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变兽护主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嗷……”猛然间,杨凡感觉隐约听到了一声怒吼,不过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这声怒吼并没有太过于明显,但杨凡并没有感觉到疼痛,难道说他们已经死了嘛。【】
不过转念又一想,如果死了变成灵魂,他应该也不会感觉到震动吧,但此时震动越来越明显,而怀中的醉月紧紧的抱着杨凡的腰,好似受惊的小鸟一般无助,杨凡也只有死死的抱着醉月,让她有一点安全感。
静,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剧烈的颤抖不再摇晃了,四周再一次恢复那一片寂静,此时杨凡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眼前也是漆黑一片,可就在这时,一缕阳光照了进来,杨凡借着这阳光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一只足有十七八米长的怪兽此时就趴在他们的头上,随着它缓缓的倒在地上杨凡才看清楚,它好似一只变异的乌龟,此时那黑色的龟壳上已经碎裂出一道道的伤疤,粗壮的四肢此时也已经全是伤口,一条长长的尾巴后还有一个巨大的肉球,肉球之上几根锋利的白骨应该是它重要的武器。
他的头部有着三只长长的尖角,棱角分明的头部此时不断的淌着鲜血,宽大的嘴巴上有着锋利的牙齿,原本应该是一只黑色的怪兽,可眼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自己无疑召唤出来的魔界生物吗,杨凡的印象里他并没有这么做,而且他也不可能召唤的出能抵挡如此强大力量的魔界生物啊,此时那个怪兽全身抽搐,喉咙之中发出的声音应该是因为疼痛引起的。()
“小松鼠呢……”此时从惊愕之中苏醒过来的醉月看着空空如也的怀中,那只毛茸茸的松鼠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此时杨凡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难道说这只救了他们性命的怪兽,和那只小松鼠有关系吗。
“它好像受伤严重……”忍着疼痛,杨凡慢慢的站起身来,拉着醉月一点点的靠近这只巨大的怪兽,从它的眼神之中,看不出任何想要攻击的意思,而此时几个人影已经跑了过来。
“杨凡……”足有五六百米长一百多米的大坑之中,胖子看着那站在怪兽身边的杨凡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此时周围的大地已经一片荒芜,爆炸所形成的冲击波让整个沼泽地变成了一片焦土,所以四人很快就找到了杨凡。
“快来帮我看看它怎么样了……”看着四个队友,杨凡急忙大声的喊道,而此时他们也已经沿着斜坡滑倒了深坑之中,几步就来到了杨凡的身边。
“这是什么……”四人惊讶的看着杨凡身边的怪兽,此时的杨凡连衣服都没有破,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已经来不及问了,此时那只怪兽不断低鸣着,龟裂开来的身体鲜血不断的喷涌。
“好像是之前醉月怀中抱着的小松鼠,我也不能确定,但刚才要不是它的话,我们早就化为灰烬了……”杨凡不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此时醉月抱着那怪兽巨大的脑袋,心疼的眼泪不断的往外流。
“这好像是变……”闻问切看着那怪兽皮肤上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符咒,恐怕这里除了六凶中的变之外,没有什么怪兽能够挡得住这么强大的爆炸力了。
“你有没有办法救它……”杨凡急忙焦急的问道,此时那怪兽的呼吸越来越弱了,眼看它就要一命呜呼,杨凡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救命恩兽就这么死在自己的面前。
“除非现在有黑暗系的能力者分它一些力量,或者有黑暗巫师施法,否则我们也没有办法……”闻问切看着那一条条伤口摇了摇头,如果是人的话还有办法解救,但这怪兽的经脉他也不知道在那个位置,而且就算是知道,他的金针也根本无法穿透那比钻石还要坚固的皮肤里。
“姐夫……救救它吧……它好可怜……”醉月伤心抱着抱着那怪兽的犄角,眼泪好似决堤的河水一般,而怪兽的双眼一直都看着醉月,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怜悯的感情。
“对了,闻问切,你能不能短时间让我的经脉增强……”杨凡此时也心急如焚,但经脉已经被强大的力量冲击的无法使用,此时浑身上下刺骨一般的疼痛让他随时都有昏厥的可能,突然杨凡看着闻问切,他的武器是金针,那么一定知道一些激发潜能的办法。
“方法倒是有,不过只能支持一分钟左右,但会伴随着剧痛……”虽然不知道杨凡要做什么,但这种方法确实有。
“来,帮我激发潜能,我可以分给它一点黑暗系的力量……”一听到有办法,杨凡毫不犹豫的说道,此时已经来不及考虑那么多了,能救活它也算是还了它一个救命之恩。
“那你可要忍住了,我用金针刺你身上三十六处痛穴,因为疼痛可以让人爆发出非常大的潜能……”闻问切一挥手间,藏在怀中的金针立刻飞了出来,一个个好似头发丝一般细小的金针已经将杨凡包围了起来,而杨凡就坐在地上,一只手抓着怪兽的脚,口中也已经咬住了撕破的碎布。
“嗯……”杨凡点了点头,身体之上本来就已经钻心刺骨了,他也不在乎再来一点,可随着那金针一根根不断刺入杨凡的身体,之前的疼痛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金针必须顺序扎入才有效果,你要坚持啊……”闻问切眯着眼睛,控制着金针不断的精准刺入杨凡的身体,此时胖子、陈轩和罗浩都不敢去看杨凡了,因为杨凡不再是满头冷汗,汗水之中竟然夹着血丝。
“第三针……第五针……第十八针……最后一针……”美意针相隔三秒,三十六针一共花了三分多钟才完成,到最后杨凡已经没有力气叫出来了,这种剧痛恐怕就算是十八层地狱也不过如此,尤其是每一针的疼痛不断加倍,并且越发的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