会有这么大的地下水源。()
“坚持一下,我们先上岸……”刚才就已经听不到雅莉和雪凤的声音了,她们应该是被错综复杂的地下水流冲到另外的支流去了吧,而当杨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头顶之上竟然有一些会发光的石头,让整个溶洞还是隐约可以看到一些东西的。
划着水,杨凡拖着希尔终于踩到了地面,一片不大的乱石滩也就算是他们暂时的容身之所,不过此时希尔双手抱肩,被撕破的摄魂衣薄如蚕翼,现在贴在身上将整个身形全部暴漏无疑了,现在有了亮光,希尔根本不敢动,再加上被冰水刺激的寒冷让她蜷缩在一处。
“唉,如果不是你这大小姐乱发脾气,最少我们现在也不用挨冻受饿啊,现在没有灯光也没有篝火,就连补给都没有了……”脱下试了湿了的衣服,杨凡使劲的拧干,同时看了看裤兜中那散落成四块的魔武戒指,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修复它。
被杨凡一顿数落,饥寒交迫的希尔突然哭了起来,蜷缩在那里的希尔就好似一个孩子一般,抱着膝盖痛哭的她从小到大也都没有受过这样的数落,这让自尊心极强的她出了哭泣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喂,你哭什么……别哭了好不好……算了算了,我错了……我不该说你还不行吗……”一见到希尔痛哭,杨凡反倒乱了阵脚,可不管杨凡怎么如哄她,希尔只是低头猛哭,这伤心的眼泪都能把杨凡淹死了。()
“大小姐……你别哭了行不行……”杨凡只感觉头疼欲裂,女人的眼泪对于男人绝对是致命的武器,看着楚楚可怜的希尔,杨凡恨不得磕头认错了。
“我就是没用……我就是刁蛮,你不要管我,就让我死在这里吧……”希尔越哭越伤心、越哭越难受,她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委屈的眼泪好似决堤的洪水一样。
“你的脸上怎么花了?是不是受伤了,这下不会毁容吧……”杨凡突然指着希尔的脸蛋说道,这句话就好似醍醐灌顶一样,让希尔立刻停止了哭泣。
“那里……那里……快告诉我那里……”爱美是每一个女孩的天性,不管是普通女孩还是神族女子,没有一个不珍视自己的脸蛋,一听说自己毁容,希尔忘记了一切,生怕留下伤疤的她惊恐的看着杨凡,而此时杨凡却已经哈哈大笑着做到了地上。
“你骗我……你骗我……”聪明的希尔立刻反应了过来,愤怒的她立刻追打起了杨凡,一番嬉闹间被杨凡一把恩在地上的希尔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可是近乎透明的白纱,在矿石的照应之下几乎上可以看到那凸起的粉嫩了。
“啊……”一声尖叫也让杨凡这才发现希尔的窘态,不得不说杨凡从希尔身上爬下来的时候,绝对偷偷的摸了摸那如玉的娇躯,眼看的可是神族的第一美人,尤其现在又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杨凡不可能没有反应。
“你等一下,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帮你烤烤衣服……”感觉到气氛越来越尴尬,杨凡急忙站起身来,此时希尔已经不再哭泣,不过害羞的她依旧蜷缩在那里,一动都不肯动了。
“嗯……”希尔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作为一个少女竟然被别人看到了身体,希尔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了。
借着头顶上方那些昏暗的矿石,杨凡开始仔细的寻找着一切可以使用的东西,不过对于在地下河道之中的一片石滩,他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可就在他靠近墙壁的时候,他却惊喜的发现竟然有人工开凿的痕迹,难道说这个巨大的溶洞被加工过吗。
虽然看不清楚道路,杨凡还是沿着这石壁摸索着前进,很快的他就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一条隧道竟然出现在了杨凡的手边,虽然里面黑咕隆咚,但却有一些微风吹过,难道说这里还有出路吗,杨凡立刻摸索着走了进去。
这个通道也就一米五宽,虽然看不到什么,但是杨凡可以感觉到墙壁之上有着一些开凿的痕迹,还有一些壁画、花纹之类的线条,如此说来,这里绝对是被开凿过的。
“呼……”很快的,杨凡摸到了墙上一个火把,惊喜之余杨凡急忙找来了两块干燥的石头相互撞击,不一会竟然把这个不知道多久没有使用过的火把点燃,而出现在杨凡面前的,是一个带着各种壁画的通道。
壁画之上雕刻着狩猎、庆祝的图案,一个个威武的战士挥动着手中的长矛,追杀这各种各样的野兽,看起来这是一个古老帝国的宫殿,当然这是曾经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一路向前,杨凡很快就找到了几个石室,其中一个堆放了一些杂物,不过却有很多废弃的木板还可以使用,而另一个房间里,杨凡找到了几个长矛,而再往前走他却发现,通道已经坍塌了。
“恐怕要移开这些石块是不太可能了……”用手中的长矛晃动了几下那块巨石,杨凡也只有摇了摇头,这块坍塌的巨石绝对是不可撼动的,不过既然是宫殿,或许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出去,不过眼下还是先给希尔取暖吧。
“杨凡……你还在吗……你别吓我……我害怕……”就在杨凡抱着木板走出通道的时候,溶洞之中再一次传来了希尔带着哭腔的声音,没想到这个拥有天地之力的女人竟然害怕黑,杨凡摇了摇头,答应了一声走了过来。
“火把……”看着远远走来的杨凡,希尔喜出望外,不过她却根本不敢移动,尤其是在火把的照应之下,她的身体暴漏无疑,只能蜷缩在地的她抱着双腿,遮挡着自己关键的位置,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