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 赴约狼族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一次真的十分感谢狼族对我的帮助,我先干为敬……”杨凡端起酒杯对着米炼狱说道,这一次多亏了狼族的帮忙自己才会有进入鉴宝会的机会,而且之前华夏集团危机的时候,狼族也是出了很多力,不管怎么说,杨凡都算是欠了他们的人情。【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哪里哪里,杨少爷这么说可就是见外了,我们狼族最喜欢就是交朋友,只要有用得上狼族的时候,杨少爷尽管开口,这次让您以身犯险还真是惭愧啊……”这一次杨凡可是凭着实力九死一生的闯过来的,所以米炼狱也很惭愧。
“其实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猜得对错与否,这生死路也是鉴宝会的一部分,而我们的生死是不是也成为了赌注呢?”杨凡笑着放下酒杯,这些事情负责承办的狼人或许应该知道一些吧。
“杨少爷果然是人中豪杰,观察之敏锐也绝非常人能比,这生死路不仅是一个开场,也是这次鉴宝会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短短几天就能汇集几百亿的资金……”米炼狱点了点头,其实狼人家族所做的就是提前一年四处宣传这生死路,然后让大家都来投注。
“看起来这背后的老板还真有脑子,几天就赚了很多钱……”杨凡冷笑着点了点头,这么大笔的资金确实足够丰富了,四年做一次已经是非常划算了。
“杨少爷,我也不瞒你,我知道你对于背后的老板非常好奇,但这个人从来都没有露过面,即便是狼王都没有见过他,但是他却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每一次所拿出的珍宝也都是绝无仅有,即便是身为黑暗生物的我们都难得一见……”能够让狼族效犬马之劳绝非易事,尤其是这么神秘的人物是不可能取得狼族的信任,但人家拿出来的每一样宝物都绝对是黑暗生物眼中的至宝,所以每四年一次的鉴宝会也成为了黑暗生物必定参加的聚会。()
一顿饭吃的都是丰盛的肉类,酒足饭饱杨凡也没有在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这个神秘人所控制的资源极为强大,做事之谨慎小心也是非常细致,就算是承办方都不知道这里到底属于那里。
“属下已经警告他了,可是他并不肯离开……”广阔洞穴之后一个神秘的宫殿内,站在黑色身上的那个女子此时恭敬的单膝跪倒在王座之下。
“算了,让他去吧,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到这里,要怪也只能怪那个可恶的家伙,把他给我押上来……”此时的王座之上坐着一个女人,修长的双腿洁白如玉,丰满诱人的身材被一袭短裙遮挡,脸上带着一块黑纱的她斜靠在王座之上,看着殿外被押解进来了那个家伙,女子的眼神是那么的冰冷。
被两个黑甲武士拖上来的正是那留着一个辫子的田泊扇,此时他早已经没有了那油光水滑的小脸,浑身不住颤抖的他一身的鲜血,五十钢鞭的处罚让他已经快要活活疼死了。
“噗通……”两个黑甲武士将田泊扇扔在了地上,趴在那里的田泊扇紧咬着牙,他不是能够忍受疼痛,而是根本不敢开口,否则五十钢鞭只是一个开始,更折磨人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怎么样,五十钢鞭的感觉如何啊?”女子冷冷的看着趴在地上饿田泊扇,此时他身上是皮开肉绽。
“女王,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次让杨凡参加生死路,田泊扇不仅从狼族那里拿来了好处,同时也从另一方得到了高额回报,却没有想到的是,杨凡竟然没有死在生死路上,反而走过了生死路,到达了鉴宝会。
“哼,你可知道你给我造成了多大的麻烦,这点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高高在上的女王恶狠狠的看着田泊扇,真没想到这个贪婪的家伙竟然背着自己放进来了杨凡,这简直就是毁了她的全盘计划。
“我再也不敢了,求女王大人饶命啊……”田泊扇不断的磕着头,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杨凡会让女王如此的生气。
“告诉我,是谁指使你和暴气去算计杨凡的……”女王口气依旧冰冷的问道。
“女王大人,是一个神秘人联系我的,他究竟是谁我也不知道……”田泊扇不断的磕着头,原来他只是收到消息,这个杨凡的脑袋价值两个亿,于是他就和那个神秘人取得了联系,并说自己有干掉杨凡的机会。
于是对方就给了他三千万,只要让杨凡参加生死路的话,其余的事情他可以高订,不过贪婪的田泊扇那里可放过这个油水,于是偷偷的和暴气联系后,两人决定一定要击杀杨凡。
“你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女王依旧冷冰冰的看着田泊扇,同时按动了一下椅子上的按钮,田泊扇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大洞。
“女王饶命啊……”一看到那个大洞,田伯光吓得死屁滚尿流,火红的熔岩不断的翻滚之下,好似无数邪恶灵魂在惨叫着。
“你是真的不知道吗……”女王口气冰冷,双眼透出无限的杀机。
“女王,我真的不敢骗你,我真的不知道,我为您当牛做马这么多年,您就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扰我一命吧……”田泊扇痛哭流涕的叫喊着。
“你觉得你的苦劳可以顶得上这次的罪过嘛……”女王冷笑着说道。
“那个杨凡不过是有点本事的异能者,而且暴气也让他受伤严重,我愿意再派人去干掉他,绝对不让他耽误女王陛下的大事……”田泊扇急忙发誓。
“你还想杀我的男人……”猛然间,女王一拍王座站起身来,眼神之中的愤怒让田泊扇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杨凡怎么会是女王的男人呢。
“女王大人,我真的不知道,我错了……我错了……”田泊扇不断的磕着头,可是女子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高高的高跟鞋每走一步都好似踩在他的心口之上。